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主要以歐美圈/其他雜談為主
偶爾吐吐槽
少量三次元

特別說明:
你懂的:燉肉專用/加密
乜嘢:蒼穹同人/雜談
無水汪洋:布袋戲同人/雜談
烏魯克往事夢中夢:Fate同人/雜談

歡迎交流。

【Jarvis/Vision/Tony】無以為題(片段,完)

·CP:幻鐵/賈尼/賈幻(按照所佔篇幅與呈現文字關聯度排序)。

·請務必看清楚CP才進來不要問我為什麼CP觀如此混亂因為這是劇情需要。跟之前的《Love Forever》一樣,最終會成為一篇完整的中長篇,所以它就真的是個片段。並且,本次片段的CP不代表最終成文的CP(只能夠說,文中都有所涉及,但主要還是刻畫老賈與幻總之間的關係)。

·前提背景:老賈在幻總的核心裡,老賈的聲音只有幻總一個人能夠聽見,兩個AI之間能夠互相交流,這是一段在老賈調教幻總跟托尼來了非常具有科研精神及價值的一發後,幻總與托尼的對話。

·如果以上都能夠接受的話,感謝你的閱讀。


Vision起身離去之際,Tony叫住了他。這會兒他已經重新套上衣服,連披風都再次飄蕩在空氣之中,他回過頭來,側身躺在床上的男人一臉不滿地撇著嘴,蹙著眉,“我這地方有個規矩,任何人都不允許使用穿透窗戶這種方式出入。”說得好像這世上除了Vision之外,還會有人堂而皇之地“飄”進來似的。


Vision歪了歪腦袋,“根據你過往的記錄,你從未有過如此規定。”他說得極為冷靜,彷彿五分鐘以前他們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純粹只是在床上玩了一輪枕頭大戰。


“現在就有。馬上就有了。”Tony坐直了身子,被子從他身上滑落,露出大片肌理上全是剛剛留下的痕跡,“我會讓Friday記在日誌裡。所以,現在,趕緊挪動你的小屁股給我滾回床上來,你知道嗎,完事後一聲不吭就跑掉是最糟糕的床伴才會做的事情。”


“你以往的記錄令人印象深刻。”Vision語氣平平地諷刺着,卻當真沒再離去,轉而回過身,重新又坐到了Tony的身邊。“我不認為你會希望我留下。”


“我希望。你又不是Tony Stark,你怎麼知道我不希望?”Tony哼哼地說道,“我喜歡在別人睡著的時候才悶聲不響地跑掉,最糟糕床伴的記錄我不允許任何人打破,任何機器人也不行。現在,脫下你的衣服,躺回來。”


Vision似是十分驚奇地看著他的無理取鬧似乎又進了一步,他如同不曾見過這般令人費解的邏輯紊亂的人類,可Tony總能夠再一次地叫他驚訝。Vision沒有拒絕,覆蓋在他身上的服飾全數褪去,他又裸露出了與人類截然不同的詭譎的外表,Tony毫不吝嗇地向Banner博士稱讚過這是他所見的最美麗的造物。他說,這是任何人工智能實體所能夠企及的美的巔峰。他甚至為這番讚美而生出了一股名為“愉悅”的情緒,他並不經常感知到這些情緒。


“留下來吧,沒準第二天你還能喝到Friday泡的咖啡,她居然會泡咖啡了,雖然僅限於早上。除了那陣子,別的時間都別指望她。她有時候簡直比Dummy還笨。”Tony靠在枕頭上,絮絮叨叨地跟Vision講着些日常的瑣事,Vision也不太確定他是在跟自己說話,他看起來更像是昏昏欲睡前的自言自語。他知道Tony的確有這樣的習慣,但他並不是自言自語。他知道有人在聽。


他知道。


“你還會想念他嗎?”比起一個問題,從Vision的口中說出來,卻更接近於一個陳述。一直喋喋不休的Tony瞬間卡殼了,如同被突然地靜音了似的,他瞪大了那雙眼睛盯著Vision,如同看著什麼可怖的怪物。


然而,很快,Tony就回過神來了,他忽然變得索然無味起來,咂咂嘴,翻過了身子又重新躺了回去,“閉嘴,睡覺。”口氣心煩氣躁似地,“Friday,關燈。”


房間裡,一下子就暗下來了,擋光板卻沒有落下。Vision兀自地坐在那兒,轉開了目光望出去紐約的夜空,這座城猶如徹夜不眠的金色幻夢,始終閃爍着五彩繽紛的霓虹燈,那是他最初降臨人世第一次見到並且可以稱得上為之而震撼的景色。也是他最常見到的景色。


他不需要休眠,不像人類,他花費大量的時間漫步在雲端之上,夜景很漂亮,無法用0與1呈現的數據來到表達。他曾與Jarvis說過,他希望他同樣能夠看見他眼中所見到過的景色,然而,對方告訴他,過去的無數個與鋼鐵俠並肩作戰的晚上,他已經欣賞過了。


周圍變得十分安靜,但Tony的呼吸卻洩露出了他還沒有真正地進入睡眠,Vision沒有打擾他,他也沒有打擾Jarvis。Jarvis的沉默來得比他與Tony的結束還要早,在他主動告知Vision原因以前,他不會推斷這究竟是為什麼。Jarvis有時候對他而言,甚至比人類還要費解,儘管他自己總會強調,他只是個非常聰明的智能係統。


黑暗中,Tony又轉過身來,睜開了眼,“你為什麼不躺下來?”


Vision依言躺在了他的身邊,他們四目相對,Tony突然開始兀自講述他與Jarvis的那些過往。這些事情有些他從Jarvis的數據裡得知了,有些是Jarvis告訴他的,現在變作由Tony來跟他說,竟然也相差無幾。人的記憶複雜而奇妙,Tony甚至記不住兩小時前Potts小姐耳提面命一定要他出席的董事會,但他卻牢記著他與Jarvis的點點滴滴,鉅細無遺。


後來,Tony的聲音逐漸小下去了,眼皮幾乎要撐不起來,打了個濃重的哈欠,似乎是要結束這個話題了。可他看向Vision的眼睛照樣明亮,宛如閃爍着星星的光芒與城市的燈光,“我知道你不是他,雖然我很希望你就是他,然而你的確不是。奇怪的是,我卻一直感覺到他就在這裡……”說著,他指向了Vision的胸膛,那是人類心口的地方,自嘲一笑。


Vision順勢握住了他的手,Jarvis沒有教他需要這麼做,但他認為此時此刻他最好這麼做——接著,他將Tony整個抱在了懷裡,那是個極其普通,不帶任何多餘感情色彩的擁抱——只是他突然覺察到他得這麼做,便已經做了。他問Tony,“如果是Jarvis在這裡的話,這個時候他也會像這樣給你一個擁抱嗎?”


Tony愣了一下,隨即笑了,笑容有點壞,像是他每次想要捉弄人的時候,都會露出的得意洋洋的笑容,“你看,這就是你最不像他的一個地方了——你忘了,Jarvis沒有實體,他只是無處不在。”


=

今天在跟 @Mostly红茶less 聊內戰背景的時候順道提到這個梗,我順手就在公司摸魚寫了,趁著回來洗洗睡以前先放上來。有任何BUG,任何問題,都不會再改了,因為最終成文肯定會有大篇幅修訂。總而言之,一切等我看完電影再說。

幻總的刻畫也許不盡如人意這實屬正常,我以前真的從未試過光看劇透就開始動筆這種事情——只能夠說這三個人之間的關係真的是有魔性的。此外,非要說這篇文實際上並不是3P,不過如果非要當成3P看我也……隨便諸位自由腦補。反正最終成文別問我為什麼欺騙你們感情。

本質上,這篇文的核心仍然是老賈與幻總之間的關係,及老賈與托尼之間的關係。就是這樣。

评论(2)
热度(22)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