此地主要以歐美圈/其他雜談為主
偶爾吐吐槽
少量三次元

特別說明:
你懂的:燉肉專用/加密
乜嘢:蒼穹同人/雜談
無水汪洋:布袋戲同人/雜談
烏魯克往事夢中夢:Fate同人/雜談

歡迎交流。

【BruceDick】Sight

×本篇屬於《Touch me if you can》系列。



迪克認為自己大概永遠不會忘記最初見到哈提的那些日子。


那曾是他生命裡頭最糟糕的時光,卻也是他剛剛揭開人生裡頭最棒的序幕的時刻——他的父母死了,就在他眼前墜落,鮮血浸滿了他的視野,他還沒有來得及感覺到悲傷,有人溫柔地摀住了他的雙眼,淚水從對方的指縫裡滲出,但那人毫不在意。他沒有像其他人那樣試圖安慰他,他的沉默來得恰到好處,阻擋了周圍紛紛擾擾的尖銳的噪音。


他就是這樣遇見了布魯斯,當他一無所有的時候。


隨之而來的是前所未見的新生活,他從馬戲團的小子搖身一變成了哥譚首富唯一的養子,更甚者,他成為了守護這座城市的黑暗騎士唯一的那個助手。他是羅賓,也是迪克·格雷森。


迪克猜想,最開始的那會兒,布魯斯訓練他,僅僅只是希望將仇恨自他眼前轉移,他恐怕沒有想到哥譚的未來真的會擁有一對活力雙雄,也不可能預見羅賓會成為這個城市裡所有心懷夢想的少年憧憬的對象。但後來,布魯斯不得不把他們的事業進行下去,因為迪克覺醒了,在他的精神嚮導還沒有真正出現以前,任何不必要的刺激都相當地危險。


那時候他只有九歲,還不到應該覺醒的年齡。一開始,他們都沒有意識到那是覺醒。迪克堅持韋恩的古老大宅裡徘徊着鬼譎的幽魂,它們總是在他視線的余光中一閃而過,布魯斯則以為他因父母雙亡再加上劇烈的訓練而受到影響,他擔心迪克不只是做噩夢,幻影烙印在他的心頭上,揮之不去。


那陣子,布魯斯極少外出,哥譚寶貝的派對計劃也全部取消。除了仍然保持的夜巡,他每天晚上都會陪伴在迪克的身邊。他不善於使用語言來表達自己的感情,他通常會聆聽,直到迪克在他懷裡安穩地睡過去。好像只有這樣,他能夠保護他免受噩夢的滋擾。


但迪克的情況依舊在惡化。


“我覺得有人在看著我。”他才九歲,並不是穿上羅賓制服就意味著他真的不懼怕黑暗中的陰影,迪克感覺到背後的目光,從漆黑的角落裡,以毛骨悚然的方式輕輕掃過他的背脊。“我有點怕,布魯斯。”


“我在這裡,迪克。”男人按住他的肩膀,若有所思地安撫着他的情緒。迪克覺得,大概在那時候,布魯斯意識到了點什麼。


不久之後,迪克就看到了那雙眼。潛伏在暗夜裡,幾乎和黑夜一樣的顏色,只有露出了金色的一對眼睛,危險而沉默地注視着他。迪克真的被嚇到了,他不清楚藏在陰影裡的是什麼,只是打從心底里被那雙眼睛盯得渾身戰栗。那是屬於掠食者的眼神,他知道。


“那是哈提。”布魯斯輕輕地拍著他的背,似乎這樣足以給他支持的力量,“它是一隻黑豹。”


“你有一隻黑豹。”迪克驚嘆了。布魯斯彷彿被逗樂似地一笑,當時他沒有立即告訴迪克關於哨兵,關於嚮導的任何事情,他也沒有解釋。過了好久,迪克或多或少猜測到,布魯斯大概十分樂見自己這樣一驚一乍的模樣。


他就是個享受別人被嚇一跳的混蛋。就像那隻陰森森的大蝙蝠。


最終,迪克是在一個晚上,他睡在布魯斯的床上,從對方的懷裡滾出去,又滾回來的時候,真正地見到了哈提——它當時趴在了床尾,舒適地伸展着四肢,尾巴卷在身側,尾巴尖規律地一勾一擺。它仍在看著迪克,目光危險卻輕柔。


“它在看著我。”迪克幾乎立刻就靜止不動了,他小心翼翼地往布魯斯的懷裡瑟縮過去,對方卻無動於衷。


“它一直看著你,迪克。”


布魯斯的話並沒有起到什麼安慰的作用。迪克記得當時他差點兒就要哭了,“它會吃掉我嗎?”


“不。”男人鼻息裡哼出了輕巧的笑意,彷彿覺得十分有趣,“它在保護你。”布魯斯頓了頓,攬過迪克的肩膀,半帶鼓勵地把他推出了自己的懷抱,“它叫哈提,我的精神嚮導。它永遠都不會傷害你,迪克。”


“像戴安娜小姐那樣嗎?”迪克歪著腦袋,馬戲團裡也有豹子,只不過不是黑色的,毛色也不像哈提那樣油光水滑,那隻雌豹神色總有點蔫蔫的,沒精打采似的。眼前看起來懶洋洋卻依舊不減凜冽威儀的黑豹,迪克突然來了興趣,“我可以摸摸它嗎?”


“不行。”布魯斯不贊同地搖搖頭。


“它會生氣,或者咬我什麼的嗎?”


“不會。”男人看著有點為難,他的眼神微妙而複雜,神色卻嚴肅而認真,“迪克,你不能夠觸碰任何人的精神嚮導,也不能夠讓任何人觸碰你的精神嚮導。”


“為什麼?”


“這很……複雜。”布魯斯遲疑地解釋道,“直接與它們接觸屬於非常私密的行為,我不建議你這麼做,特別是……這個舉動會帶來一些不好的後果。”


“好吧,我明白了。”儘管這麼說,但迪克肯定那時候的自己一點都不明白。他記得他洩氣地低頭,在靜默中一敗塗地,他帶著渴望地偷偷瞄向哈提,它依然望著他,猶如眼前的對話根本無關緊要。不過,孩子的情緒總會飛快地被轉移,他想著想著,突然又興高采烈地叫嚷,“我以後也會有精神嚮導嗎?它也會是這麼帥氣的黑豹嗎?到時候我就可以摸我的精神嚮導嗎?”


“沒有人知道你將會擁有什麼樣的精神嚮導,普遍的認識裡,它們總是人們最本質的反映。”布魯斯乾巴巴地說道,“你當然可以觸碰你自己的精神嚮導,不如說,一般情況下,你只能夠碰到屬於你的精神嚮導。我不希望向你解釋更多,迪克,在你完成覺醒以前,我們應當減少一切對覺醒的影響。”


“我會成為哨兵,還是嚮導?我希望自己可以像你一樣,是一個強大的哨兵。”


“迪克。”布魯斯無奈地嘆了口氣,“我以為我們說好了,不談這些。”


“我只是在興奮!”他記得那一天晚上他樂滋滋地睡下了,卻記不得那天的夢裡頭他有沒有夢見自己成了如同布魯斯那樣出色的哨兵。又或許夢裡只是一雙眼睛,屬於哈提的目光,同時也是來自布魯斯的注視。


而那個視線始終在這裡,陪伴至今。


评论(14)
热度(64)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