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偶爾吐吐槽
有問題請走Ask,情感諮詢也OK
歡迎交流

【Mccreaper】Awaiting the Daybreak(完)

×標題為“靜候黎明”,感謝 @一鍋老鴉湯 支援翻譯。

×R麥,有肉,時間線為麥爹離開守望先鋒前一年左右。

×他們不屬於我,屬於暴雪爸爸。



晚飯過後的總結會上,萊耶斯短暫地露了個臉。儘管他全程都只是站在一邊沒有說話,任由麥克雷教訓手底下那群莽撞又沉溺在戰鬥情緒中亢奮的特工們,但從那些人繃緊的神經,如臨大敵的態度中,他還是感受到了這位頭領對整個暗影守望的絕對的震懾力。


隨後,盡可能目不斜視的麥克雷在眾人不約而同鬆了口氣的表情中,窺探出萊耶斯的離開,一如他的到來,幾近悄無聲息。看著眼前這群野性未馴,難纏得很的特工們,他突然沒了訓話的興致,潦草地作了個收場就轉身出去找萊耶斯了。


對外宣稱已經關閉的監測站,只有地底的部分作為他們臨時修整的聯絡點仍在運作,地面上的設施幾乎全部被停止了,剩下通道兩旁的安全燈散發着幽冷陰森的光,沿途照著晦暗不明的如同迷宮般的道路。麥克雷轉悠了大半天,最後在瞭望塔的露台那兒找到了萊耶斯。


燈塔和瞭望台上沒有燈光,男人潛伏在陰影裡,彷彿一抹影子似地融入夜色當中。他叼著雪茄走近時,萊耶斯甚至都沒有回過頭來。他向來不怎麼喜歡煙草的味道,對麥克雷一再挑釁的行為,平日裡或多或少都會咒罵上兩句,看得不耐煩的時候乾脆直接一把奪過後掐掉。蠻橫又專制,麥克雷沒少跟他抗議過。但就是這種你來我往的過程中,反倒逐漸成了某種彼此心照不宣的情趣,他們總是樂此不彼。


然而此時此刻,萊耶斯顯然沒有半點心情。


他今天一整天都安靜得古怪,儘管平時他也不是個多話的人,沉默寡言好像是他自帶的標識,可麥克雷知道,如果不是情緒特別糟糕的日子裡,萊耶斯從不吝嗇他的言辭,或尖刻或諷刺,他擅長用銳利的話語震懾住任何他希望被他恐嚇的人,彷彿樂得看他們被他慢悠悠又森冷的語調嚇得瑟瑟發抖一般。


他太了解萊耶斯了,他甚至自信沒有人比他更懂得這位面容冷峻神情嚴肅的暗影守望指揮官的情緒變化。


大多數的人總會誤認為萊耶斯沒有什麼情緒的起伏波動,他冷漠殘忍得好像全世界都死在他面前都沒有關係,麥克雷卻相當清楚地知道,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就像現在。


萊耶斯的沉默不僅源於他對這次行動的不滿,即便他們的確又搞砸了不少事情,增添了人們對守望先鋒的疑慮。但麥克雷覺得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跟早上從總部打進來的那個電話有關——或者換個說法,萊耶斯肯定又和莫里森吵架了。內容無外乎是那些陳詞濫調,守望先鋒與暗影守望到底何去何從,這兩個人一直沒有能夠給個統一的說法。 


分歧並不是因為反對的輿論日益增加而產生,它一直就在那兒,從麥克雷到萊耶斯的身邊作為他的左臂右膀那時起,他就發現萊耶斯跟莫里森的分歧根本無處不在,兩個人的意見總是相左,小到一個任務的細節大到守望先鋒本身,莫里森堅持的那一套萊耶斯打從心底里嗤之以鼻。麥克雷也不止一次好奇過這麼南轅北轍的兩個人到底是怎麼成為朋友的,然而爭辯在過去的確從未影響過這兩個人的關係。


可伴隨著政府給予的壓力越發沉重,人們對英雄的呼聲轉變為對他們的怨懟與唾棄,莫里森跟萊耶斯之間的爭吵越演越烈,聯合國的一場指控與調查,致使這一切變得越發不可收拾。麥克雷很清楚如果他們之間沒有人妥協的話,那麼多年建立的戰友情誼和生死與共的感情就真的要玩完了。萊耶斯表面上似乎不屑這一份“友情”,麥克雷卻能明白他的內心並不怎麼好受。


=


你懂的。


=


麥克雷是被股熟悉的煙味從睡夢裡撩撥醒的,當他睜開眼時,就看見微弱的火光勾勒出男人坐在床邊的模糊的背影。


“我以為你討厭這味道。”麥克雷勾住了萊耶斯的腰腹,把下巴擱到了對方堅實的肩窩上。


“我不喜歡令人上癮的玩意兒。”


“那可不行。”他握住了對方的手腕,將捻在萊耶斯指間的雪茄拽到了嘴邊,心滿意足地吸了一口,煙霧噴薄在男人的臉上,萊耶斯顯而易見地蹙起了眉頭。麥克雷被逗樂似地,忍不住親吻他的嘴角,“你戒不掉我。”


“世事無常,牛仔,別總那麼盲目自信。”男人哼笑了一聲,順手打開了窗戶的開關,升起的打光板讓封閉的內室變得亮堂起來,萊耶斯把雪茄塞到了他的手裡,扭過頭貼近了他。“坐好,傑西,我還沒有一大早進行劇烈運動的計劃。”


萊耶斯的口氣聽著就像他的老爹,麥克雷不太滿意他總把自己當小屁孩的部分,但親吻仍是可以接受的。他纏了上去,他的指揮官也沒有拒絕他,他們很少這麼溫情脈脈的接吻,發酵過的煙草味在唇舌交纏之際傳遞,萊耶斯不緊不慢地吮咬着他的唇畔,他不甘示弱地反擊了回去。然而,他們仍是規規矩矩地,麥克雷克制着自己的雙手不要胡亂地摸上去,以免慾望席捲而來最終又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直到地平線上第一縷陽光照進屋子裡的時候,他們終於從沒完沒了的親吻中分開。


麥克雷骨子裡到底還是有那麼浪漫到無可救藥的西部情節,決鬥之後火辣的性愛,性愛過後曖昧黏糊的情話連篇,臨近清晨時分在灰白色的天空下無聲的告別,彷彿就跟電影似的。然而跟萊耶斯沉默地挨坐在一起等待着朝陽升起來的感覺也相當地好,他心底里會升起奇異的眷戀,希望這一刻能夠無限延伸至永恆。


“我夢到你了,長官。”安靜了許久,他忽然開口,突兀又隨意,沒有開頭,也沒有結尾。萊耶斯側過頭,挑起了眉毛,似乎麥克雷成功引起了他的興趣,“你在授勳儀式上給我佩戴獎章,這回換我成為你的頭兒了。”


“有野心是好事,傑西,證明我把你教得很好。”


“我的意思是,沒準以後你就退休了,等我來養著你,到時候你從頭到腳都得聽我的,那會兒你就該意識到你自己是個多麼專制又不講道理的混帳。”這個想像實在太可樂了,還等不及萊耶斯擰緊眉頭開始教訓他,麥克雷自己就已經笑得歪倒在男人的身上,耳邊似乎迴盪着男人沉重的嘆氣聲,彷彿他愚不可及似的。他順勢抱住了萊耶斯,自信滿滿,又熱切溫柔地告訴他,“會好起來的,加比,就跟暗夜會過去,黎明會到來一樣,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萊耶斯只是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眼底閃過了一絲無奈又複雜的情緒,快得麥克雷來不及捕捉,已經稍縱即逝。緊接著,男人嗤笑了一聲,諷刺的尾音滑進了清晨濕潤的空氣中,柔滑得如同拂過他尾椎的指尖。麥克雷當然知道萊耶斯準備說些什麼,不外乎就是嘲弄他不可一世的自負與信心。所以他也不打算給對方開口的機會,俯身將人推入到柔軟的床墊中,“希望你現在有將‘劇烈運動’重新列入日程的準備,我的指揮官。”


“年輕氣盛?”


麥克雷只是眨了眨眼,歪頭一笑,異常勾人地,彷彿默認了接下來或許會發生的各種各樣無恥邪惡的事情。


Fin.



本來按照本子預告裡應該還有一段是麥爹離開的場景,但後來想想加進去太古怪了,乾脆不要,就這樣甜甜膩膩的談戀愛也挺好的。媽呀我總算寫了篇談戀愛的故事!

大致是萊耶斯跟莫里森就守望先鋒解散與否這件事一直吵吵吵,心情不好然後麥爹Feel到了就去安慰萊耶斯的故事,這件事非要說的話我覺得理念上麥爹未必站瑞破這邊但他現在有點戀愛腦,你們就原諒他吧XDD兩個人的關係裡,一直頭腦比較清醒的的確是萊耶斯,不過萊耶斯在傑西BOY面前也偶爾會有露出柔軟腹部(弱點)的時候。大概就是這麼回事吧。

其實要感謝這個過程中果的圖,以及跟M蘇開黑的時候我們忽然發現瑞破的語音改了,然後兩個人聊著聊著發現他們這樣更GAY了,於是我的靈感簡直一發不可收拾地往這麼個方向奔進了XDD

成品已經是第三稿的,最終修訂版就是放本子裡的了,不過我還蠻喜歡現在這個版本的,所以到時候可能只是修改些細節什麼的,總而言之,請多多支持我們的師徒本呀!

评论(10)
热度(100)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