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AO3放什麼你們懂的
偶爾吐吐槽
歡迎交流

#DC版深夜60分# 关键词:【不擅长的事】

×AU,特工!傑森X軍需官!提姆

×梗概:紅頭罩絕對不是提姆最喜歡的那一個特工,也許因為某程度來說,他簡直太喜歡傑森·陶德這個人了。



紅頭罩絕對不會是提姆最喜歡的那一個特工,儘管他年紀輕輕就曾接任過“羅賓”的稱號,但他永遠不停指揮任由自己即興發揮這一點,就足以讓上所有後勤部門的黑名單。


無可否認的是,紅頭罩依然是他們最出色的特工之一。他的成績優異,任務完成率高,他那點灑脫不羈桀驁不馴的狂氣,吸引着各色各樣的男男女女趨之若鶩。他不像夜翼那樣,是位甜蜜的大眾情人,每一個與他共度良宵,享受露水姻緣的人都會沉淪期間,被他迷得暈頭轉向。紅頭罩給人的感覺就像危險而浪漫的孤狼,每一份感情都全心投入有來無回。那些人心甘情願地受他蒙蔽,被他欺騙,哪怕為之一死也甘之如飴。他的魅力替他的任務開了一路綠燈,往往決定性的關鍵一刻,紅頭罩總能夠憑藉此力挽狂瀾地圓滿完成不可能完成的危險任務。


然而,可以選擇的話,提姆大概不會希望手底下的特工會是紅頭罩。即便他們向來合作無間,默契十足,其中包含了辛辣的唇槍舌戰,互不相讓的反唇相譏,曖昧熱辣的肆意調情。穿插在他們私密頻道那些公事公辦的溝通訊息裡,像是永遠不會膩味的變奏曲,為陰沉煩悶的主旋律增添點輕鬆明快的色彩。提姆不得不承認他喜歡這個,他不敢說紅頭罩是否會和別的軍需官鬥嘴調情,起碼他從未對其他任何一位特工這般明目張膽地暗送秋波。他素來像精準得從不出錯的精密儀器,每個特工都願意將生命與信任無條件地託付給“紅羅賓”,他一直都是最好的,他知道。儘管留給外界他不苟言笑,古板規矩這樣的印象,也不妨礙紅羅賓上任以來一直蟬聯特工們心目中最優秀軍需官榜首。


非要說出某些個理由,以此論證為什麼提姆並不真正喜歡與紅頭罩合作,或許“太享受與對方針鋒相對”也能夠成為強而有力的佐證。事實上,除此之外,他還有更好的其他證據可以引援。


“你猜怎麼著,鑑於下個月就是我們正式合作滿一年,我認為以我們現在的交情,也應該足夠我向你提出約飯的邀請了吧?”紅頭罩此時此刻正挨在他的控制台邊上,半個身子沒骨頭似地歪著,他的笑容壞壞的,痞痞的,拖長的音調像音色醇厚的低音大提琴,故意撩撥人心弦。


提姆稍稍抬眼,隨即又低下頭去,他手頭上正處理着另一位特工的行動,顯然想要把紅頭罩這種擾亂行為當作無物。而且,沒有記錯的話,紅頭罩今天之所以會過來找他,完全只是因為他接到了新的任務,得從他手上拿到任務中需要的必需品。這完全只是一次例行的,無關緊要的,特工們無時無刻釋放荷爾蒙的調情罷了。


他重重地在鍵盤上敲擊了幾下,將稍作休整的安全屋交代給他的特工,並且確保他後路通暢,吩咐對方靜候下一個指令後,紅羅賓才真正下線。他轉過頭,紅頭罩當然沒有懊惱,他興致勃勃地打量着他的工作,彷彿之前從未見過似的。提姆挑高了眉毛,目無表情地盯著他,“我不知道我們除了軍需官與特工之外,還有什麼別的交情。”


“別那麼絕情。”紅頭罩挨近了他,濕熱的鼻息全噴在了他的脖子上,提姆瑟縮了下,不著痕跡地倒退一步,蹙著眉頭瞪著他。“你明知道我很清楚你那些隱藏起來的小秘密,小紅。”


“我們說好不會在這裡談到這個的。”


“那就把你繁忙的私人時間稍微騰出來一些給我,只是一頓飯。”紅頭罩俏皮地眨眨眼,他的笑容,他的口吻,都曖昧至極。提姆曾在無數次透過聯絡器感受過,他是怎麼以他的魅力征服那些獵物們,讓他們心甘情願地向他透露一切他想知道的秘密。


“通常沒有人會相信你單純只想約一個人吃飯。”提姆故作鎮定地直起身子,冷淡地指出,“我們都知道,你的晚飯約會最後都會進行到床上去,大紅。我恐怕我們之間,還沒有那麼‘深入’。”


“怎麼說呢。”紅頭罩歪著腦袋,笑得意味深長,“你總是特別的那一個,小紅。”


如果他可以命令他的心跳不要加速,他的耳後和脖子沒有燒起來,臉上不會因為對方一句話就泛起紅暈,那麼他覺得他申請外勤的考核大概真的是滿分。可悲的是,提姆在對方面前總是輕而易舉地潰不成軍,一敗塗地。


他覺得他們不應該繼續這樣下去,畢竟,他絕對是禁止辦公室戀愛的支持者。但是,似是而非的曖昧情愫更讓人難受。他得承認,儘管這不公平,實際上也不是紅頭罩的錯,可要是能夠選擇,他一定不會跟紅頭罩合作。


因為他總是在縱容紅頭罩,一而再,再而三。


“如果你可以……”提姆咽了咽哽在喉嚨裡的口水,艱難地說道,“完整地交還這次的設備,我會考慮。”他把盒子推到了紅頭罩的面前,底氣不足地開始給他講解各個物品的功用。他低垂着眼,盡量克制自己不要抬起頭來,他感受到紅頭罩的目光,灼熱而沉重,彷彿粘著在了自己的身上,使得他整個人好像要自燃了似的。提姆不用看都清楚,對方此刻必定笑容燦爛,那種笑容沒有參雜別的東西,純粹而明亮,不像一個在充滿死亡血腥與陰暗詭譎的陰謀中摸爬滾打了兩輩子的特工。


那對提姆來說,太超過了。真的太超過了。


之後半個月裡,紅羅賓盡可能地讓自己忙起來,最好把紅頭罩說過的那個約會全然拋諸腦後,那麼等他的特工回來以後,他就可以假裝忘了有這麼回事。他們依舊可以相安無事地鬥個嘴,調個情,然後一塊兒將這件心血來潮的事情給揭過去。


他本不應該鬆口答應的,提姆心想,就好像他完全不應該對此心懷期待。


再次暗地裡拯救完世界,紅頭罩被救援小隊送了回來。他在床上躺了大概一周,早已錯過了他們所說的那個約會。期間提姆去看了他一回,隔著玻璃,那時候對方還在病房裡睡得不知日夜。這個結局其實也挺好,他看了紅頭罩的睡顏好一會兒,這人醒著的時候那麼危險,令敵國的陰謀家聞風喪膽,可他睡著的時候居然這麼無害,像個孩子。提姆忽然想起來,上一次經歷死亡的時候,這人的確只是個孩子。


那個事件對於整個組織而言,幾乎是機密,如果沒有憑藉着個人的智慧,以及對“羅賓”不同尋常的執著,提姆也不可能清楚那個事件的來龍去脈。但事實就是,他不僅知道,甚至如果不是因為當初“羅賓”的死亡,他也不可能身處此地。


他不會覺得自己虧欠了對方,只是他仍是為此而感到抱歉。


說到底,紅羅賓有太多的理由勸服自己不應該跟紅頭罩再扯上任何更多的關係,但最終沒有一條理由真正能夠成立,讓他放棄。


紅頭罩又一次活蹦亂跳出現在提姆的面前,距離他們所說的那個約會已經過了大半個月,倒不是因為這位特工需要休養,而是他剛一下病床就馬不停蹄地投入另一個任務裡頭。提姆以“無暇同時兼顧兩位特工的外勤活動”為由拒絕了給予紅頭罩的支援,因此對他的行程一無所知。


“所以,你算是忘了我們有約?”


“我沒忘。”提姆目不轉睛地盯著屏幕上的地圖與數據,相當一心二用訓練有素地回答,“我只是說,如果你完整交還設備,我會考慮。鑑於你沒有遵守這個約定,我也沒有考慮。而且,是的,我很忙,要是你過來只為了告訴我這件事,那麼你現在可以離開了,紅頭罩。”


“我交還的時候,我保證它們都是‘完整’的。”


提姆扭過頭,有點不相信此時此刻紅頭罩竟然還要跟他玩文字遊戲這種把戲,他瞪了他好一會兒,見對方坦蕩得全無悔意,只好洩氣地嘆了口氣,“下次請提醒我注意用詞,我應該告訴你,別弄壞那些小玩意兒,請它們‘完好無損’地交回來,而不是只有一個完整的外殼裡頭全是損壞的零件。”


“你看,這顯然不是我的過錯,我盡力而為了。”紅頭罩恬不知恥地聳聳肩,似乎完全沒有半點愧疚的意思,“你可以從這一刻開始考慮我們的約定了嗎?我保證,真的只是一頓飯而已。”


“你可以保證這頓飯以後,沒有更多?”


“你猜?”他的特工一臉坏笑,無聲之中,反而透露出許許多多提姆根本不敢去想像的邪惡的事情。那些曾經一一出現在他的夢裡,令他不知所措的隱秘情愫。


他有些懊惱地再次漲紅了臉,試圖將自己的精力拉回到監控之中。事實卻是,就像他的特工永遠不擅長把那些昂貴的小設備保存完好地送回來,他也不擅長拒絕對方步步緊逼的攻勢。


一如既往,他總會心軟。


他的點頭如同早在紅頭罩的意料之中,對方靠過來,親暱地將一張卡片塞到了他的口袋裡,滑落的指尖故意擦過袖口邊上手腕的皮膚,提姆脊椎瞬間竄過了一陣戰栗。他聽見對方貼在他的耳邊,聲音低沉而沙啞,“那麼,明晚見,提姆。”


他咬著牙,緊繃着下頷,盡可能地克制着自己不要往紅頭罩的懷裡軟倒,“別得意太早,傑森·陶德,只是一頓飯。”


“走著瞧。”危險中練就一身本事的特工自然明白什麼叫見好就收,紅頭罩迅速地拉開兩個人之間的距離,輕鬆地朝他拋了個媚眼,這才漫步離開。提姆沒有目送他的背影遠去,他迅速地重新投入到本來的工作之中,一邊敲著鍵盤,一邊試圖平復剛才亂竄的心跳,他想要告訴自己不要為此而歡呼雀躍,他分明就是那個禁止辦公室戀情的忠實支持者才對。


綜上所述,紅頭罩大抵永遠不可能成為提姆最喜歡的那個特工,即使他聰明絕頂,富有魅力,戰績優異。但是,恐怕任何事情都沒法阻止傑森·陶德會成為他最喜歡的那個人類,儘管他足以把所有一切井然有序的事情都推往一個更糟糕的亂七八糟的境界。


=


沒頭沒尾的腦洞之作。怎麼說呢,真正該說“不擅長的事”,應該是指這裡的提姆不擅長處理與傑森的關係,他考慮得太多,而傑森又經常心血來潮。不知道有沒有將提米的糾結寫清楚,除了辦公室戀情之外,實際上傑森作為特工的這部分,也是提米憂心忡忡的那部分。這像是個不切實際的關係,不穩定,也不安全,可提米淪陷了,有種想抽身,又不知道該怎麼抽身的感覺。

如果是長篇的話,可能還會有分手以後再複合這種狗血的情景吧。不過這裡就,見好就收啦,總而言之,純粹娛樂,別放心上XDDD


评论(12)
热度(41)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