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AO3放什麼你們懂的
偶爾吐吐槽
歡迎交流

#DC版深夜60分# 关键词:【深海】 (5)

前文:1 2 3 4


“沒準我們會更合拍,你說是吧,小D?”傑森罪惡地伸出手,搭上了羅賓的腦袋,達米安懊惱地揮開他的手,嚷嚷著讓傑森別這麼叫他,卻換來他更有恃無恐的熊抱。這回達米安還真的開始生氣了,他一躍而起,一個肘擊格開了傑森,靈巧地翻身到一邊,氣鼓鼓地哼著氣。傑森懶散地站在那兒,他猜達米安考慮到他的身體狀況,憋著一股氣無從宣洩,“你知道的吧,我們受過相似的訓練,‘刺客’的那些把戲,對雙眼可沒什麼特殊要求。”


“你別以為我不敢把你掃下樓去,陶德。”達米安惡狠狠地放話,“我只是覺得,就算現在贏了你,也勝之不武。”


“哦,他們還教了這個嗎?”傑森挑釁地揮出一拳,自然被輕巧地擋下了,不過他的腿後發而至地掃踢而來,達米安沒有遲疑地撞開他的拳頭迅速地躲過了。


但這個脾氣暴躁的小混蛋並沒有立刻反擊,他猜大概是被他迷惑了。只聽見達米安朝著他怒吼,“你發什麼瘋,陶德!”


“因為無聊,我猜?”


這個莊園恐怕只有達米安一個人能夠陪著他大半夜地在房頂上這麼放縱了,羅賓即使面對瞎了的紅頭罩也不會輕易地手下留情。不過傑森還是感覺到了,他幾乎沒有用到他的雙手,除了格擋的時候。但那雙腿也不容小覷,傑森並不會認為他說能夠把自己掃下樓這句話只是個玩笑。達米安的格鬥風格非常雜亂,卻集各家所長,塔利亞和刺客聯盟曾經留給他的寶藏,蝙蝠俠的訓練,還有迪克那種飄忽花俏的戰鬥方式,他幾乎全部都運用到實戰裡。


沒法預判對方的動作的對練確實叫他血脈噴張,他已經好些日子總是無所事事地待在一處地方,傑森覺得他都要無聊得快要發霉了。達米安是少數能夠理解他並且願意陪他“戲耍”的那個人。這點怕是連提姆都不行,他一計較起來動作就顯得遲疑而毫無樂趣,沒有盡全力的紅羅賓從來都不是一個好對手。迪克也是,他是個好大哥,卻絕對不是個好對手,有時候他夠呱噪起來還會讓人恨不得立刻投降。傑森至今都很疑惑,為什麼布魯德海文的犯罪還沒有因為夜翼的話癆而去自殺?


就在他們打打鬧鬧掀翻房頂之際,阿爾弗雷德終於忍不住出現在閣樓,他從窗裡頭探出半邊身子,恭謹又諷刺地說道,“希望你們不是對莊園的房頂有些什麼不滿,傑森少爺,達米安少爺。”


沒有人會想要惹怒這位老紳士,所以他們又迅速地住手了,兩個人都微微喘著氣,達米安撤下了羅賓的斗篷,走到爬梯那兒準備翻下去。卻似乎才想起來傑森一個瞎子還跟在後面,又自動地讓出了半個身位。傑森咧嘴一笑,“你知道我們剛剛才幹了一架吧?”


“閉嘴,陶德。”羅賓的口吻聽起來既高傲又彆扭,“我才不會說那個是‘幹架’,沒意思透了。”


傑森搖搖頭,彷彿無可奈何地聳聳肩。他彎下腰準備下去,就在這個時候,他意識到身子一瞬間不受控制地緊繃,那種猶如被危險刺痛了神經,卻完全來不及反應的恐懼感一下子湧上心頭,不等他反應過來,他整個人往前一歪,就要墜落下去。眼明手快的達米安怪叫一聲,飛撲上前將他一把抓住,“你在搞什麼,陶德!”


“傑森少爺!”


幸虧他立即就回過神來,趕緊抓住旁邊的爬梯穩住了自己的身體。他苦笑一聲,故作輕鬆地說道,“我……剛才有點暈。”達米安多多少少有點疑慮,但他沒有繼續追問,大概被他瞞騙過了。然而,傑森不報太多的僥倖,指望所有人都相信這不過是藥物的副作用。他想起羅伊跟他提過,隨著這種毒素的蔓延與侵蝕,他會一點點地失去對身體的掌控。剛才儘管只有那麼短短霎那間的僵硬,卻是個殘酷的徵兆——布魯斯為他注射的緩解性藥物到底還是沒有起作用,死神的腳步並沒有停止,而是更悄無聲息了。


等他們回到了莊園裡,阿爾弗雷德硬邦邦地說,“我建議你最好還是檢查一下,傑森少爺。”


“我想也是。”傑森沒有拒絕老人有些生氣的建議,他估計是剛才那一下真的把他嚇到了。事實上,他本來就打算找布魯斯談談,只是沒料到機會來得這麼快。他彷彿什麼準備都沒有,可仔細想想,對著布魯斯,他大概永遠只能夠即興發揮了。


他把達米安趕上樓去休息,隨後就溜下蝙蝠洞了。布魯斯最近把自己塞在蝙蝠電腦前,常常悶聲不響的,蝙蝠洞安靜得只剩下終端運作的細微的嗡鳴。傑森憑著感覺走到他的身後,對方沒有回頭,不過他猜布魯斯已經透過監控知道發生什麼了。他就是這麼一個控制狂。


不需要看得見,傑森就是知道,他進來的那一刻,布魯斯就開始緊繃着神經,他裝作若無其事地搭上對方僵直的肩膀的瞬間,這只大蝙蝠甚至戰栗了。傑森明白他不應該一開始就針對繃直了整個背部,如同在受刑似的布魯斯進行勸說,事實上這麼做也沒有什麼作用,但他還是沒等對方先開口,“你知道現在整個莊園,最應該躺到床上休息的那個人就是你吧,老爹。”


他的稱呼令布魯斯哽住了,蝙蝠俠幾乎是從喉嚨裡震顫出一聲惱怒的低吼。傑森知道他一般都不太能拒絕這種心懷叵測的親近,尤其設置這個陷阱的人是自己。


“我……沒有太多時間休息。”布魯斯的話語裡有那麼點空白的茫然,傑森簡直又好氣又好笑,他十萬分理解迪克為什麼會跟他吵架。因為他就是這麼個頑固的老傢伙。


“我們有。”他說道,“我現在很好——好吧,也許情況有點不妙,但我確信我不會因為你睡一覺而死掉。”


“我必須——”


“你必須休息了,B。”傑森的口吻不容置疑地強硬,“你現在令人難以忍受,知道嗎?我不知道迪基鳥怎麼告訴你,但是你就是在給我們所有人都製造恐懼,他們差不多快被你逼瘋了,作為這裡唯一一個瘋子,我嚴正地提出抗議,我還沒有打算住進‘阿卡姆’!”


“你會死!”


“我不會!”傑森衝布魯斯吼道。他倆都沉默了片刻,或許覺察到再這麼下去,他們就不得不像兩個低齡兒那樣幼稚地吵起來。他深呼吸一口氣,然後說,“你已經救了我一次,布魯斯,給自己一點信心,你可以再救我一次。”


“我沒有。”布魯斯沮喪地低聲呢喃,他知道他壓在舌尖底下的那些苦澀是因為什麼。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想到那個炸毀後的廢墟裡,蝙蝠俠從瓦礫中捧起羅賓的屍體。他沒有來得及,而傑森復活的時候,他又再一次錯過。所以那個展示櫃才會一直放在那兒,布魯斯從來沒有放過自己,一次都沒有。


傑森不想評價,他也不知道如何評價,憤怒的是他,無法原諒的也是他,他們總是一再地傷害彼此,從未試想過另一種可能性。但他還是捏住了布魯斯的肩膀,輕聲說道,“至少你從來沒有放棄我。我見過被放棄的人是什麼樣子的,也見過墮落後的哥譚是如何瘋狂。以前我一直被憤怒與仇恨蒙蔽了雙眼,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其實我很慶幸能夠遇上你,布魯斯。已經夠了,你做得已經夠多了。”


“不,”布魯斯沉痛地說,“遠遠沒有。”


“你知道如果你倒下了,就沒有人可以救我。”


“我……”他們又再一次僵持,誰也不讓,布魯斯有時候像個密封的黑匣子,無論旁人做些什麼他總是原封不動地緊閉着。迪克絕對是每一次被惹急的都想直接敲開他的那個人,只是傑森覺得自己也不遑多讓。蝙蝠俠很難被說服,而他從來都無法勝任這一角色,認識到這一點,傑森多少有點被刺傷了。他幾乎要鬆手了,這時候布魯斯卻總算退了一步,“我會去休息,在你的檢查完成以後。”


他彷彿又恢復過來了,那副令人生厭的無堅不摧的黑暗騎士模樣,他站了起來,推著傑森往醫療床邊上走,“也許你會想談談,‘那個哥譚’。”


“我不認為那是一個好的睡前故事。”傑森乾巴巴地答道。


=

我本來在想老爺和二少之間會不會有點太好說話了一點,但這個設定好像已經初步定在了他們關係有所改善以後了,我想他們應該不會再那麼劍拔弩張。而且,因為有了法外者這段,我覺得傑森或多或少心裡已經放下一些過往,也不再執著於憤怒與仇恨。

再加上,就是之前那條暗線吧。他看見了一些人,經歷一些事情,他自己也有點和過去和解的想法了。因此,我才說小瘋子是這個故事裡一個很關鍵的人物,傑森提到的“被放棄的人”,就是指他。前面或多或少提到小瘋子的一些舉動,比如他下毒,他囚禁傑森,傑森提到他也說他瘋狂絕望,某程度就是因為他被“放棄”了吧。可以說,傑森不僅在他身上看到自己,而且還得到不少領悟。

我沒有故意要掩飾小瘋子的身份,但我還是希望藉由後文來告訴你們答案XD

评论(6)
热度(31)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