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偶爾吐吐槽
有問題請走Ask,情感諮詢也OK
歡迎交流

【綠紅】風沙與星塵*(完)

×謹以此文獻給我最愛的小王子,聖埃克絮佩里先生。

×梗概:飛行員巴里·艾倫在一次飛行事故中遇到一個名叫哈爾·喬丹的星際流浪者。


我小的時候非常喜歡畫畫,我曾經畫過一盞燈,它最初出現在我的夢裡,最後在我的幻想世界裡安了家。那不是一盞普通的燈,它不需要世間的燭火,因此它被漫天璀璨的星光點亮,即使在最黑暗的夜裡,這盞燈也始終散發着溫暖而柔和的光芒。


我將它畫了出來,展示給大人們看,我告訴他們,這並不是一盞普通的燈,然而,沒有一個人明白。他們都說,“你很有繪畫天賦”,或者“你畫的是床頭的那盞燈嗎”。


難道他們都看不見藏在燈裡頭的那些星星嗎?那時候的我感到十分疑惑。


但漸漸地,我突然意識到到,除了我自己,沒有人相信這幅畫裡的這盞燈滿載了星光。之後,我再也沒有把這幅畫給過任何人看了,因為這個世界沒有一盞燈不需要燭火,而需要繁星。再後來,我忘了這張畫究竟被我藏到哪裡去了,連同我的繪畫技能,以及那些大人們不屑一顧的奇思妙想。


我想,這意味著我已經長大了。


=


飛行對於一個飛行員來說,通常與浪漫冒險並無多大關係,它很多時候意味著枯燥與危險。許多人眼裡的壯麗浩瀚的星空和雲海,於飛行員而言,則是他們必須解開的謎團,危機總是隱藏在美麗事物的背後。飛行員們無暇欣賞,他們全神貫注飛行的本身,安全地起飛,安全地航行,安全地降落。更多時候,當他們處在幾萬英尺的雲端之上,盤旋在腦海裡揮之不去,永遠是下一個城市的小酒館,唱歌的吉普賽女人,熱情好客的老闆,旅店鬆軟的被褥枕頭,腳下嘎吱作響的木質地板,以及——遠在地球另一端家裡的一盞燈,一頓飯,一個笑容。比起廣袤無垠的寂靜高空,他們思慮總是渺小如塵,微不足道。


巴里·艾倫就是這樣一個飛行員。他環遊世界,去過絕大部分人一輩子都到不了的地方,見過太多尋常人難得一見的風景,他通常與山川河流,原野森林,沙漠大海為伴,他穿梭在星雲之間,同寂靜無聲的孤獨作鬥爭。他總是懷念家裡亂糟糟卻暖洋洋的被窩,陽台瘋長的綠色植被,冰箱裡的奶酪芝士,總會姍姍來遲的外賣批薩。還有鄰居家那隻惡魔般的貓咪,天使一樣的小狗,他煩人的侄兒纏著他講故事時的尖銳卻歡快的笑聲。


每一次,他都拼盡全力地要回到他的城市,他的家。從廣闊的世界,再次縮回他的一方小天地裡。直到下一次,他不得不起航,跨越半個地球,在風沙與星塵中繼續飛翔,與寂寥默然的天穹為伴。


每一次,他都有理由不得不回到安穩狹小的生活裡。他也總有理由,再次闖入未知廣闊的航行中。他的生活就像這樣構築在現實與虛幻之間,腳踏實地的時候是平凡而重複的現實,無邊無際的飛行則是孤獨而危險的幻夢。


而這一次,他為的是侄兒的禮物。去年的時候,他就答應過沃利(*),他將會送他一件全世界最美妙的,一件前所未見的神奇禮物。他花了大半年的時間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他在每一座城市裡尋找,問了無數的人,可他們的回答都太普通了,彷彿這個世界根本不存在這麼一件東西。


巴里不是個輕而易舉放棄的人,他決定選擇一條最危險的航線,那條航線上,有太多世人花一輩子都未必得見的事物,他猜想他將會在那兒找到可以送給侄兒的禮物。


但在他還沒有找到禮物以前,他的飛機就在撒哈拉沙漠上發生了事故。他被拋棄荒無人煙的沙漠之中,只有他和他的飛機。便是在這樣的絕境裡,他遇見了哈爾·喬丹。


哈爾·喬丹是巴里這輩子見過的最奇怪的人,他總在飛行,行走在不同的城市,甚至高山大川,荒野叢林都遍布他的足跡。他見過許許多多各色各樣的人,卻從沒有遇到像哈爾這樣特別的。


他是一個寒冷的晚上出現,手上提著一盞燈,散發著溫暖而柔和的光芒,不是搖曳的燭火,更像是璀璨的星光。巴里遠遠就看見一點微光,逐漸地,變得更亮,越來越亮,光暈裡模模糊糊地出現了道人影,慢慢地,慢慢地,變得清晰起來。直到哈爾走到巴里的跟前,他才完完全全看清楚了這個人,他套著一件老舊的飛行夾克,帶著條紅色的圍巾,他似乎沒有半點風塵僕僕的樣子,更像是在月夜下閑庭漫步。他先是衝巴里露出了一個比漫天繁星還要耀眼的笑容,然後高興地說道,“晚上好呀,我可總算在這個星球上遇到一個人了。”


男人有一雙明亮的眼睛,閃爍着神采飛揚,和頹靡沮喪的巴里全然不同,他興奮且興致高昂,好像對他來說,這並不是一個糟糕的杳無人煙的大沙漠,而是這個世界上最棒的地方。


“你好,請問你是……”


“我叫哈爾·喬丹,你可以叫我哈爾。”哈爾長得十分帥氣,他的俊俏和地球上絕大部分“好看”的男人都不一樣,而是帶著點神秘又浪漫的危險氣息。巴里想,如果他也是一個飛行員,那他將是與他們都截然不同的飛行員。航行對他來說不是枯燥乏味,戰戰兢兢的危機之旅,而將是最偉大最有趣的冒險。然而,哈爾並不是一名飛行員。他對巴里說,“我是一名星際流浪者,我正在為我的提燈收集全宇宙的星光。”


如果放在不久前,巴里一定會覺得哈爾給他開了一個拙劣的玩笑。但是,他已經在沙漠裡困了許久,除了他的飛機,他一無所有,這裡也空無一物,直到他遇上哈爾。因此,無論哈爾接下來要講述什麼樣的故事,他都將會無比地感興趣。反正這個男人的故事,也不可能比他現在的遭遇更糟糕了。


他沒有想到的是,他得到的卻是這世上最離奇,最曼妙的一個故事。


=


哈爾·喬丹擁有一顆星星,儘管這顆星星很小,但總歸是屬於他的星星。只是這顆星星幾乎什麼都沒有,除了一盞不會發亮的提燈。如果哈爾要點亮這盞燈,那他就必須在每天日落的時候,將最後一縷陽光收集到,否則,他就要度過一個漆黑寒冷的晚上。然而,這縷陽光只能夠支撐一個晚上,清晨時分,太陽即將升起來之際,他的提燈就會熄滅,又再次成為一盞不會亮的燈。


於是,他便日復一日地,過著同樣的生活:在提燈熄滅的那一刻醒過來,坐在星星上等著日出,然後在日落以前收集到一縷夕陽,點燃那盞提燈,最後又在溫暖的燈光下緩緩睡去。


他從來不認為這樣的生活有什麼問題,直到某一天,一顆流星經過了他的星星。那顆流星給他帶來了一個消息,他的提燈這個宇宙最珍貴的寶物,只要哈爾收集完了全宇宙的星光,這盞燈就會一直一直地亮著,再也不會在清晨的時候熄滅。並且,它會使哈爾的星星成為全宇宙最明亮的那顆星星,即使是宇宙中最深處的黑暗,這顆星星的光芒也能夠照亮。


哈爾問流星,它是哪裡知道這個消息的。


流星告訴他,是距離這裡非常非常遙遠的一顆星星上,上頭住著無所不知道的藍色的小人,它就是從他們口中得知的。


哈爾又問,他要怎麼樣才能夠找到那顆星星證實這個消息的真假呢?


流星遺憾地說,它早就忘記來的路了。因為流星的記憶非常短暫,只有在它一閃而過的時候,別人告訴它的事情,它才記得最清楚。


哈爾感謝流星為他帶來這個消息,既然他沒辦法從流星那兒知道更多關於他的提燈的事,那他只好踏上他的旅程。如果流星說的是真的,那麼他沿途也可以收集那些星光,提燈也許就會慢慢地被點亮。


跟流星告別以後,哈爾就開始了他的星際漫遊。他不知道這個宇宙裡總共有多少顆星星,也不知道要花費多少年才能夠收集完這些星光,但他意識到,過去的生活對他而言已經不堪忍受了。他需要廣闊而偉大的征程,一個虛無飄渺的目標,和浩瀚無垠的宇宙,正是最好的選擇。


他耗費了許多的時間,走訪了許多的星星,有些星星的主人,慷慨地贈予了他的星光,有些星星的主人,卻需要他用某些東西來交換,還有一些難纏的主人,讓哈爾費盡心血好不容易才掙來一點星光。但哈爾完全沒有可以抱怨的理由,因為每一顆星星對他來說,都十分有意思。


他遇見過剛剛誕生的星星,也遇見過即將毀滅的星星,他遇到過全宇宙最好說話最樂於助人的人,也遇到過全宇宙最難以忍受最彆扭偏執的人,他遇到過豪爽坦蕩的女戰士,也遇到過善讀人心的綠皮人,還有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人。他們有的人是半人半機械,有的人一半時間是神明一半時間是孩子,還有的人既可以生活在陸地也可以生活在海洋裡。哈爾不僅收集他們各自的星星上的星光,他還收集他們的故事。


等他終於來到了流星所描述的那顆住著藍色小人的星星的時候,哈爾已經擁有了幾乎半個宇宙的星光,以及半個宇宙的故事。


小藍人們招待了他,他們一些擁有名字,一些並沒有,但他們都自稱“守護者”。守護者告訴哈爾,他們守護這個宇宙最初和最終的故事,以及這個宇宙所有的知識,因此,哈爾所有的問題都可以在這裡得到解答。


於是,哈爾便問守護者們,他擁有的這盞提燈真的是這個宇宙中最珍貴的寶物嗎?是否只要他收集所有的星光以後,這盞燈將長命不滅,讓他的星星成為宇宙中最明亮的那顆星星呢?


守護者便回答,知曉答案的其實並不是他們,這個星球上有一本歐阿之書,它記載了從宇宙之始到宇宙終結的所有事情,而他們將會哈爾展示這一本書的內容,哈爾會在裡面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哈爾怀揣着問題翻開了歐阿之書,這本書告訴他,他的提燈曾是這個宇宙中最初發出光芒的那盞燈,然而,這些光芒最終分散到宇宙的每一顆星星上,因此,這盞燈便再也沒有亮過。如果哈爾希望它再次亮起來,那麼他就需要將整個宇宙的星光都收集回來,才能重新點燃這盞燈。但是,從最初的光明裡頭,還誕生了另一些東西,所以,還有另一個方法可以永遠地點亮這盞燈,只要哈爾可以找到一樣看不見摸不著卻真實存在的東西,就代替整個宇宙的星光。


哈爾不明白,什麼是既看不見又摸不著到卻真實存在的東西,可是,歐阿之書再也沒有回答他,守護者們也不清楚。


“也許你可以在你接下來的旅途裡找到你想要的答案。”其中一個叫甘瑟的守護者告訴他,“我知道在宇宙中,除了你的那顆星星,還有一顆星星不會發光,然而即使在宇宙最深處,我們還是能夠看見那顆美麗的藍色星球。或許,那兒會有你的答案。但是,你要記住,沒有星光引導的星球,只要離開了,便再都回不去了。就像你離開你的星星以後,除非你點亮手中這盞提燈,否則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那個‘地球’的地方,你一生也只能夠抵達這麼一次。”


“好。”哈爾向守護者們道謝以後,準備再次踏上他的旅途,“我會在收集完半個宇宙的星光才到地球上去,並且在那兒歇息夠了再離開。要是我足夠幸運的話,說不定那時候我就找到回家的路,那樣我就可以為我的星星帶去全宇宙最耀眼的光芒。”


=


“……直到這盞燈有一半的時間會亮起來,我就知道我已經收集了半個宇宙的星光。所以,我就到地球來了。”哈爾和巴里肩並肩地坐在砂礫上,提燈照得他們暖洋洋的,連夜裡頭最陰冷的寒風,也無法傷害他們。“我在沙漠裡走了好久,卻一個人都見不到,一隻叫卡蘿的沙狐告訴我,只有在城市裡才會有人。沙漠裡頭太寂寞了,她便陪我走了一路,後來她說她要回去了。因為我對她來說,和千千萬萬的人類沒有區別,她對我來說,也和千千萬萬的沙狐沒有區別。她說,除非我馴養了她。可我要怎麼把卡蘿帶回我的星星?於是我只好同她告別。沒想到,才走沒一會兒,我竟然就遇到了一個人類。我遇見了你,巴里,這真是一個了不起的奇蹟!”


巴里卻知道,對他來說,哈爾·喬丹才是一個真正的奇蹟。星際旅行者為他講述了自己的故事,為了回報哈爾,巴里也把他的故事告訴他。可他的故事和哈爾的比起來,實在乏味至極,他在雲層之上飛來飛去,然而,從來沒有想像過在那之上的遼闊宇宙,那些宇宙中散發着微光的星星,有著那麼多奇妙的故事。


但是哈爾聽得津津有味,他在巴里遇到危機的時候感到緊張,因巴里每一次成功的起飛與降落而歡呼,他沉醉在巴里飛行的幻夢之中,彷彿那比他路過一顆又一顆星星都要精彩絕倫。


“你是我遇到最有意思的一個人了,巴里。”蒼茫的月色之下,哈爾驕傲而自信地向著泛著銀光的廣闊沙漠宣布到,他的目光伴隨着巴里無聊的故事徹底閃亮了起來,他的笑容如同他的提燈那樣,在黑夜中閃閃發光。巴里幾乎移不開視線,他感到窘迫,感到不好意思,與此同時,他的心卻隨之而起舞,飛揚。一瞬間,他猶如翻飛在雲海之中,霧氣與雲層刮過他的肌膚,並非徒留冰冷與疼痛,它們像棉花,像薄紗,輕撫過他的臉頰,他的雙眼,他的指掌。飛行不再充滿四伏的危機,而是雲和風和星光編織的詩篇,樂章,最終譜寫成吟遊詩人婉轉吟唱的未可知的冒險故事。哈爾望著他,全心全意地,“要是你修好了你的飛機,一定要讓我參與到你的旅程裡去。”


“好。”巴里聽到自己差不多立即就答應了,像是多麼熱切急不可耐似的。他應當為此羞澀,可他卻真真正正地希望與哈爾分享一次飛行。他忍不住問道,“如果我找到送給侄兒的禮物,你願意與我一同去參加他的生日派對嗎,哈爾?”


“那是當然的。我以前可從來沒有被邀請過去什麼派對。”哈爾從懷裡掏出了一個長條形的禮物盒子,裡面躺了一支漂亮的玫瑰,“你看這個禮物可以嗎?這可是宇宙中獨一無二的玫瑰。”


“地球大部分地方都種植着玫瑰,這差不多我們這兒最普通的花了,天才。”巴里不想打擊哈爾的熱情,可這並不能夠成為送給他侄兒的最好的禮物。


哈爾瞪大了眼睛望著他,似乎難以置信,不過他很快又再次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這絕對是獨一無二的玫瑰。我在一個馬戲團的星球上換到了它,帶著它在星際裡遨遊,儘管它看起來和地球上的玫瑰沒有兩樣,但是,難道你能找到一支漫遊太空的玫瑰嗎?”


“我的確找不到。”巴里搖搖頭,這聽起來確實很吸引,然而,他要怎麼跟沃利說,這支看起來和地球上所有玫瑰都長得一模一樣的花,實際上曾經在一個星際旅行者的懷裡遨遊過遼闊宇宙呢?“可是它仍然和所有的玫瑰都長一模一樣啊。”


“的確。雖然卡蘿告訴我,重要的東西眼睛都是看不見,然而,你的侄兒又怎麼能夠用心就感受出來,這支玫瑰的獨一無二呢?”哈爾困擾地撓撓頭髮,他們沉默了許久,都沒有想到任何一個辦法。突然,哈爾高興地一拍大腿,“我有辦法了!我從我的提燈裡取出一點點星光來,灑在這朵玫瑰上,提燈的光芒集合了半個宇宙的星光,足以為它證明,它有別於地球上所有的玫瑰。”


“這樣的話,你的提燈不就會變得黯淡了嗎?”


“沒關係,等我收集完剩下那半個宇宙的星光,它還是會成為整個宇宙中最耀眼最明亮的珍寶。”說著,哈爾打開了他的提燈,取出一點點的星光鋪灑在那朵玫瑰上,玫瑰的花瓣上浮現了點點星芒,像鑽石塵埃,哪怕只有那麼一點點也璀璨奪目。


巴里心想,這可真是這世上最完美無瑕的一件禮物了。


“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樣感謝你了,哈爾。”


“那就修好你的飛機,帶上我去參加你侄兒的生日派對吧。”


=


巴里花了整整三天,飛機的引擎再次啟動,然而,他卻因為太過勞累而病倒了。每當夜幕降臨之際,刺骨的寒風總會讓他更加難受,幸虧有哈爾的提燈,他們躲在飛機裡頭,親密地靠坐在一起,圍著提燈取暖,他的病情才沒有加重。


然而,有一天夜裡,哈爾的提燈卻沒有亮起來。


“一定是我早上去找水的時候走得太過匆忙,忘記把它熄滅了。”如果沒有了提燈溫暖的光芒,沙漠的晚上對於病中的巴里來說太過難熬,哈爾懊悔地將他摟在懷裡,祈禱著夕陽不要太快從地平線上消失。“如果我更小心一點,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沒關係,早上也有點冷,如果沒有了提燈,你離開的時候我也無法安眠。”巴里輕聲地咳著,儘管他竭力地想要假裝機艙沒有那麼寒冷,但他的身體卻顫抖不已地蜷縮在哈爾的懷抱之中。


太陽最終還是落下去了,最後一縷陽光從地平線上消失。巴里冷得沒辦法再說話,他咬緊牙關,抓緊了身上的衣物。哈爾緊緊地抱住了他,想像著如果此時此刻他找到了歐阿之書所說的那件既看不見也摸不著的事物,或許巴里就不用受苦了。他可以點燃他的提燈,他們會像前幾晚一樣安穩地度過。然而,他走遍那麼多的星球,卻仍是沒有一個人知道歐阿之書上所說之物到底是什麼,哈爾曾經想過,也許即使他遍尋整個宇宙,收集了所有的星光,都不會再找到了。如今哪怕他再需要,又怎麼能夠奢望在片刻之間就有所獲呢?


他牢牢地盯緊了眼前的提燈,即便是那麼一小會兒,他也希望它可以再次為巴里亮起來。這樣的徒勞無功到了後半夜,成了絕望而強烈的念想——巴里又開始發燒了,他在夢中囈語,額上滲出了冷汗,他的臉色越來越蒼白,手心越來越冰涼。哈爾害怕得要命,如果巴里再也醒不過來了要怎麼辦,就是因為他的一時大意,就是因為那盞始終不肯回應他的該死的提燈。


亮起來。哈爾在心裡頭吶喊。亮起來吧,如同最初照亮了漆黑混沌的宇宙,為了我,為了巴里,為了此時此刻,請亮起來吧。


他一遍又一遍,反复地祈禱着,期盼著奇蹟的降臨。


然後,他的提燈亮起來了,像他開始收集星光那會兒,聚攏着微弱閃爍的光,一點又一點,慢慢地擴大,開始變得明亮,開始變得溫暖。哈爾驚喜地望著那逐漸擴撒的光暈,空氣中漸漸回暖的溫度,猶如飛躍過星河,興奮莫名,想要瘋狂地歡呼喊叫。


他點燃了那盞燈,沒有星光,沒有別的東西,只有他的禱告,他的訴求,而他的提燈回應了他,在絕處中透出了那一絲的希望。


哈爾心神蕩漾,恨不得巴里能夠看得見眼前這一幕——但巴里還在病中,或許昏迷了——他想起來這個,連忙低下頭去看懷中的人。燈光驅散了艱苦的嚴寒,巴里的眉頭正緩緩舒展,他也許還燒著,可他終究會好起來的,他們都會好起來的。


卻在這個時候,提燈再次熄滅了。


哈爾慌張地急忙抬起了頭,無措而茫然。他全神貫注地看著那盞燈,想要知道它為什麼又不亮了,忽然,提燈又一次地亮了起來。這一次,哈爾終於明白了,提燈依靠他強烈的意志力與集中力點燃的,如果他分神了,那麼燈就會滅掉。


這意味著,為了巴里,他不得不一整個晚上牢牢地看著這盞燈。


但沒關係,因為只有這樣,巴里才會好起來。他們才會好起來。


=


這件事給了哈爾一個啟發。


他意識到,歐阿之書所說的那樣看不見又摸不著的事物是什麼了。這玄妙之物不僅能夠點亮他的提燈,還能讓地球這顆不會發亮的星星在宇宙中也足可被人望見——那是人類複雜而奇妙的情感。


可是,那麼多的情感,各種各樣,到底哪一種可以使他的提燈永遠地亮著,並且成為宇宙中最耀眼的光芒呢?


哈爾不知道。


他在巴里恢復的期間嘗試給提燈灌注了種種不同的情感,可惜,這些全部都支撐不到一天。


找到這無形之物實在太難了。哈爾想,這甚至比收集全宇宙的星光都還要難。


=


巴里好了,他的飛機再次起飛,帶著他和哈爾重新回到人類的城市。哈爾第一次來到這麼多人的星球,他對每個路過的城市都充滿了好奇。


“你知道嗎,每個不同的城市,都像我曾經路過的星球。”哈爾興致勃勃地跟巴里分享那些見聞,比如總是陽光燦爛的大都會像遇到克拉克的那個星球,那裡的星光特別璀璨,遠遠望去就像一顆燃燒的小太陽。而陰沉沉的哥譚則像是他遇到布魯斯的那個星球,森冷的霧氣籠罩着,星光模糊而曖昧,但那裡卻擁有最美麗的日出與日落,哈爾曾在布魯斯的星星上待了好久才離開。


“中心城呢?”巴里指著他的家鄉向哈爾問道。


“我從未見過這麼可愛的一座城市,就像我從未遇見你。”哈爾微笑着拍著巴里的肩膀,幾乎把他嚇了一大跳。他突然覺得對方的笑容太過俊美,這才像是真正的陽光,一下子透進了他的心扉,他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了。


“我很高興你喜歡這裡。”巴里靦腆地說道,隨後,他將哈爾帶到了沃利的生日派對。那裡一如既往地熱鬧,人聲鼎沸,充滿了鮮花與蛋糕的芬芳,滿屋子的彩紙彩帶,還有堆成小山的禮物。哈爾幾乎立刻融入了這歡樂的氛圍裡,同每一個人都飛快地熟絡起來。


他把沃利叫了過來,將那朵全宇宙獨一無二的玫瑰交到他侄兒的手上。“原來我差點兒就遲到了,但我想這是我所能想像的最美妙,也最神奇的禮物。”


沃利開心地跳了起來,他差不多直接飛撲進了巴里的懷裡,雀躍地告訴他,他有多麼喜歡這份禮物。因為鋪滿星光的玫瑰實在太酷了,更不要說這朵玫瑰曾經漫步了半個宇宙。


巴里將他介紹給了哈爾,並且告訴沃利,哈爾才是提供這份前所未見的生日禮物的人,不過一會兒,他們就迅速地成為了親密的朋友。沃利纏著哈爾,哀求他講述星際旅行的那些故事,就像他曾經纏著巴里。他在一旁安靜地望著他們,哈爾手舞足蹈,沃利全神貫注的樣子,彷彿他們是一家人。


突如其來的想法襲擊了巴里,他情不自禁地紅了臉,悄然地扭過頭去,強迫自己忘記那些荒唐的想法——那麼一刻裡,他真的希望哈爾能夠留下來,結束他的星空之旅,然後呆在他的身邊,他們可以成為真正的一家人,真真正正的。


“嘿,巴里。”他兀自沉思之際,哈爾忽然地冒了出來,把巴里嚇了好大一跳,他勉強穩定住了心神,假裝很感興趣地問他什麼事。哈爾舉起了那盞提燈,橫在他的眼前,“你知道嗎,沃利回贈了我一份禮物,他把他喜悅注入了這盞燈,你看,它亮起來了,比它以往的時候都要亮。你說,如果我收集更多的快樂,它會不會永遠地亮下去?”


巴里咽了咽口水,他忍不住輕聲問道,“要是可以的話,你豈不是可以不用再去旅行了嗎?”


“是啊,這樣我就能夠回到我的星星上,它從此就是這宇宙中最亮的一顆星星了。”


一瞬間,巴里的心沉下去了。是啊,哈爾總歸是要離開的,他一心希望他的那顆星星成為宇宙中最明亮的那顆星,他本就不可能留下來。他還能夠奢望些什麼呢?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只有祝福對方。


“嗯,我認為這值得一試。”他小心地掩飾了自己失落與悲傷,似乎十分替哈爾高興地說道。


=


然而,事實向哈爾證實了,快樂並不是永恆的燃料。即便它能夠讓提燈亮上好幾天,但提燈最終還是會熄滅。像所有的情感那樣,哀愁,憤怒,貪婪,憐憫等等。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他珍惜和巴里在一起的每一段時光,可他清楚,重新的啟程即將到來。他要永遠地和地球告別,和地球上的巴里告別,和他在地球上認識的所有朋友告別,他才可以繼續收集另外半個宇宙的星光,回到他的星星。


實際上,他已經一再地更改他離開的日期,他甚至不敢將這件事告訴巴里。直到他明白,他的確不得不離開了,否則他可能會衝動之下,決定從此之後留在地球上。他知道這是因為他捨不得告別巴里,他內心深處燃燒着那點小小的希冀,他可以永不跟巴里說再見。


只是,離別的那一天總會到來。


他覺得,不需要他開口,巴里也清楚明白。


因此,當他鼓起勇氣告訴巴里,他要離開的時候,巴里反應十分平靜。“你可以多留下一個晚上嗎?”巴里的目光隱含着比不捨還要深沉的情感,哈爾卻小心地迴避了他的眼神,“我想和你再飛一起。”


“當然。”哈爾想說,其實他也沒有那麼急。但他害怕一旦他這麼說了,巴里就會挽留他。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夠狠得下心來拒絕對方,所以他選擇什麼都不說了。


那個晚上,他們又故地重遊了一遍。走過他們曾經走過的城市,回到最初遇見彼此的那個沙漠,巴里把飛機停在了他們相遇的那個地方,他們坐在曾經並肩仰望星空,講述各自故事的那個沙丘上,等待著日出的來臨。


巴里始終沒有說話,風停了,翻滾的風沙也停了,一望無際的沙漠,像綿延無盡的海洋,那些月光下閃閃發亮的砂礫就像星河倒映在海上。那麼靜謐,那麼美麗,那麼寂寥。


一切就猶如哈爾一直在宇宙中望見的景色。


“巴里,你還記得,我告訴你的那些關於星星的故事嗎?”


“嗯。”


“有朝一日,這片星空將會有一顆最亮的星星,它的光芒比整個宇宙所有的星星加起來都要炙熱,明亮,那就是我把所有的星光都收集齊了,我回到我所在那顆星星。”哈爾抬起頭,他記得每一個他所經過的星球的故事,記得每一顆星星的光芒,但它們都終將無法與他的星星相提並論,因為他會擁有全世界最棒的故事,和最美麗的星光。“到那個時候,當你抬起頭看到這些星星的時候,就會看見它,而我也會在那顆星星上面看著你。”


說著,他看向了巴里,他意識到,對方之所以一言不發,恐怕是擔心開口就忍不住要將哈爾挽留在地球上。然而,即使再捨不得,巴里知道他不會拒絕,因此也沒有將這些話說出口。他知道,往後的未來裡,巴里始終思念着他,正如他無法停止思念巴里一樣,未來的那些日子裡,他對巴里這份沉重而奇妙的情感將一直伴隨着他,直到他完成他所有的冒險,回到自己的星球。


他會在那顆星星上,眺望著這顆藍色的星球,無可救藥地懷念着他與巴里共度的每一個日夜。但他再也沒有辦法回到這個星球,回到巴里的身邊了。


離別成了他整個旅程中最難以忍受的那個部分,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


這個時候,巴里終於開口,他極力地嚥下喉嚨裡滿溢的梗咽,向哈爾笑道,“你要走了,我想送一份禮物給你,往後,即使我不在你的身邊,也許它還可以陪伴著你。”


“好。”哈爾點點頭,隨即,他便看到拿起了他的提燈,他向那盞燈注入了某一種情感,哈爾猜測這或許是巴里的思念,這樣只要巴里想起他的時候,說不定這盞燈就可以亮起來——只見巴里閉上眼,額頭貼在提燈上,他像是祈禱,也像是懇求。哈爾看到燈慢慢地,一點點地亮了起來,光芒不同以往,不再耀目,不再光華璀璨,宛若最輕柔的星光,朦朧而神秘,恍惚中搖晃着七彩斑斕。漸漸地,搖曳的燈光趨向於穩定,它既像最初升起的那縷陽光,也像最後落下去的那抹夕陽,溫情脈脈得如同一場幻夢。哈爾想起了他與巴里一起飛翔,飛行員帶領著他漫步在雲端之上,他們一同在浩瀚星海底下滑過,風和雲底下的一切顯得渺小又壯麗,黑暗中,巴里熟練地操縱着飛機,他藍色的雙眼裡如同倒映了全宇宙的星光。現在,那些星光,都跑到了他的提燈裡。


他想,以後每一次他點亮這盞燈,總能夠回憶起飛行員的雙眸。


這是最好的禮物,毫無疑問。


地平線上出現了一線微光,太陽馬上就要升起來了。巴里把提燈歸還了哈爾,他們都知道,是時候要跟彼此告別了。


“我會試著去尋找,回到地球的方法。”哈爾故作輕鬆地聳聳肩,“沒準等我將全宇宙的星光都收集齊全了以後,除了可以找回我回家的路,還可以找到來地球的路。”


“嗯,我等著。”


“我們會再見的,巴里,無論如何都會。”——無論以何種形式都會。哈爾想著,即便他沒法回到地球,他也會竭盡全力使得他星星的光芒落到地球上。這樣,即使在最漆黑的夜晚,他都能夠為他的飛行員照亮夜航的方向。


“我相信。”巴里深呼吸了口氣,微微一笑,“我就不跟你說再見了,天才,我們總會再見的。”


=


告別巴里後,哈爾又再一次地踏上了他的旅途。但是,不久之後,他就發現了,他的提燈再也沒有熄滅過,它一直一直地亮著,散發著溫柔而朦朧的光芒。


哈爾覺得十分奇怪,在尋找剩下的那些星光以前,他決定回到守護者們和歐阿之書所在的那個星球上問問清楚。


歐阿之書告訴他,哈爾不需要再去尋找任何的星光了,他的提燈是永遠都不會熄滅的。那堪比整個宇宙所有星光的永恆的燃料,是一份永不可磨滅的情感,可望而不可得,可一而不可再,它包含了世間萬千的思緒與情感在內,時常矛盾而統一,它很複雜,難以形容,但每個人都渴望得到它,又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擁有它。這是珍貴而稀有的,但它也許會在不經意間便悄然而來。


這是巴里·艾倫贈予哈爾·喬丹最美好的一份禮物,也是全宇宙中獨一無二的禮物——這是巴里·艾倫對哈爾·喬丹的愛,不隨時空而改變,不為生死而動搖。它只會一直在那兒,點亮哈爾的提燈,燃燒出這個宇宙中最瑰麗的星光,即便是宇宙深處最深沉的黑暗,它也能夠照亮。


哈爾擁有了它,便擁有了夜空之中最亮的那顆星星。


可是,這一刻,哈爾卻意識到,即使擁有了最明亮的那顆星星,他也彷彿一無所有了。


=


我嘗試向每一個人講述關於那個叫哈爾·喬丹的星際流浪者的故事,然而,除了沃利之外,絕大部分的人都認為他不過是我在飛行期間,因為無聊而臆想出來的。


人們總是對我說,“不可能有人從星星上來到地球,然後又回到星星上面去”,或者說,“噢,這可真是一個有趣的幻想故事,不如你考慮寫本小說吧”。


他們許多人都沒有見過那盞提燈,也沒有見過那個男人。所以他們沒有辦法相信哈爾真正地來過,又離開了。而且,每當我抬起頭,想要在星空中尋找最亮的那顆星星的時候,我總是找不到它。我甚至沒有辦法向那些證明那顆星星的存在。


我並不沮喪,我相信哈爾只是還沒有收集完全他的星光,他還在宇宙中漫遊着。總有一日,他終將會集齊宇宙中所有星星的光芒,那個時候,我就可以看見,它的那顆星星,點亮這片深沉的夜空。


我還相信着,我們能夠再見面。因為我沒有跟他說再見。


所以,我並不著急,我只是思念他。非常非常地思念他。


有時候,這種想念令人痛苦,但大部分的時候,與哈爾的一切回憶都彷彿令我擁有了整個世界。


如果這就是愛情的話,那麼它真是再美好不過了。


Fin.


*風沙與星塵這個名字是向聖埃克絮佩里巨巨的致敬,儘管他的《小王子》已經家喻戶曉了,但除此之外,他仍有更多美好的作品。

*沃利是巴里侄子這點篡改了原作,是劇情的需要,與艾瑞斯無關,特此說明。


今天刷完《小王子》,走出影院那一刻,我的眼睛還是濕的,可我十分確定我腦海裡出現了某一個故事,或許嚴格來說並不是一個故事,只是我想寫下來的某些東西。

然後,就有了這麼一個故事。

選擇綠紅最初是因為飛行員和小王子,但事實上在我開始構思的那一刻,我就拋開了固有的想法:原作中的哈爾是飛行員,那麼我一定要在這個故事裡頭將哈爾設定為一個飛行員嗎?我要寫的並不是小王子,他是個星際流浪者,他為某個目的而漫遊太空,這個角色,比起巴里,更適合哈爾。就是在這個基礎上,才展開了往後的故事。

這個故事其實很簡單,甚至有點簡陋,我不知道還應該說些什麼,想說的所有話都在裡頭了。如果看不見的話,可以嘗試著用心去感受。

故事還有一個番外,算是真正隱藏的結局。正篇埋下了伏筆,但我實在困得寫不下去了,所以等我睡醒以後再把番外寫完吧。

最後,我想說,我非常非常喜歡《小王子》電影的改編,它非常大膽,但抓得非常到位,如果這部電影純粹只是展現出原作這個故事,我想我應該不會給他滿分。然而,他刻畫了一個長大了的,遺忘了的王子先生,他甚至讓小王子的星球被毀滅,玫瑰化成了塵埃,那一刻,我真以為他再也回不來了。下一秒,太陽升起來了,王子先生重新變回小王子,這段處理太妙了。他真正富有的希望,誕生在破滅與絕望之中。故事像是孩子成長為大人,最終再成長為成熟的孩子。非常哲學而巧妙的構思與解讀,說實在,給我太多太多的驚喜了。

因此,原諒我只能寫出這麼一個古怪的愛情故事。那不一定是我個人的愛情觀,但如果這世上真的有那麼一份感情,真的有那麼重要卻沒法用眼睛去看見的東西,我希望任何人都不會錯過它。

最後的最後,感謝這世上有一個聖埃克絮佩里,感謝這世上有一部小王子,以及感謝還有一部小王子的電影,這一切都讓世界看起來無限地美好。

评论(9)
热度(217)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