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主要以歐美圈/其他雜談為主
偶爾吐吐槽
少量三次元

特別說明:
你懂的:燉肉專用/加密
乜嘢:蒼穹同人/雜談
無水汪洋:布袋戲同人/雜談
烏魯克往事夢中夢:Fate同人/雜談

歡迎交流。

【JayTim】兩個人的愛好(完)

曾有不少人誤會過,傑森那養花養草的栽培愛好,是他死而復生之後才有的。畢竟第二代羅賓還活躍在哥譚市的夜空那會兒,韋恩莊園也沒有多出一個小園丁。


事實上,早在犯罪巷那陣子,傑森就有這個不為人知的興趣了。


當然,那時候稱不上是園藝或者栽培,所謂的花花草草,大抵難入旁人的眼。左右不過就是些雜草野花,生長的狹縫之中,靠著一點雨露,一縷陽光,苟延殘喘地活著。


傑森養著它們,也沒有那麼多講究,不像現在,澆水施肥都有定時的裝置,即使他出門在外,他的花花草草繁茂依然。若是遇上他在,修剪枝葉稱得上是他閒暇時少數可以精神凝視幹的活了。


但是,在人都活得萬分掙扎的時候,又有誰真的指望那些草木能夠枝繁葉茂呢?


那時候,傑森把它們種在最普通的塑料罐子裡,底下穿幾個洞,泥是外頭隨便撿來的,水是用剩下的。幾個罐子高高低低地擺在窗台邊上,靠著巷子裡狹窄的天幕下,漏下來的一點點的陽光,愣是讓他的小花小草撐過了一季又一季。


傑森當時想,這些花啊草啊,生命力確實頑強,半點沒有嬌生慣養的陋習。


它們總是迎著夾帶腥臭之氣的風,傲然而立。


或許,誰都叫不出它們的名字,也沒有人真正在意過這些植物的死活,人們從巷子裡匆忙走過,毫無自覺地踩過從地縫裡鑽出來的最卑微的植物,死了,活了,於他們而言根本全無意義。就連傑森自己,都在乎不過來。


然而,就是這些低微的生命,總是堅定頑固地生長在那兒,惡劣的環境,無人關心的死活,阻止不了它們自泥塵中再次挺直腰板,驕傲地面向陽光。


比起欣悅地觀賞自己的種植成果,傑森大多數只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刻,借那麼一點星光月色,盯著窗台的幾朵小野花,幾簇小野草看,與它們說說心底里的話。它們一點都不起眼,甚至大部分時間裡都蔫蔫的,卻是傑森少數能夠傾吐的對象。草木無情,始終一言不發,傑森倒毫不在意。


再後來,竟也再沒有一個人,值得傑森說那麼多的心裡話。


=


提姆對電玩的熱愛,倒確確實實是後來才培養起來。從前,他似乎只有看書與攝影這兩個稱得上是興趣的事物。追逐蝙蝠俠與羅賓,反而更像是一股執念,秘而不宣,自得其樂。


起因大概是無聊。剛剛成為羅賓那會兒,提姆總有股得償所願又百無聊賴的莫名空虛的情緒,他遠離了書刊與攝影器材,又不願意把精神完全投入到無休無止的遏制犯罪生涯之中,便開始學著身邊的同學,玩起了腦袋空空的遊戲。


對於遊戲,提姆並不十分沉迷。他一輩子大抵只沉溺過一樣的東西,而今更是把自己往後的一生都奉獻在了裡頭。可他確實喜愛打遊戲。他可以為了一款新出的電玩,竊取一切的時間,在人們以為他專注於學業,工作或者是晚間事業的時候,實際上大部分的時間裡,他也許都在玩遊戲。


一心多用應該稱得上是提姆少數值得為之驕傲的技能了,假裝認真嚴肅,也能算得上成就之一。提姆極少機會被人揭穿,即使號稱最偉大的偵探蝙蝠俠也不一定做得到(儘管有些時候提姆認為布魯斯只不過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值得高興的是,提姆也沒有大部分人想像的那麼繁忙。空閒的日子裡,他往往睡到日上三竿,起來便開著遊戲。他對各種電玩涉獵很廣,卻從來不碰網游。根深蒂固的某種危機感,讓他總覺得在網上暴露自己是不明智的行為。他時不時會給遊戲公司寄去一些反饋意見,久而久之,甚至有些遊戲工作室願意給他寄來新遊戲的試玩版。提姆從中得到的不僅有體驗的樂趣,往往伴隨而來的還有許多限定版的贈品。


遊戲是一種消遣,偶爾也成為一種宣洩。


提姆不喜歡對任何人生氣,這不代表他沒有脾氣。恰恰相反的是,冷靜持重的紅羅賓,表面下卻是一座澎湃激昂的小火山,他的怒火從來不比眾所周知的“壞傢伙”紅頭罩少,他也時常會陷入無可名狀的暴躁。他在生活中見過太多的不幸與不公,他的義警生涯裡有太多的無奈與無能為力,提姆從來不曾無動於衷。


但他深知這座城市與他們這些的生命裡,永遠不可能跟最糟糕的那部分決裂告別,他更願意相信,有壞的,總會也有好的。一如他喜愛的那些遊戲,如果熬不過BOSS的關卡,便與大團圓的完美結局失之交臂了。


=


與其說是一篇CP文,不如說是兩個各自獨立的部分。所以即使標了CP,但作為單人向的文來看也沒關係!

傑森的部分是之前給華華簽的段子,恐怕和原來已有些出入了,感覺可能是第一次寫的時候更好。提姆的部分是後來因為華華的圖所以補充上的。雖然好像作為聖誕賀文稍微有點坑爹,甚至和聖誕都沒有什麼關係,不過我倒覺得興趣愛好說不定也是個值得一探的好話題。擅自展開了一些妄想,如果大家喜歡那就再好不過了XDD

祝大家聖誕快樂!


评论(6)
热度(50)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