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偶爾吐吐槽
有問題請走Ask,情感諮詢也OK
歡迎交流

#DC版深夜60分# 关键词:【深海】 (4)

前文:1 2 3


布魯斯並沒有研製出解藥,這個事實並沒有讓傑森多失望。目前全球範圍內也不過只有少數幾種藥物能夠作用於一些神經退行性疾病,羅伊甚至沒有辦法找到任何一種相似的疾病作為毒症的參照。誠然韋恩科技走在時代的前列,也許不少設備還超越了現今人們可以想像的範圍,但傑森也沒法相信布魯斯能夠在一周之內找到徹底的解決之道。


盒子裡的注射劑只起到緩解的作用,羅伊離開以前曾經留下所有檢查報告的副本就是布魯斯手上所有的研究資料。毫無疑問,接下來傑森還要在韋恩莊園待上一段日子,這意味將有更多的身體檢查,也意味著他不得不獨自面對布魯斯。這件事比布魯斯的緩解藥物可能帶來大量的副作用更讓傑森心煩意亂,但他沒法抱怨太多。


迪克代替布魯斯,再一次接過蝙蝠俠的披風活躍在哥譚的晚上。不需要再與達米安組隊的紅羅賓更多地留在莊園裡,幫助布魯斯做各種各樣的分析。蝙蝠洞裡時常是他們三個人,這稍稍令傑森鬆一口氣。他猜提姆故意這麼做,好讓他在噁心,頭暈,食不下嚥的折磨期間,不需要硬著頭皮對上一個比平日更陰沉恐怖的布魯斯。


他被藥物的副作用折磨了三四天,多多少少緩過氣來以後,他會時不時離開房子。莊園的房頂是個好去處,待在上頭空氣清新,還不用被死氣沉沉的古老裝橫壓抑得喘不過氣。阿爾弗雷德一開始並不讚許他這種做法,即便他的情況沒有進一步惡化,但雙目失明已成事實。不過在他表現出即使看不見也足以在韋恩莊園裡行走自如以後,這位老管家便不再置喙。


通常晚飯以後,提姆也會跟著爬上來。傑森冥想的時候,他就抱膝坐在一旁,有時候他會一直看著他,什麼都不說。其他大部分時候則會閉目養神,傑森不用看也知道,他眼底必然泛著缺乏睡眠的青黑,好像只有這種時候他才能得到片刻安寧,稍微緩上一口氣。


他不敢想像布魯斯現在的模樣,然而從迪克這幾天以來就沒有笑過這件事就足以清楚,他大概比他們所有人都要糟糕。傑森甚至有種錯覺,或許在他真的倒下以前,先撐不住的人是布魯斯。


“你知道如果你肯告訴我們你究竟是怎麼中毒的,會令事情更有進展吧?”提姆挨在他身邊,他應該把下巴擱在手臂上了,說話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悶。傑森清楚提姆恐怕從一開始就想知道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因為他誰也沒有透露,可他這陣子對待他的確有點太過謹慎小心了,一直拿捏着該什麼時候問出口才好。現在,面對眼前一籌莫展的進度,提姆終於還是忍不住了。


儘管傑森能夠相信提姆,他也不認為將“那件事”說出來會對現狀有所幫助。事實上,他甚至不知道該不該告訴提姆“那件事”。


“這個事情很蠢。”傑森嘆了口氣,“你差不多可以理解為,就在我知道自己中毒的同時,我不小心剛好決定要把那個也許有解毒辦法的人給殺了。”


“你殺了……那個人?”


“可以這麼說。”傑森擺擺手,“我不太想談這件事,如果你指望從上面找更多的線索,也沒有辦法。那是一個跟我們這裡完全不一樣的多元宇宙,我意外到了那裡,光是逃出來已經把自己弄成這副樣子了,我勸你最好不要動腦筋想要跑過去。我不會告訴你時空坐標,沒門。”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要是他有辦法解毒——”提姆忽然吸了口氣,說道,“因為他是那個下毒的人!所以即使找到他活著也沒有用,他就是要致你於死地,是不是?”


他沒有回答,不過聰明如提姆也不需要他再給任何答案了。一瞬間,他們又歸於沉默。傑森不打算反駁提姆的推測,即便他並不認為“那個人”的目的是要致他於死地。他本來應該恨他的,那個小瘋子,不僅囚禁他,還給他下毒,妄想他永遠留在那兒,可他都懷疑他對他產生那麼點斯德哥爾摩情結了。別說憎恨,他甚至很難說他真的討厭對方。


那個人那麼瘋,那麼墮落,那麼絕望,總讓他隱隱約約望見自己曾經的影子。他們都被一個致命的玩笑反复折騰了兩輩子,他比較幸運的是,他已經漸漸走出過往的那些陰影了。而那個小瘋子,卻永永遠遠地墜入到深不見底的黑暗中。


他的確是“殺”了他。並不是出於任何一種意義上的怨恨,只是,只有這樣,那個人才能夠徹徹底底地解脫,從他的噩夢中永遠地逃離。


傑森很清楚,如果他把這一切都剖白給提姆的話,對方估計會怒不可遏,因為這件事,從頭到尾地,太過愚蠢了。


“我不明白你在擔心些什麼,德雷克。”話音未落,達米安已經翻了上來,傑森聽見披風掠過劃開空氣的聲音,猜想他應該穿著羅賓的制服。“父親會想到辦法的,即使陶德想要藏著他那點小秘密也毫不影響。”


“我確信你現在應該在迪克的身邊。”


達米安哼出了個不屑一顧的音節,沒有搭腔。傑森飛快地截住了這個小混蛋極有可能出口的惡言惡語,對提姆說道,“你該和迪基鳥聯絡一下感情了。”紅羅賓挑高了聲音“嗯”了一聲,似乎在表示“你是認真”的意思,但見他點頭後,提姆不放心地看了他們一眼,隨後就離開了。


這會兒換達米安大大咧咧地坐到他的身邊,滿不在乎地說道,“真不知道怎麼受得了德雷克。”


“我以為你已經學會怎麼尊重你的前輩以及兄長了。”傑森輕輕一笑,“因為我愛小紅,小紅愛我?”


“他現在又開始變得惹人討厭了。”達米安頓了頓,像小貓似地盡可能地伸展着四肢,放鬆身體,“不僅是他,還有……格雷森也是。我受夠他們一天到晚驚慌失措的樣子了,我不明白,他們難道不相信父親一定可以救你嗎?”


“老蝙蝠也讓你不太好受吧?”達米安哼哼兩聲,沒有作答。傑森頓了頓,又接著道,“失去家人的滋味並不好受,你……可以嘗試理解他們。”


“可你回來了。”


“不,”傑森斬釘截鐵地說,“回來的不再是原來的那個人了。這很複雜,但我猜他們不太敢問我現在感覺怎麼樣。”


“難怪,格雷森的樣子的確很難看。好幾次他想說話,又憋回去了,要說不說的模樣叫人厭煩。”所有人都對第二任羅賓的死亡諱莫如深,沒有人真正完整地講述過那一個故事,無論達米安怎麼暴躁如雷地要求他們說出真相。可那道橫亙在他們之間的傷疤從來都沒有痊癒,結疤的皮層底下儲蓄着經年累月酸腐的膿液。然而,沒有人願意揭穿這一切。彷彿每回碰上傑森的事情,這種如履薄冰的脆弱小心總要重演一遍,大概也只有達米安一個對此嗤之以鼻。所以,當然也只有達米安一個才會直直白白地這麼問他,“那你感覺怎麼樣?”


“實話說?”傑森歪著腦袋,猜測這樣角度足以使他清楚地“對”上達米安的視線,“沒有那麼糟糕。至少我還沒有開始做噩夢,夢見那個倒計時。而且,”他眨了眨眼,儘管現在他確實什麼都看不見了,然而情況大體上應該被控制住了,羅伊所說過的,神經退行性毒素帶來的影響基本杳無踪跡,還不如藥物的副作用折磨人。“撇開我和布魯斯過往那些‘私人恩怨’,這世上如果還有一個人能夠救我,大概就是他了吧。我知道自己能夠把這條命託付給他,這種感覺讓我現在感覺沒那麼壞。”


“你為什麼不和父親談談,你可以告訴他,這會讓他高興一點。”


“我倒不認為是這麼回事。”傑森拍拍膝蓋,忽然站了起來,“不過,行吧,說實話,最近這幾天的確令人挺難受。”


“所以我說,你到底怎麼受得了德雷克!”


“怎麼,你現在開始嫉妒我們倆親密無間了?”傑森一臉坏笑,“我可不保證你會喜歡這種‘親密’。”


“少噁心人了,陶德。”達米安怒道,“誰稀罕!”


=

接下來還是二少和大米的互動,寫他們還是蠻歡快XD

如果可以還想寫到二少和老爺在這篇文裡的第一次正式對話。

不過那個就估計開始揭開一些潛伏的真相了。唔,我猜大家都應該會想知道給二少下毒的“小瘋子”是誰?後文會解釋的,他是一個非常重要而且關鍵的角色,幾乎可以說是一條貫穿了這整個故事的暗線。但正文我不會詳述他的故事,這個就留到番外吧!

评论(8)
热度(27)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