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主要以歐美圈/其他雜談為主
偶爾吐吐槽
少量三次元

特別說明:
你懂的:燉肉專用/加密
乜嘢:蒼穹同人/雜談
無水汪洋:布袋戲同人/雜談
烏魯克往事夢中夢:Fate同人/雜談

歡迎交流。

【萊麥】Raven(上)

×麥迪文中心/萊恩X麥迪文。

×他們屬於彼此,屬於艾澤拉斯,不屬於我。

×部分設定參考原作,大致走向按照電影,我沒有玩過遊戲,只補了小說,魔獸爭霸3遊戲實況還有魔獸世界中文維基。如有考據上的疑問盡請見諒,但一切以我個人創作需要為主,謝謝理解。



暴風城的議會進行到了深夜,萊恩拖着一身倦意地回到國王的寢宮。他揮退跟上來的僕從,被貴族們毫無建樹的發言滋擾一整天,他如今身心俱疲,只想圖得一個人的清淨。成為國王,與作為王子最大的不同,他不能再在這樣無聊的會議上加裝認真地旁聽,他需要更多的耐心,更多的包容,甚至更多的智慧,才能從這千百句的廢話裡挑揀出有用的聽取,以不傷及那些自尊的方式陳述自己的建議。


相比之下,他十分羨慕能夠離開暴風城,到北郡修道院照顧他們共同摯友麥迪文的洛薩。遠離這些成日毫無意義的空談扯皮,還能待在摯友的身邊,想必洛薩過得相當地自在快活。儘管他作為國王的守護騎士,洛薩理應跟隨在萊恩的左右,然而自從麥迪文為暴風城擊退了巨魔後魔力爆發,陷入原因不明的沉睡後,萊恩就把他打發到修道院看顧他去了。


這些年,洛薩暴風城與修道院兩頭跑,他總不能苛責他的騎士沒有在這種時候支撐他度過無聊又煎熬的時刻。國王的工作乏味而單調,但這對王國來講,日復一日的重複着同樣的工作,卻是一種恩賜。萊恩認為,他還沒有到忍受的極限,只是像這種時候,他免不了總懷念起三人外出遊蕩冒險的時光,懷念洛薩張揚肆意的洪亮的笑聲,懷念麥迪文捧著書本安安靜靜地在一旁望著他們。


想到這裡,萊恩發現他已經有大半個月沒有能夠找出時間來去北郡看望麥迪文了。守護者的力量令人望而生畏,除了他與洛薩,麥迪文幼年幾乎交不到什麼朋友。他豁出性命守住了暴風城的安寧,人們為他歡呼,為他歌頌,為他建造一座永不傾倒守望城門的巨型石像,吟遊詩人誦唱他偉大的守護者的傳奇,百姓們享受星界法師的庇護下所帶來的安穩。但沒有人為像他或洛薩一樣,願意守護在沉睡的麥迪文身邊。甚至在麥迪文暴動的魔力殺死了他親生的父親埃蘭以後,連原先被指派過去僕人都受不了死亡威脅的恐懼,紛紛逃了回來。萊恩這才不得不將洛薩派了出去。


麥迪文的身邊,只剩下他們了。


萊恩深感愧疚與歉意地推開房門,想著乾脆這幾天抽個空閒的時間,偷偷跑一趟北郡修道院。


正在他踏入宮殿的一瞬間,立即發現房間裡漫著一股異樣古怪的感覺,如同芒刺在背,令人不寒而栗。今夜的寢宮裡沒有點上燈,銀白的月光在漆黑的房中流淌,勾勒出他寢室的大致輪廓,然而,他感覺到潛伏在陰影底下的東西,儘管沒有什麼特殊的氣息,但多年來的冒險經驗,已經讓他足夠機警。他沒有呼叫巡值的侍衛,而是下意識地緊繃了身子,悄悄地往門邊的雕像擺設挪步,他記得那兒有把鋒銳的匕首,足夠在他應對一切可能面臨的危險。


就在此時,窗戶邊的幔幕下,緩緩步出了一道黑影,他身著黑色的長袍,風帽將他的容顏遮掩得嚴實,萊恩瞧不見他的模樣。來人似乎也低著頭,雙手垂在兩側,一副沉寂謙恭的模樣,但萊恩不敢大意,抽出匕首的同時,正要開口質詢對方之際,就聽見熟悉而溫潤的嗓音,低沉地在耳畔響起,“是我。”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彷彿在他耳朵裡炸開似的,他曾以為自己一輩子都聽不到這個聲音了,如今對方卻切切實實地站在他的面前。巨大的驚喜與詫異包裹着萊恩,他整個人都呆愣當場,手足無措。


麥迪文從夜幕的擁抱中緩緩走出,藉著月華的光輝,萊恩終於看清楚這位沉睡多年,似乎無望醒來的摯友。時間並未在他身上停駐,這些年麥迪文在睡夢中悄悄成長,彷彿同他們一同度過了這些時光,他們都不再是年輕張揚的彼此。褪去稚嫩的容顏變得深刻銳利,那雙翡翠般的眼睛裡搖曳閃爍着睿智的光芒,深邃而明亮,卻一如既往地帶著溫潤的笑意,猶如他們昨日才剛剛分別,今日又在月下會面。


萊恩忍不住快步上前,幾乎是撲倒上去般緊緊地擁住了麥迪文,對方似乎被這樣熱情的舉動驚嚇到了,稍微愣了一下,隨後僵直的雙手,才慢慢地拍上他的肩膀。兩個人又像當年一樣,親密無間地擁抱在一起,分享彼此的體溫與呼吸。


“麥德,你醒了!”似乎這才真的反應過來,一切都是真實並非幻夢,萊恩激動得聲音都禁不住震顫,又重複了一遍,“麥德,你終於醒了!”他甚至脫口而出地叫出了麥迪文的暱稱,在他冊封為王子,麥迪文成為守護者以後,他已經很少會這麼稱呼麥迪文了。


麥迪文輕輕地應了一聲,揚起的歡快鼻音洩漏了他也同樣在笑,萊恩試圖為兩人拉開了些許距離,面對面之際,他終於再一次能夠仔仔細細地將麥迪文認認真真地看一遍。和洛薩越發地放浪不羈不同,麥迪文比記憶裡的還要沉鬱,蒼白的臉色,眉目間印刻的疲憊,好似在他甦醒的那一刻,整個艾澤拉斯的和平重擔又重新壓在了他的身上。


他比以前高挑了些,卻因為沉睡而消瘦不少,萊恩握住他的雙臂,不由自主地為他感到痛心,他想要再露出舊友重逢的開懷,可還是無法掩飾他對麥迪文的擔心,“你其實不必這麼晚了還來見我,你該好好休息的。”


“我睡得已經夠久了。”麥迪文自嘲一笑,搖搖頭,“我知道你不會想要只從洛薩口中得知我已經清醒的消息,所以我第一時間就趕來了。”


“我很高興你能醒過來,真的。”萊恩點點頭,他拉著麥迪文到桌子邊上,一邊說着話,一邊尋找扭開油燈的開關。一旁麥迪文見狀,忽而伸過手來,幽藍色的光芒聚攏在他指尖,凝成了一道火焰,他輕盈地一揮手,火光流竄,屋子裡所有的火炬瞬間被點燃,一下子把整個房間照得亮堂。縱然萊恩從小就見識過麥迪文不少的“戲法”,但即便是那時候的守護者,也沒有到無需詠唱就隨心所欲運用法術的地步。一時間,他震驚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我現在已經能夠精準地掌控這股力量,正因為這樣,我才能從沉睡中醒來。”麥迪文說話時,不時低頭看向自己的手掌,然而他的神情並不像是為之而感到高興,反倒被什麼東西困擾着似的,露出了些許不確定的動搖。可惜不等萊恩覺察到這點微妙的情緒轉變,他已經快速地恢復了溫和的表情,略有些抱歉地望向他,說道,“洛薩告訴我,你現在已經是國王了。”


“對,你錯過了我的加冕大典。”萊恩垂着眼,想著那一天舉國歡騰,整個暴風城都洋溢着歡慶的氣氛,每一個都為他帶來最誠摯的祝福,並且都給予他最深切的期待與信賴。他在眾人的矚目下戴上君主的桂冠,高舉着長劍發誓永遠效忠並且奉獻這個國家,傾盡一生之力守護她的臣民不受任何的侵害,當他回過頭,洛薩站在階下為他熱烈地鼓起掌時,萊恩興致高昂之餘,難免仍有一絲寂寞與失落。


左手邊的台階上空空如也,缺席的守護者就像整幅狂歡畫面中孤單突兀的一角,他多麼希望成為國王,擔起屬於他既定的責任的這一天,麥迪文就在他的身旁。如同他們三人以往總是不會錯過對方任何一件重要的事情,他從未想過誰會在他人生的任何重要時刻中不能出席。


直到那一夜,半夜的鐘聲響徹整座城堡,萊恩不得不接受再也不會有奇蹟突然地出現這個事實,他終於在洛薩的勸慰下回到自己的寢宮。對著空蕩蕩的房間,他不禁悲觀地想像,此後他的人生裡,麥迪文或許會永遠缺席也說不定。


“你還錯過了很多,麥迪文。”他望著他,火光照耀下,麥迪文的表情有那麼一剎那變得痛苦起來,一晃而過,又被歉意的笑容替代。


他的守護者在這時抬眼,從揚起的黑袍中,憑空摸出了一個黑曜石沙漏,遞到他的手上。萊恩愕然地接過了沙漏,只見金色閃耀的沙子在透明玻璃瓶中自上往下地不斷流逝,永無止息,怪異的是,上半個沙漏的沙子不曾減少半分,下半個沙漏的沙子彷彿永遠填不滿。他狐疑地看向麥迪文,對方鄭重而認真地說道,“這是我的補償。”


“一個沙漏?”饒是看慣了法師戲劇性的表演,對著眼前古怪的沙漏,萊恩依舊看不出端倪。他並不認為麥迪文遲到數年,千里迢迢送來的這份禮物,只是猶如擺弄時間,操控光陰的戲法遊戲。


守護者牽動了嘴角,微微一笑,幽深的眸中閃過一絲決然的光芒,又似乎參雜着稍縱即逝的一抹脆弱與掙扎,最終,匯聚成了最堅定的眼神。宛若時光倒流回溯,讓萊恩回憶起那一日,麥迪文臨危不懼,從容不迫地站在暴風城外的巨魔大軍面前,以一己之身,力挽狂瀾。


他看著他的背影,狂風席捲,驚雷鳴動,他高舉法杖的身姿,就像一座屹立不倒的城牆,堅定不移地橫亙在敵人與他們之間,那樣誓死決絕的氣魄,如同咒文浮空時激發出耀眼灼然的光芒,狠狠地烙印他的腦海與心底,至今銘記,不敢或忘。


只聽麥迪文以不容置疑的聲音,說道,“不,萊恩,這是守護者給予國王陛下的祝福。”神秘的雙眼,如同被什麼東西點燃了一般,忽而愈發地清晰銳利,萊恩不由自主地被對方耀目的神采吸引,怔怔地注視著他。耳邊傳來的話語,一字一句,斬釘截鐵,宛若誓言,忠貞得再無逆轉的餘地。他的守護者對他如是說,“沙漏象徵著艾澤拉斯永恆的繁榮昌盛,沙子一天沒有流空,你與暴風城都將萬古不墜。”


這一刻,萊恩忽然意識到,這是麥迪文獻給他的,存在於這世上最昂貴也最浪漫不過的禮物了。


=

麥迪文大大男友力再高還是要被國王推XD

所以請不要誤會CP!

標麥迪文中心是因為雖然貫穿始終雖然是萊麥,但說到底我想講述的還是麥迪文的故事而不是萊恩國王的故事(咦?)。名字取“Raven(渡鴉)”也是這個緣由,具體往下看就明白了,我不多說。儘管我覺得名字基本上劇透了這個故事並不太可能是糖,不過我盡可能地多私心地塞點CP糖好了XDD

又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寫過這種風格的文,還在復建中,有什麼問題請不要見怪!

最後,我表示麥迪文大大真的棒!我特別喜歡他!

评论(21)
热度(84)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