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主要以歐美圈/其他雜談為主
偶爾吐吐槽
少量三次元

特別說明:
你懂的:燉肉專用/加密
乜嘢:蒼穹同人/雜談
無水汪洋:布袋戲同人/雜談
烏魯克往事夢中夢:Fate同人/雜談

歡迎交流。

#DC版深夜60分# 关键词:【深海】 (10)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傑森聯繫提姆的時候,他估摸著對方距離夜巡還有那麼點時間,此時他應該剛剛從會議室裡出來,完成了一天的屬於“韋恩”這個姓氏的工作。如果可以,他也不希望在對方恰好能夠緩上這麼一口氣之際請他幫忙,事實卻是,他沒得選擇了。


想像著十多分鐘前自己還信誓旦旦地跟達米安保證自己閉著眼都能夠找到自己的安全屋,現在卻蒙頭蒼蠅似的地在這些巷子裡瞎轉,他都不由自主地要為自己喝彩。


幹得好,傑森·陶德,你又再一次成功把自己逼入絕境。有時候他懷疑自己不是那麼自信到盲目的壞脾氣,沒準生活還能好過些。


『你好呀,有什麼能為你服務的,大紅?』提姆沒讓他等待多久就打開了通訊,他的語氣輕快,恐怕難得過了一天好日子。這讓傑森對於自己的打擾升起了那麼一絲絲的內疚,但很快就被更多的窘迫所掩蓋過去。


他遲疑了下,猶豫又有些刻意地輕鬆說道,“我猜你現在應該無聊得很,興許會想要個別開生面的約會什麼的。我覺得散步這個選項不錯,如果你能夠查到我現在的位置,我很榮幸可以陪你在哥譚裡逛一圈,小紅。”


起先他說話的時候聯絡器的那邊還傳來提姆的輕笑,像一不小心洩漏出來的,需要謹慎地藏好。傑森意識到對方目前可能身處不怎麼適合通話的場合。但等他說完,提姆忍不住拔高的音量,又打消了他的顧慮——提姆的聲音幾乎是吼出來的,夾帶著惱怒和難以置信,『我的天啊,你離開了莊園!?』


傑森相信,如果在任何需要他關注韋恩集團現任CEO形象的場合裡,即使他身上發生再驚世駭俗的事情,提姆也不會發出這樣的驚叫。不過他還是連忙安撫了對方纖細而脆弱的神經,“你放心,羅賓幫了我不少忙,我也給阿福留了紙條。我就是有那麼點受不了家裡的氣氛,特別是還有一隻迪基鳥萬分想要當一個好大哥的時候。我想出來透透氣,過幾天就會回去了。”


『天啊。呃。我的意思是……你知道迪克真的會瘋的吧?』


“我猜小D會跟他解釋。”傑森一想到他的同謀就忍俊不禁。達米安前陣子被布魯斯關了緊閉,大概是那些不服從指令的無聊爭執,又或許不是。他沒來得及關心,只是迪克也沒有偷偷違背布魯斯的意思。這讓達米安感覺到自己遭到了背叛,因此他也沒給這個向來都能夠令他聽服的大哥什麼好臉色,反倒轉而跟他一拍即合。


他們兩個人聯手攻破了韋恩莊園那點禁錮與防禦的手段,偷偷溜了出來。達米安作為羅賓早就憋不住要重新活躍在哥譚的夜空上了,儘管他還是不放心地把他送到了安全屋的左近才肯離去。只是讓他們都始料未及的是,實際上傑森真的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回來哥譚了,那些錯中復雜的巷子與樓道在全然的黑暗中對於他而言,確實無比陌生。他高估了自己對這片地方的掌控,以至於使得自己淪落到如此境地。


傑森並不愚蠢,他不想拿自己的性命來開玩笑。但一個瞎了的紅頭罩的確在許多人眼裡就是一塊隨手可得的香餑餑,要是他還為著那點無關緊要的自尊而留在原地瞎轉,那些豺狼野狗們指不定就會聞風而來。他們膽小而懦弱,卻愛追逐着那麼點腥腐的利益跑。


“我發誓哪怕多待上一秒我才是真正會瘋掉的那一個。”傑森長嘆了口氣,他也不是非要擺出一副“迪克·格雷森就是全世界最惹人討厭的混蛋”的嘴臉,他知道對方確實出於好意。只是那種黏黏糊糊的勁頭,他實在無福消受。他知道不僅他忍受不了,即便是那隻冷硬得油鹽不入的大蝙蝠偶爾也會被迪克嚇得想逃。他有點太好了,而他們都是受不了這種好的人。“所以,這大概是我一生一次的請求,帶我離開那兒吧,我現在可只有你了。”


『你知道你自己是個混蛋嗎,傑?』提姆像是噎住了一聲從喉嚨裡要溢出的呻吟,傑森都可以想像得到對方揉著太陽穴的表情了,儘管他對此心懷歉意,可他也絕對不會為此道歉。『有時候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夠抵禦住你的那些誘惑,狠狠地對你說‘不’。但是,好吧,紅頭罩再一次從紅羅賓那兒奪得他的勝利,我們這都已經是幾比幾了,我總是輸。說實在,我討厭輸,雖然不討厭輸給你,可——啊,我找到你了。在我來到以前,你最好哪裡都別去。』


“我還能到哪兒去,除非你決定不要我了。”傑森哼笑一聲,他喜歡提姆這種口無遮攔的抱怨,聽起來簡直像在對他撒嬌。當然,他不會當著對方的面這麼說,因為他很懷疑自己受不受得了紅羅賓的一頓暴打。


儘管提姆生氣的樣子也很好看,揍人的時候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絲毫沒有拖泥帶水。他有幸目睹過幾次,對方盛怒之下的模樣,乾淨利落的招式中潛藏着那麼一星半點連他自己都沒有覺察的狠戾,讓他看起來整個人都意外地張揚,甚至有點兒盛氣凌人的意味。


然而,這並不代表他會想要惹提姆生氣。


就在他的思緒隨著那麼點綺思飄遠了,紅羅賓已經在他附近找到地方降落。提姆一邊往他這邊走過來,一邊繼續嘀咕,“你得慶幸我正好換了制服準備出門,不然可那麼快。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你好歹應該先讓羅賓把你送回家。”


“因為我臨時起意,想要同你來一個充滿驚喜的約會。”


“我不會將這個稱之為‘驚喜’。”提姆走過來牽著他,又恰到好處地跟他保持了不那麼親密的距離,像是單純而專業的引導似的。“它看起來更像是‘驚嚇’。”


傑森的笑意從喉嚨裡震盪出來,提姆多少有點不高興,這個他感覺的到,所以他主動在他們之間保持了距離。可他又多多少少被傑森偶爾的依賴打動,心裡忍不住竊喜。別問他為什麼知道,那麼長時間的相處裡,傑森覺得自己在揣度提姆·德雷克這個人的心思上還是足以獲得點什麼成就的。


“去你家吧。”他突然開口,似乎又再一次把提姆給嚇到了,“說起來我也有段時間沒拜訪你的小蝙蝠洞了,它現在多了點什麼新玩兒了嗎?”


“如果你所說的‘拜訪’是指你滿身是血跑到我的沙發上蹭得滿沙發都是的那一次,那麼,是的,它現在比之前更完善了,也更安全了。”提姆的口吻倒不像是不滿,不過他也的確記恨過傑森是怎麼樣糟蹋他的沙發,作為報復,他把傑森在哥譚的安全屋睡了個遍。這意味着傑森不得不跟在他屁股後面將他原本整齊乾淨的地方又再重新收拾一遍。有時候,他真的很懷疑,全哥譚的反派犯罪究竟是怎麼被這麼幾個看起來只有三歲的幼稚鬼義警們嚇得屁滾尿流的?“但我這陣子都回莊園了,我打賭冰箱裡的東西全部過期了,你得自己叫外賣了。”


“我想這個我還應付得過來。”傑森說的倒是實話,提姆的住所對他來說雖然不如自己的安全屋那麼瞭如指掌,不過他也在那兒休息過幾回,對此印象還足夠深刻。雖說他們的關係並沒有進展到真正可以睡到一起的地步,但彼此都心照不宣地侵入到對方的生命裡頭,每一次的試探與交鋒,他們都會全神貫注地不斷觀察著對方身邊所有的一切。目前為止,這方面的進展他們大概也還是平手。


“我還得回莊園一趟,跟阿福說一聲,你會在我這兒。”提姆想了想,有些靦腆又躊躇地說道,“你晚上不用等我。”恐怕就是因為他們尚未進展到那一步,調情,約會,這些似乎都無傷大雅,甚至還增添歡愉的氣氛。然而類似這種過分的親密的話,提姆卻會不好意思,傑森猜他此刻恐怕又紅了臉,眼神有點不知道往哪兒擺。這個樣子的提姆很有趣,也很可愛,他實在太遺憾現在居然看不到了。


“你的房子,你說了算。”他咧嘴一笑,決心在他重獲光明以前,不會再像以前那樣馬力十足地調侃對方。驚喜總要留到後頭,不是嗎?


=

前面寫了好幾段苦哈哈的現在終於能稍微甜一下了。不過,是的,這意味著後面還有更苦的要來了………………就,你們懂得。

另外我最近因為可能會把文的番外寫一寫,如果更新變得不穩定敬請見諒。我也不懂為什麼第一篇嚴格來說不算番外的番外竟然是肉,我,嗯,都是 @Mostly红茶less 這個人的錯就是了。

番外當初預計只有兩篇,一篇是關於小瘋子的,一篇是關於夜梟巨巨的。現在加多一篇小瘋子跟他的傑森的肉,不要問我為什麼傑森和提米都沒有肉反倒小瘋子有,反正就是這樣了XDDD

评论(6)
热度(25)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