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偶爾吐吐槽
有問題請走Ask,情感諮詢也OK
歡迎交流

【Mccreaper】麥克雷你長官變成貓啦!(1)

×瑞破貓化梗注意,瞎扯注意。

×麥R/R麥請隨意,反正我互攻。

×他們不屬於我屬於暴雪爸爸。



1


守望先鋒解散後,麥克雷有好一陣子沒收到過從瑞士那邊傳來的任何消息了,齊格勒博士還是輾轉透過當年他給她留下的那個秘密通訊方式才聯絡上他。收到對方名為“緊急”的秘密傳訊後,麥克雷沒有多少的猶豫,就馬不停蹄連夜趕往瑞士。結果到了蘇黎世跟齊格勒博士連上線時,又得知她離開了原來的醫療中心,悄無聲息地隱蔽到聖莫里茨去了。


麥克雷最後終於在波斯基亞沃這個因為突如其來的戰爭已經不再風景如畫的小城鎮裡見到了昔日的戰地“女武神”。儘管這位女士的溫柔與美貌一如往昔,然而麥克雷卻能從她藏不住疲憊的眼眸中窺出了她的焦頭爛額,她似乎也沒有招待他的心思,直接把他帶到了地底的安全屋。


這裡的建築風格保留了守望先鋒當年的影子,然而比起她的治療中心,這個地方卻相當地簡陋。只有簡單的幾個檢測數據的醫療儀器如常運作,發出細微的“嗡嗡”聲。麥克雷原先以為齊格勒博士該是遇上什麼大麻煩了,她臉色看起來相當地糟糕,可當她讓他等在外面,自己到醫護室裡轉了一圈,卻給他捧來了一個寵物箱的時候,麥克雷還是難以置信地瞪大了雙眼,不太確認地調侃道,“哇噢,這是一個可愛的小任務嗎,女士?”


“他是一隻貓,現在。”齊格勒博士升起了箱子的擋光板,透明的盒子裡,趴著一隻黑色的,臉上和四隻爪子上卻參雜了些許白毛的貓咪。它顯然比一般的貓體型都要更大一些,毛髮鬆軟地隨著呼吸起伏,油光水滑的,像舒適的毯子。女士投向這隻貓的眼神有點兒複雜,她彷彿無可奈何,不知道該它怎麼辦——或者說是“他”。麥克雷當然沒有漏掉對方的稱謂,可他還是有點沒有明白她的意思。


“認真的?你不惜動用我當初留給你的唯一一套聯絡方式,就因為一隻貓?”


麥克雷當初的不告而別沒有告訴任何人,但想到昔日全仰仗着齊格勒博士精湛的醫療技術他現在的左臂才能這樣靈活自如,他還是給這位女士悄悄留了個小後門。他離開的這些年來,對方都沒有聯繫過他,包括那一次。他甚至是在守望先鋒解散後才收到關於那一場爆炸的消息——以至於他盯著眼前這隻貓的時候,都有點像處在一場超乎現實的滑稽荒誕戲劇中心的感覺。


她看著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道,“萊耶斯沒有死。”這似乎就是她全部的解釋。麥克雷愣了一下,嘴唇翕動,想要說些什麼,可所有的話都哽在了喉嚨底下,壓得死死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而眼前的女士,好像對他的反應毫不意外,“我們收到消息,你曾經回到過瑞士。後來我在萊耶斯的墓前看到了花,我猜除了你,不會有任何人願意給他獻花。”


“他畢竟曾經是我的——”麥克雷下意識地開口,幾乎是機械式的,生硬又艱難地說道,“長官。”


“所以我想,他現在這樣的情況,交給你是最合適的。”齊格勒博士把箱子往他手上一遞,麥克雷立刻接住了這沉甸甸的寵物箱,他至今都有點沒回過神來——難道齊格勒的意思是那個該死的加布里爾·萊耶斯就是這只溫順可人,看著人畜無害的小貓咪嗎?只聽對方又補充道,“對他來說,我這兒太不安全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現在……”麥克雷低頭看了一眼箱子裡睡得香甜的貓,又不可思議地抬頭,彷彿連組織語言都開始變得困難了,“他現在變成了一隻貓?”


“這是個醫療事故。”齊格勒博士顯得有些不太自然,她靦腆地垂下頭,臉上泛起羞愧的紅暈,“我原意只是要救他,可當時他已經奄奄一息了,心跳一度停止。萊耶斯傷得太重了,我差點兒以為自己救不了他。我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事故,他的情況不太穩定,一天之內,他有十二個小時沒有辦法維持正常人類的形態。”


“十二個小時。”麥克雷呢喃着重複道。


“並不是固定的。”齊格勒博士以為他有些不太明白,便繼續解釋道,“也許他有一兩個小時會是人,也許只有一兩分鐘,所以你得帶上這個——”說著,她拿出了一個有點像個小懷錶一樣的計時儀器,放在了箱子上,“它會自動監測,當萊耶斯是貓的時候就會計時,滿十二個小時會提醒你。那麼接下來所有時間裡,他都會維持人類的形態,直到下一次他開始變成貓,才會重新計時。”


“不,我的意思是——”麥克雷困惑地望著對方,不解地問道,“為什麼是我?一隻貓,或者是萊耶斯,這對我來說,都是天大的麻煩。我現在是個賞金獵人,我為了錢可能隨時從這個國家到另一個國家,我不可能養一隻寵物,而且它甚至不是寵物。我們有可能見面就會殺死對方,我是說,起碼我不認為,萊耶斯會想看到我。”


“我別無選擇。”齊格勒嘆了口氣,她彷彿有些頭疼地撫着額頭,歪著腦袋看他,“沒有人願意為萊耶斯做任何事,哪怕只是確保他的生命安全。但他已經處在危險當中,不是指他的狀態,我是指那一場爆炸。他和莫里森,顯然都是目標。我們已經失去莫里森了,我不希望再失去任何一個同伴。”


“哪怕這個同伴有可能就是那個‘背叛者’——”


“守望先鋒裡沒有背叛者。”女士迅速地打斷了他的話,口吻嚴厲而決絕。麥克雷被震懾了一下,但他們對視了一眼,敗下陣來的反而是齊格勒博士,她興許也意識到她的反應過度了,只好慌張地挪開了視線,“萊耶斯會理解眼前的情況。”


“他確實是個實用主義者。”比起諷刺,這更像是挪揄一般,麥克雷輕輕地哼笑出聲。


“你可以當作是我的請託。”


“不必如此,女士。”麥克雷收起了計時器,把箱子的擋光板重新放下,抬眼笑道,“我總會樂意為你效勞。”


齊格勒博士似乎被他討好的語氣給逗樂了,擰緊的眉頭稍稍放鬆舒展,“在我找到解決方法以前,別回到瑞士來,等我的聯絡,好嗎?”


“還有什麼注意事項嗎?”麥克雷歪著腦袋,眨了眨眼,“比如‘如何飼養一隻壞脾氣的貓’?”


=

打遊戲不如寫文,趕稿不如摸魚。說得就是這種情況。

更新會很隨意,可能也很隨意就完結了。就是這樣XDDD

评论
热度(103)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