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偶爾吐吐槽
有問題請走Ask,情感諮詢也OK
歡迎交流

隨便談談“小瘋子”。

《深海》裡,描述了這麼一個故事,傑森是被墜海之人,他在黑暗的窒息中品嚐着恐懼與絕望,因此我才選了這麼一個關鍵詞。我還覺得蠻合適的。但後來我慢慢完善這個故事的時候,我才意識到,其實這個關鍵詞還能夠給另外一個人,他同樣也是墜海之人,只是他已經沉下去了,傑森卻能夠浮上來。

如果問我為什麼要在這篇文裡塑造小瘋子這麼一個角色,這個原因倒是由來已久。最初萌上這個CP的時候,我就想過,如果提姆把小丑殺掉,而傑森成為下一任蝙蝠俠,他們互相舔傷口,互相扶持,互相重建哥譚秩序,會是什麼樣一個有趣的故事。而這個腦洞有個可怕的先決條件,那就是蝙蝠俠與夜翼呢?我最初的設定裡是一場車禍,小丑設計的,這場車禍裡布魯斯成了植物人,大少失憶了,失去行動力的提姆是唯一能夠支撐這個家以及家族事業的人。而正是這個時候,為報復蝙蝠俠的紅頭罩來到了哥譚。

後來我意識到這個梗最不夠狠的一點是,要是提姆樂觀地希望布魯斯可以醒過來,那麼他的心裡壓力和負擔是不是沒有那麼沉重,他會不會在某個決定中選擇了同樣放棄以死亡的形式終結這個事情呢?因此,在紅茶的建議下,我決定讓布魯斯“死”了,成了植物人的是大少。提姆經歷了重創,但他沒有失去行動力(這個設定後來被我換到另一個故事裡了,畢竟神諭提姆對我也很有吸引力)。他試圖重建哥譚的秩序,然而,他清楚這個城市還是需要蝙蝠俠。不過首先一點是,他必須搞定小丑。好吧,小丑再一次成了萬物起源。但在這裡,同樣的,提姆處心積慮要殺掉這個人,最後一刻,他卻沒有下手。因此小丑的死亡成了一個意外(故事到這裡的設定是這樣的,小丑想要殺的人其實是大少,結果老爺死了,意外搞死了蝙蝠俠的小丑多少有點生無可戀的意思了,於是,他的死亡說不定還能搞崩潰一只小鳥,何樂而不為)。也成了他的心理陰影,就在這個時候,傑森回到了哥譚。他本來是要復仇的,結果不僅小丑死了,布魯斯也死了。而他在提姆的要求下,必須成為新一任的蝙蝠俠,他們兩個都有心結的人,就要這個過程裡不斷磨合,在合作與衝突中找到平衡,也逐漸成為彼此的心靈支柱。

當然,這個故事因為種種原因拖延,時至今日都沒有寫出來。往後我也不清楚自己是否會動筆,但腦補的時候還挺有樂趣的。結果沒有想到,在寫《深海》的時候,反而成了靈光一閃的引子。

《深海》這個故事,某個梗是一切展開的起源,就是傑森必須緩慢地面對死亡。他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去接受“他可能會再一次死去”的事實。因此,這個先決條件底下我想到的開篇其實不多的。至於為什麼要中毒呢,我昨天跟老鴉說,因為我還是想HE的。中毒比直接患上神經退行性疾病要容易HE,否則我真的估計要寫死傑森才能收場了。這裡就有個值得玩味的地方了,傑森是怎麼樣中的毒,又是誰給他下的毒?按理來說,紅頭罩應該不可能這麼輕而易舉地被毒害,他會中毒,那必然是在一個他幾乎毫無防備的情況下。這個時候,我就想,何不乾脆讓“提姆”來下毒呢?

接下來就是為了這個想法的合理性而開始艱苦卓絕地腦洞了。結合地球三夜梟利爪以及犯罪辛迪加的設定可以說蓄謀已久了,畢竟我以前就想過寫夜梟巨巨的故事,但苦於沒有切入點下筆。只是沒有想到先想好的反而是完全無關的二少和三少的故事。這個故事裡面,我設定了地球三的二少並不是夜梟門徒,而三少是第二任利爪,這兩個人有點像相愛相殺的關係,在針鋒相對的過程中擦出火花,並且有點類似於史密斯夫婦那種感覺?因此,一開始我就想到了,就讓利爪三少給傑森下毒,並且即使在這種情況下,傑森也不願多提,甚至多少有點隱瞞下毒“兇手”的意思。

那我就必須仔細思考啦,為什麼衝動又有些暴躁的傑森在被下毒以後的反應是這樣,而不是乾脆直接幹掉利爪三少算了?某程度我覺得傑森不是那種會因為對方是“提姆·德雷克”就心軟的人,即使他這個時候和提米已經有點那什麼的意思了。必然是利爪三少有他心軟的點。這就是整個故事的起源,所以,又是小丑,小丑殺死地球三的二少,利爪三少替對方報仇。但這顯然遠遠不夠,地球三比傑森所在的那個世界要混亂,失序,似乎每個人的慾望與黑暗面都無止境地滋長着,與其說是他們是走上截然相反道路的人不如說是他們是同位體內心某種陰暗面的擴大。特別是夜梟,雖然那我覺得老爺的心理已經夠不健康了,但扭曲成夜梟那樣子還真的無法想像。所以他作為布魯斯的哥哥出現,大概比“布魯斯”令人容易接受。因此,利爪三少的故事起源與其說是小丑,不如說是夜梟。

設定從利爪理查德的死亡開始了分歧,小丑離開了這座城市,失去復仇目標的夜梟找了第二任利爪。提摩西的家族,我是這麼想的,我猜他和韋恩多多少少有點關心,又或者直接是替夜梟辦事,算是個黑幫家族了。少爺提摩西一直與理查德交好,是為數不多理查德的朋友之一(夜梟能夠容忍的少數人)。比起可能都不清楚托馬斯·韋恩跟夜梟是同一個人的父母,非常聰明的提摩西很早就猜出來了。他沒有說,直到利爪的死亡。

可以說,這裡的理查德於提摩西而言也像是大哥一樣的存在了。他未必崇拜他們晚上的黑暗事業,所以他不會主動提出幫助夜梟。這裡倒和提姆不一樣。但夜梟完全可以將他對理查德那一套再重演一遍,於是提摩西順理成章地加入了他。然而,和理查德不一樣,我認為提摩西這個人,他最多只能是夜梟的共犯,而不是從屬,夜梟無法掌控他。而且他太過聰明,對於夜梟而言,這種聰明是既能夠放心之餘還有點危險,只不過提摩西會展現自己比較乖比較聽話的一面,某程度來說,他應該比理查德還稱夜梟的心。不過他充其量的確只是個代替品,提摩西或多或少都感覺到這一點,但他沒有很在意。

而且設定裡,他幾乎當上利爪不後就找到了自己的樂子,那就是傑森·陶德。因為番外還要寫到他們一些故事,總而言之我就不多說了,他在這篇文的設定裡不是反英雄,也並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英雄。他更像是個庇護者。但他同樣擁有傑森那股怒氣與衝動,卻比最初的傑森要冷靜。他幾乎是最糟糕的最低等的街區混上來的,他知道那裡的生活多麼艱難,尤其是在夜梟統治下的哥譚。他沒有明目張膽地反抗夜梟,但他也的確不買夜梟的帳。之所以夜梟沒有馬上處理掉他,我的想法裡,恐怕我還是因為城市裡還是需要有那麼一些這樣的人才行。

之後又是理查德被殺害,提摩西加入到他這裡。很快,提摩西與這裡的傑森就有了糾纏。一開始可能就是互相試探,互相牽扯,後來倒是互相吸引,到互相喜歡。直到這個時候,傑森·陶德這個人才引起了夜梟的注意。而後,就是夜梟設計殺害了陶德,提摩西在找小丑替傑森報仇的過程中,了解到了這個真相。不過,他不動聲色,假裝的確相信了就是小丑做的。他繼續為夜梟辦事,態度跟以前一模一樣。即使夜梟也沒有看出來端倪。

在我的構思裡,地球三的利爪提姆是個非常強悍而且厲害的人,他從來都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他總能夠一步步地得到這些東西。無論是他真正加入夜梟,還是後面成為不死的利爪,他甚至經歷過可怕的死亡,又從地獄裡爬回來,以最殘忍的手段進行報復。這些他幾乎都完全沒有動搖過。他就是那種,他不知道那條線在哪裡,但只要他認為這是正確的,那麼他就會去做。心志非常堅定,對自己,對旁人都足夠決絕。

可他到底也還是個人,有些時候,強大得幾乎能夠被稱之為“瘋狂”的人,脆弱起來才更恐怖。他被傑森稱作“小瘋子”的時候,我認為這樣的提摩西才是最恐怖的。他時而清醒,時而瘋癲,但即使是我在創作的時候,我自己都沒辦法分辨他什麼時候更瘋。一個清醒的清楚自己要什麼而一步步設計的更瘋得徹底呢,還是一個沉溺在幻想之中拋棄現實的更瘋一些?所以我決定乾脆不去考慮這些,等完成他整個故事再看。

小瘋子的結局是我一早就想好的了,和《深海》的結局一樣。這兩個結局甚至是相互之間有聯繫的,但什麼聯繫我就不透露了。我只希望完結的時候,會不止我一個人覺得他其實是個十分帶感的人XD

评论
热度(15)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