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AO3放什麼你們懂的
偶爾吐吐槽
歡迎交流

【綠紅】風沙與星塵-番外(上)

×前情提要:《風沙與星塵》

×特別說明:第一人稱注意!旁觀者視角注意!



我叫凱爾,是一名星際遊醫,我來往不同的星球,治愈那些受過傷害的生命。與此同時,我還是一名畫家。


最初那會兒,我僅僅只是一名畫家,每顆路過我星球的流星,為我帶來靈感和故事。我會將它們一一描繪出來,有些自己收藏,有些贈送給星際的流浪者。然而,我並不出名,相比起我作為遊醫的名聲,知道我是個畫家的人實在太少太少了。


我是怎麼樣成為一名星際遊醫的?這是另一個漫長的故事了。其中涉及一些浪漫,一些冒險,一些懸疑,關乎到宇宙的存亡,星星們的誕生與毀滅。如果我要將我一生的故事畫下來,那得畫到天荒地老。不,我對一再地講述這些過往已經毫無興趣了,我更希望向你們講述提燈者的故事。


在整個宇宙中,在那麼多個我所聽說過的故事裡,只有提燈者的故事,我會不厭其煩地說上一遍又一遍。他是我見過最酷的人,也是最浪漫最無可救藥的男人。


時至今日,我仍然清晰地記得我與提燈者的初遇——那時候我才剛剛成為星際遊醫,而他還沒有成為提燈者,他只是一名漫遊太空的星際流浪者。但他和他的那盞提燈太有名了,遇見他以前,我彷彿同他相識已久——我們在歐阿上相遇。


我在一次行醫中遇到了難題,只有宇宙中唯一全知全能的歐阿之書能夠解答我的疑問。我來到歐阿,和從前那麼多次我拜訪這個星球一樣,守護者們冷淡卻禮貌地招待了我,向我展現了歐阿之書。我的問題很快得到了解答,儘管那並不是一個令人開懷的答案,我的任務至此已經完成了,這世上總有無法拯救的生命與無法逆轉的死亡,作為一名遊醫,我早該習慣。


我沒有立即離開這個星球,重新踏上我的旅途。估計當時的我有些沮喪,我坐在星球的邊緣,看著日出與日落,感慨人生起落的無可奈何。而提燈者——噢,他還未成為提燈者,是哈爾·喬丹——哈爾那時候就坐在星球邊緣上的另一端,腳邊是他永遠不會熄滅的提燈。


甘瑟告訴我,他同樣遇到了難題,他找到了答案,然而他卻不知道這究竟算不算是一件好事。


我好奇他的故事,待日落以後,便唐突地上前打擾了他的沉思。顯然他不是一個冷漠高傲的人,恰恰相反的是,哈爾既熱情又爽朗,他爽快地跟我分享了他的故事,他和他的星星,他和他的提燈,以及他和他的飛行員。我聽得入了迷,恨不得當場就拿出紙筆,把整個故事記錄下來,往後的旅行裡,我就可以逐漸地將這個故事以繪畫的形式展現出來。


我向哈爾提出了這個想法,他並沒有拒絕我,『要是你以後畫完了,可一定要給我看,大畫家。』


我說我不是什麼有名的畫家,沒有多少欣賞我的那些故事。哈爾卻充滿信心,他認為有朝一日想起我,會先想起我的畫,而不是我的醫術。我不知道他哪兒來的盲目自信,可看著他的樣子,一瞬間我也充滿了同樣的信念與希望。好像一切都會成真似的。


哈爾就是這樣,一個總是樂觀積極,又毫不猶豫的傢伙,他可以為了他所相信的一切而一往無前。我憧憬他那樣無畏的意志與勇氣。我想,要不是他當前眼下的那個決定實在太過決絕,他也不至於在歐阿徘徊那麼久。他看起來就是那種隨時準備出發,而不是習慣躊躇不前的人。


他一定很難受,我覺得。然而,叩心自問,如果我面臨着同他一模一樣的選擇,我又能夠真正地下決心去承擔任何一個選項的後果嗎?我不知道,無論哪一邊都太重要,也太艱難了。


換作是你們呢?


當你為了點亮宇宙中唯一屬於你的那顆星星,為了讓它成為整個宇宙最明亮的那顆星,帶著一盞神奇的提燈踏上了旅程。你知道,你所需要做的就是收集全宇宙的星光,或者是這世上唯一一種不可被磨滅的情感。你在一個一生只能夠抵達一次的星球上,得到足以媲美全宇宙星光的情感,那是那個星球上你最愛的那個人送給你最美好的一份禮物。一開始你並不知道你得到了它,你懷著不捨的傷痛,永恆的思念再次踏上你以為遠遠還沒有結束的旅途,卻突然發現,你成功了,你可以回到你的星球上,而你的星星將會變成遼闊的宇宙中最閃耀的那顆星星。這時候,你感覺不到喜悅,再沒有出發之時奢望得無與倫比的快樂。你只覺得悵然若失,你僅剩的念頭就是回到你再也回不去的那個星球上,再見你愛人一面。結果,一個殘酷的選擇題橫亙在你的眼前——畢竟,沒有任何的獲得,是不需要付出代價的。


沒有星光的星球,離開以後便再也找不到回去的道路。只有唯一一個方法,宇宙誕生之際,黑暗混沌之中,發出第一縷光明的那盞燈,會指引出任何一個黯淡星球的方向,擁有這盞燈的人,便可以抵達任何他希望去到的星星上。然而,成為提燈人的代價是,從今往後,再也沒有一顆星星能夠令提燈人長留。提燈人守護宇宙長明不滅的光芒,需要絕對的公正與無私,他背負了責任,承擔着義務,他往來於各個星球之中,驅散黑暗,懲罰奸邪,照亮迷途,指引方向,他是宇宙中最偉大的騎士,卻也是一個沒有家的流浪者。


哈爾面臨得恰恰就是這樣一個選擇:成為提燈者,告別他的星星,熄滅的星星最後會隕落在宇宙深處,化為無盡星塵,從此以後,哈爾再也沒有可以回去的家,這個宇宙中,再也沒有屬於他的那顆星星。或者,他選擇回到他的那顆星星,與他深愛著的那個人的星球永遠地告別,直到他們其中一人死亡,都只能夠隔著茫茫宇宙遙遙相望。


如果你便是哈爾,你又會選擇恆久的寂寞,還是短暫的愛情呢?


我難以想像。直到我離開以前,哈爾都沒有真正地作出決定,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大概可以猜測到我下次再見到哈爾的時候,恐怕並不會是在他的星球上。但是當時,我真的不敢斷言,這個男人孤注一擲的浪漫,是否真的會那樣地無可救藥。


很久以後,我才輾轉得知,我是完全沒有機會見到那顆屬於哈爾的,我從未見過,卻再也不可能見到的星星了。然而,我並不遺憾。相比之下,我反而對哈爾提到的那個一生只能夠抵達一次的星球真正地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我想著,如果哪一天我累了,再也不當遊醫,那麼,我就會到那個星球上去,把這些星星們的故事全都畫下來。也不清楚是為什麼,我的想像裡,我始終相信著這些故事會被那個星球上的人們所喜歡,到那個時候,人們就只記得一個叫凱爾的畫家,而並非一個叫凱爾的星際遊醫了。


就像哈爾所說的那樣。


就像哈爾令我相信的那樣。


=

下篇的敘述者就是艾瑞斯了,畫家和記者,選擇了這兩個角度對我來說其實蠻挑戰的。但,嘛,反正正篇都把哈爾和巴里的故事講得差不多了,後日談就換別人來吧XDD

我個人還是蠻喜歡寫旁觀者角度的,但就是第一人稱有點苦手。

评论(7)
热度(73)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