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主要以歐美圈/其他雜談為主
偶爾吐吐槽
少量三次元

特別說明:
你懂的:燉肉專用/加密
乜嘢:蒼穹同人/雜談
無水汪洋:布袋戲同人/雜談
烏魯克往事夢中夢:Fate同人/雜談

歡迎交流。

#DC版深夜60分# 关键词:【深海】 (9)

前文:1 2 3 4 5 6 7 8


那頓尷尬的午飯,最終在勉強捨得開口的迪克蹩腳地打圓場下結束了。之後,傑森再也沒有到樓下飯廳跟蝙蝠家的人一起吃飯,所有人都默許了他這種任性的舉動。阿爾弗雷德會把飯菜送到傑森的房間裡,偶爾,提姆跟在後面,他也不會把人趕出去。


大部分時間,他們都不會談到那天的事情,提姆會告訴他夜巡的一些情況,紅羅賓現在順便照看了紅頭罩的地盤。然而,沒有了他的震懾,這個哥譚最躁動的暴力區始終不太平。傑森挑了幾個刺頭的情報告訴了他,相信以提姆的智商,他很快可以想出解決的方案了。不過他倒沒再透露更多手底下的那些產業運作,他知道提姆也清楚,這些必然只能夠抓在紅頭罩的手裡,任何一個蝙蝠家人都是沒法干預的。


除了這些話題,他們還會談到提姆的學業,韋恩集團的事情,一些媒體與公眾的趣聞。傑森願意聽,提姆就撿些有趣又輕鬆地跟他說。漸漸地,他覺得紅羅賓不再像之前那樣小心翼翼,提姆會跟他抱怨公司和學校的事,也會對哥譚夜裡的瘋子罪犯評頭論足。有時候,他咬牙切齒地哀嘆他們從來不給自己一絲喘息時間的模樣,總讓傑森忍俊不禁。


和提姆相處似乎沒有什麼問題。達米安時不時也過來看看,但他們不約而同地取消了對練,這小子在他身邊時居然變得沉默寡言。傑森冥想的時候,感覺到達米安有樣學樣地端坐他隔壁,儘管沒一會兒他就會忍不住扭來扭去,渾身上下都瀰漫着一股不耐煩的氣息。可他仍是願意陪著他。


傑森覺得自己也能夠與家人們相處得不錯,儘管布魯斯不在其列。值得慶幸的是,聯盟的事情將蝙蝠俠拖住了,他如今分身乏術,沒有更多的檢查,也沒有新的需要嘗試的藥物。更好的消息是,他的嗅覺沒有徹底地失去,這幾天時好時壞的,不過傑森沒有告訴任何人。羅伊告訴過他,神經退行性的毒素是不可能逆轉的,他最終也還是會失去他的嗅覺。


前兩天他還跟羅伊聯繫過一次,對方似乎在忙著些什麼事,卻始終對傑森含糊其辭。然而,即便羅伊什麼都沒有說,傑森也能猜測到,他打算返回之前他們離開的那個多元宇宙。如果說眼下令人沮喪的現狀還有一絲改變的契機,羅伊相信他會在那裡找到。傑森沒法勸他些什麼,事實上他不希望羅伊和星火回去,但比起蝙蝠家這些人,他們的確更懂得怎麼樣保護自己,萬不得已的話,羅伊會做出決斷。因此,傑森假裝什麼都不知道,與他閒聊兩句被掛斷了通信。


今天聯絡器裡又傳來羅伊的口信,他們大概遇到什麼棘手的難題了。傑森離開那個多元宇宙的時候趁機把坐標給毀掉了,他想也許羅伊還沒有辦法精確地找到穿行通道的入口。他衝著傑森抱怨了兩句,順道也問了他的情況。傑森懶得瞞他們,但也沒有說得很詳細,目前蝙蝠俠那邊的確毫無進展,他的身體每況日下。儘管只是很細微的一些感覺,也沒有真正對他行動造成任何的不便,可傑森就是知道,或許不久的將來他就得乖乖躺在病床上,哪兒都去不了。想到這一幕,他既氣惱也沮喪,然而還是無計可施。


『你知道,有時候你真的可以更依賴我們一點,小傑鳥。』羅伊嘆了口氣,傑森都想像得出他撓脖子的模樣,『我們是法外者,一個團隊,像家人一樣,不是嗎?我們會好起來的,就像我們以前共同度過了那麼多不可能完成的難關那樣,這一次我們也會完美通關的。』


傑森哼出個帶著笑意的音節,沒有搭話。


『你不要放棄。』


“你猜怎麼著?”傑森歪著腦袋,傲慢又諷刺地慢慢說道,“如果我真的為了等死,我幹嘛不找個舒服點的小島,吹吹海風,曬曬太陽,遠離哥譚,遠離這些狗屁的事,狗屁的人。但是,不,我想活下去。我現在只想活下去。所以你看,我才是我們之中最清楚要做什麼的那個人。”


『好吧。』羅伊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不知所措,畢竟他才是最初作下決定押著傑森回到韋恩莊園的那個人,傑森也沒法阻止他亂七八糟的腦子又想到些什麼不太妙的事情。『我的意思是,我們會盡快找到方法解決的,之後你想去哪裡都可以。』


“行吧。”傑森沉默片刻,有點兒彆扭地開口,“你和科莉……小心點,那個‘哥譚’和你們知道的這一個完全是不一樣的地方,必要時,別為任何事留情。”


羅伊似乎有點詫異他主動提起來,他也很快反應過來,氣勢十足又興奮不已地喊道,『了解!現在你是BOSS了,你說了算。』


對他這麼樂不可支的樣子,傑森只想翻個白眼。他正想問科莉兩句,這時候迪克卻出現了,他的腳步聲比其他人要輕盈得多,像悄無聲息地滑進來似的。但他還是立即敏銳地覺察到了,“就到這裡吧,你有消息再和我聯繫。”不給羅伊那邊反應的時間,傑森匆忙掛斷了聯絡,他扭過頭,向着迪克的方向,對方自然沒有靠近,大抵就站在門邊,“終於到你也要來當‘知心大哥’的日子了?”


“不要以為我真的喜歡管這些事,但,沒錯,我就是這麼好的一個大哥。”迪克輕哼一聲,走了過來,坐到傑森的身邊,“我不知道你遭遇的事情有多麼糟糕,不過布魯斯半點都不肯透露的樣子,我猜大概十分糟糕。我不明白的是,你既然願意回來,你為什麼不願意告訴我們究竟發生了什麼?連羅伊都可以知道,卻不能夠向我們坦誠。我以為,我們才是你的家人。”


“事實上……”傑森挑高了眉毛,似是驚奇,也似是嘲弄,“有時候我不知道我們的關係是否適合用到這個詞。你知道,大部分時間裡,我們不過是不得不忍受着彼此。”


“所以,這就是你寧可跟我們互相折磨,也不願意坦誠佈公的原因?”迪克突然拔高了音調,聽起來像是生氣了,“你難道就這麼讓布魯斯,讓這個家,眼睜睜地要看著再失去你一次?你知道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有多殘忍嗎?對你自己而言,又有多殘忍嗎——”


迪克言而欲止,沒有說下去,但傑森已經明白他的意思——他不希望傑森再一次自己一個人去面對死亡這件事,他本可以不用這樣。有時候傑森對於他這種期望着所有事情總會往好的方向發展的性格感到非常地厭煩,好像他期望着所有人都能夠發自內心地快樂起來這種事情真的會發生似的。


而事實卻是,他們都不快樂,這個家裡每個人都經歷過各自的不幸。沒有一個人是真正完好的,每個人都支離破碎,即使是作為黃金男孩的神奇小子,曾經受過他們所有人憧憬的迪克也一樣。


這並不代表傑森就會自甘墮落,他並沒有在泥潭裡掙扎。他早就掙脫了這些枷鎖,重新活在這個世界上,重新面對他自己的人生。只是,他不認為迪克理解到這一點了。


他們是完全不一樣的人,從來沒有真正搞懂過對方。


“我沒有。”傑森不想和迪克吵架,至少不是現在,換作平日他可能甚至什麼都不說,先打為敬。如今他卻覺得很累,他不知道是他的身子拖著他的精神,還是因為全部的事情都向他壓了過來,所以他才會如此疲憊。他深呼吸了口氣,嘆道,“不管你怎麼認為,我還不會爛到拿這種事情來報復布魯斯。”


“我從來沒有這麼說過!”


“你的意思聽起來就是!”話音剛落,他又立馬剎住,接著道,“羅伊知道這件事,是因為我們本來就是一起行動的團隊,他把我送回來的時候已經清楚我身上發生什麼了。有些事情我和布魯斯說了,但更多的我不認為對我現在的狀況有任何幫助。迪基鳥,現在不是我把話說清楚了,B就絕對有把握治好我。這是兩回事。”


“傑森……”迪克頓了頓,他彷彿在思考,又彷彿只是因為傷心,安靜了片刻,他終於嘆了口氣。“有時候,我真的僅僅只是希望你和布魯斯都能夠放過自己。”


“沒準只是你這麼認為而已。”傑森挑釁地說道,“有時候,我還真的受夠了你這副愛操心的嘴臉。”


=

就是這段卡了我那麼久,我真的真的真的非常不擅長寫他們兩個的相處。與其說是吵架,不如說他們完全是雞同鴨講。不過大少估計真的挺不爽二少那態度的,二少則是覺得大少連喘口氣的空間都沒留給他。互相看不順眼。

不過往後就好寫了,長舒一口氣!

评论(4)
热度(28)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