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偶爾吐吐槽
有問題請走Ask,情感諮詢也OK
歡迎交流

【葉黃】【主播贼会玩八卦篇:千万不要站在寿星身边!】後續(完)

×前情提要請看 @恶果 的【主播贼会玩八卦篇:千万不要站在寿星身边!】



眼看著黃少天被砸了一臉蛋糕,葉修好笑之餘,多少還是有點良心未泯地感到一絲絲愧疚。和其他人打了聲招呼之後,就把人領到另一邊屋子裡。期間黃少天不能睜眼,省得奶油抹了進去,他只好牽著他,一步步走過人群與機器,還得時不時回頭提醒一句。

這人罕見地沒有什麼話,除了開頭一句“你可別坑我啊”之外,一路倒是沉默得詭異。他感受到握在掌心裡的手,添了幾分潮氣,或許是緊張,或許是不太自在,葉修不好連這種時候都逗他,手下的力道又松開了些。

幸好這一路不太長,他安置好了黃少天,才轉身去找濕紙巾和毛巾什麼的。這間屋子除了他們兩個,沒有別人,歡聲笑語的熱鬧都被虛掩在門後,葉修拉了張椅子跟黃少天面對面坐著,開始一點一點,慢慢地給他擦去臉上的奶油蛋糕。

這會兒黃少天終於忍不住了,劈裡啪啦地說了一堆,語速又快內容又饒舌,嗡嗡地吵得人腦袋疼,葉修沒費什麼心思去聽,但不外乎都是怪他太過厚顏無恥陰險狡詐,不就是搶他個鏡頭,至於在這麼緊要關頭就把他給賣了。

瞧著他憤憤不平的樣子,葉修忍俊不禁,說來實在嘲諷,可的確是他走位太好的緣故,這等神操作,少天大大怕是還有得學。

此話一出,果不其然劈頭蓋頂又是一頓好埋怨,葉修左耳進右耳出,末了還要故意在對方眼皮子底下狠狠地抹了一把,刮得人皮都疼。“別動,蹭得我滿手都是奶油。”話音剛落,黃少天乾脆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整個人都湊了上來,葉修一下子沒閃開,奶油甩到了他頭髮上,沾出了一片粘膩香甜的白。

恰巧這人眼眶周圍的奶油都給抹掉了,黃少天睜開了眼,看著他這副模樣,拍著大腿就笑得張狂,好像這才真正報了先前那一“躲”之仇。葉修心想,你真的是多大了,三歲嗎?卻不敢拿手去捻掉的,只好同黃少天一塊,當起了難兄難弟,反正怎麼看都是對方更淒慘些。


葉修一向不興記什麼節日,特別他的生日,小時候沒準還有點期盼,日子久了,尤其是離家出走的這些年,一頭扎進榮耀當中,這一天甚至可能還沒有一次節日活動來得有意義。

以前蘇沐秋沒去世的時候,兩兄妹倒會替他折騰,只是他們大量的成本都投進榮耀裡了,說是慶祝,也不過就是買個小蛋糕,三個人圍在一起分了吃,然後蘇沐秋就將他吆喝上遊戲,兩人歡天喜地又在榮耀裡“橫行霸道”。

後來這個習慣一直被蘇沐橙帶到了嘉世,開始都是兩個人私底下的行為,後來才不知道怎麼地傳出去,前幾年大夥兒還有心思替他慶祝,後面幾年葉修不提也沒有人會提。倒是讓黃少天知道了,小傢伙曾經不遠千里特地跑來杭州替他慶生,嚇得他夠嗆,往後每一年這一天,怕是人不到,信息轟炸和替着人過來的禮物都要到。一來二去,葉修對這個日子的大部分印象都被黃少天各種各樣奇怪的禮物取締了,每一年總有這麼一兩天會隱隱生出些期待來,看這人今年又能送出些什麼古怪玩意。

到了興欣,這一天就成了個大日子,前兩年倒還好,大夥兒吃頓飯就過了,最多加上一個贈禮物的儀式。今年不太一樣,自從搞起了直播以來,陳果早在一個月前就商量着跟平台要弄個什麼大新聞,葉修兩耳不聞窗外事,自然不清楚,等到頭一天晚上對方千叮嚀萬囑咐說明天一定要準時來,而且他生日派對會有直播,葉修才反應過來。黃少天今年的禮物還沒有到,這兩天Q上也不見聲息,他猜想了下,可能是陳果乾脆直接把榮耀這批職業選手都給邀請了,不然不可能搞個直播這麼隆重。

『你不會不喜歡吧?』看他沉默得有些久了,陳果頓生愧疚,一臉歉意,“今年興欣直播剛剛搞起,我也就是想趁機擴大一下宣傳,你要不喜歡,就是蛋糕上來露個臉也成的。”

『這有什麼不喜歡的。』葉修想到先前和老魏搭檔直播都搞過多少事,現在故作矜持實在矯情,『直播可以,開我的賬號,我就等著土豪給我刷火箭衝榜了。』

他無所謂地聳聳肩,露出了奸詐的笑容,拍拍她的肩,示意完全沒問題,陳果忽然覺得,好像白擔心了,不過葉修這麼爽快自然是正中下懷,明知道其實這人都沒有什麼衝榜的心思,就是圖個大夥兒一樂,更心情一陣舒暢,定好了時間之後,就放葉修自個兒玩去了。

葉修想過生日那天可能玩挺大,卻沒有想到玩那麼大,現役的也好退役的也好,陳果還真的把這些能拉來的明星選手都一個個給請過來了。進門的時候忽然看見那麼多人,他都嚇了一跳。其中最能嚷嚷的自然是黃少天了,他拉著包子在那邊不知嘀嘀咕咕些什麼,見他來了,即可越過了眾人,一把拽過了他,興奮地向他介紹起架在那兒的三腳架,興奮得好像他才是今天的壽星。

他覺得實在有些古怪,趁著拿東西吃喝的當口轉了一圈,回來才知道,這事雖然看似老闆娘謀劃,也是她去跟直播平台牽頭搞的慶生活動,私底下,卻還真的有黃少天的一份。想著一年一度的驚喜,又恰巧直播風氣席捲了榮耀,黃少天想着要玩乾脆就玩大的,邀了一眾選手過來,否則,論人脈面子,陳果指不定還請不來那麼多的人。

說不感動是假的,葉修看著滿場鬧騰的人,表面上雲淡風輕波瀾不驚,內心倒真有幾分驚濤駭浪起伏不定了。他們兩個之間這點始終道不明說不清的心思,拉扯之間,你來我往的,葉修總想著別太快了吧,太快聽嚇人的,可如今想來,又覺得這步調實在放得有些太慢了,慢到總是能讓黃少天這個機會主義者逮準時機就反擊一個措手不及。


“老葉,想什麼呢,都喊你好幾聲了,也沒反應。”黃少天一手拿著沾了水的毛巾,仔仔細細地擦著頭髮,一手推了推他。

葉修總算回過神來,定定地望著眼前人。“想我的蛋糕,都沒嚐過,就全便宜你了。”

說著,還真的好像很惋惜一樣,舔了舔先前粘在手指頭上的,黃少天登時傻眼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怪叫一聲,說,“你臟不臟啊老葉,蛋糕怎麼了,想吃我立馬給你訂一個,反正現在都是兩小時能送上門的了。而且說什麼便宜我,我都沒吃上好嗎,全招呼臉上,你要都給你,都給你。”話音未落,那手都已經抹上來了,奶油在他臉頰暈開,又滑又膩。

葉修連忙偏開頭,抓住他的手,“少天大大高抬貴手吧,這蛋糕真的挺甜的。”

“甜的啊?”葉修不大愛吃甜這事在他們之間不算什麼秘密,黃少天一時好奇,手上剩下那點奶油就真的通通到了他肚子裡,“好像是有點甜。”

看他這麼想一出是一出的,葉修都要來不及調整表情了,似笑非笑盯著他,也不知道是為了這下一秒打臉,還是別的什麼。黃少天被他看得有點不太自在,又拿起了毛巾,開始頭低低地弄頭髮去了。兩個人沉默了片刻,他才忽而說道,“少天,謝了啊。”

“謝什麼?”

“生日啊,勞少天大大費心,這不是過意不去嘛。”

“靠,誰賣我的?總不可能是張佳樂這傢伙吧?就知道這人退役後閒的,成天跟你和魏老大狼狽為奸,學壞了學壞了。”

“再猜?”

“魏老大?”黃少天歪著頭,“不可能啊,我沒提前跟他說這事的。”

“大眼。”

“太陰險了。”

“是啊,說賣就賣了,我都還沒威逼利誘,他就和盤托出了,這種人不能信,以後咱不和他玩。”葉修說這話臉不紅氣不喘的,厚顏無恥得驚人,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賣王杰希的這會兒,其實跟對方賣黃少天根本沒有什麼區別。

倒是黃少天哼哼兩聲,一副“早就看透你們這些心臟”的模樣,完全不受葉修裝作誠懇的樣子蒙蔽。


=

和果聊天的時候我們兩個人都同時想到葉神舔奶油的部分,本來她想當福利也畫出來的,但她已經熬了兩個通宵估計撐不住了。正好我也是想要寫這一部分,就乾脆我來寫了XDDD

不過我側重點倒是有點不太一樣的,主要有點想要展現這兩個人互相之間要說開還沒說開之前,彼此針鋒相對互不相讓較勁的感覺。如果寫不好就是我的問題啦。

最後,再一次祝葉神生日快樂,希望年年開心,歲歲不老!

评论(5)
热度(316)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