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主要以歐美圈/其他雜談為主
偶爾吐吐槽
少量三次元

特別說明:
你懂的:燉肉專用/加密
乜嘢:蒼穹同人/雜談
無水汪洋:布袋戲同人/雜談
烏魯克往事夢中夢:Fate同人/雜談

歡迎交流。

梗。奇幻AU。

不寫。但也不外借,隨便搞搞大綱。

故事的開始,大陸上的人們已經不再相信龍、魔法與英雄,那些曾在過去活躍過的龍騎士、大魔法師與屠龍的英雄們,成了無人關心的過往。老賈出場的時候就是流浪漢,失去記憶,身無分文,但腦海中卻充滿了這些在從前會激動人心的故事,因此他當一個窮困潦倒的吟遊詩人,過著有上頓沒下頓的日子。在他腦海裡,還有一個秘密,就是對這個大陸上人們已經不再相信的魔法,他似乎擁有著超乎常人的知識(然而,他不會使用魔法,所以他沒有辦法讓其他人相信他知道魔法的存在)。

為什麼大家都開始不再相信這些了呢?那就要從很久很久以前講起了,事實上,魔法曾在大陸盛行過,然而,最終能夠成為大魔法師的人卻少之又少,不少又在建立了法師塔以後,冥想的過程中默默死去。現存於世的魔法師越來越少,魔法傳承的家族也一代不如一代。而其中有一些家族,逐漸通過智慧,以另一種方式解答了這個世界的謎題,因此,機械師開始誕生了。機械漸漸被廣泛地應用,人們認為這些知識已經足夠解開曾經神秘莫測的魔法之謎,也同樣能帶來魔法才能帶來的便利,所以越來越多的人不再使用和學習魔法。不過數十年時間,魔法師幾乎在大陸上絕跡。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非常不同尋常的事情,有魔物叫九頭蛇從古老的封印中脫困,大陸上最後一個龍騎士團(與魔法師一樣,地位變得尷尬,因為人類已經很少能夠遇見龍了,而現存人類知道的龍生育率又太低,並且龍騎士團不受國王約束,他們只根據自己的信念而守護世界,因此有時候還會被某些國度排斥)聯合為數不多的魔法師前往討伐。最終,伴隨著九頭蛇的覆滅,英雄不再從遠方歸來,久而久之,人們就淡忘了這些過往。更甚者,黑鐵時代的來臨,人們更加相信機械,而非“神”“魔法”“龍”與“英雄”。

不過百年時間,這些真實的歷史已經成為無人問津的故事傳說。除了騙騙小孩子,根本沒有什麼人再願意駐足傾聽。老賈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帶著他的琴(琴還是他自己做的)在大陸上流浪,試圖找回失落的記憶。然後,他遇見了托尼。

托尼在這個故事裡,是本世紀最偉大的機械師霍華德斯塔克的兒子,從小就堅信科學,從不迷信。擁有非常高的機械天賦,甚至在年少的時候就已經展現出他極有可能超越他父親的才能。父子倆關係一直有點微妙地緊繃,起因是身為最偉大的機械師,霍華德卻對魔法啊龍騎士啊英雄啊什麼的非常著迷。甚至很長一段時間,他疏於對托尼的管教,冷落他,僅僅是為了尋找傳說中大陸上最後一位龍騎士的踪跡。這一點常常讓托尼非常不解。霍華德執著於此的理由到底是什麼,托尼無數次爭吵中都想知道,但父親從來都不告訴他,直到有一次,終於忍無可忍的托尼決定離家出走。帶上自己的摯友布魯斯班納,一起上路,試圖向父親證明,令他痴迷的這一切實際上是不存在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活百年不死,等我找到那具屍體我肯定要帶回來給霍華德看看!”

但關於這段傳說,知道的人已經很少很少了,就是這樣,一次無意之間,托尼就發現了老賈。並且立刻就意識到這個人知道非常多,於是,他揣上了老賈。因為老賈被托尼撿了,而且又受他的幫助擺脫了困境,自己又能繼續傳頌英雄們的故事,所以他非常開心地作為托尼的僕人回報他的慷慨。三個人就沿著老賈詩歌中提到的地點,開始上路了。

一路上,托尼他們找到了不少有可能有龍騎士踪跡的遺跡,上頭都有魔法的殘留。老賈給他們講解魔法的知識,好奇心非常強烈的托尼在越發地了解的情況下,漸漸也對魔法產生了濃烈的興趣。他們的旅程才進行到一半,托尼就已經深陷在魔法的知識海洋裡不可自拔了。雖然布魯斯也習慣了托尼總會突發奇想地沉迷某樣東西,但他對魔法莫名熱衷的態度還是讓他有點奇怪。期間,他們找到了一座空置的法師塔,裡面沒有魔法師的屍骨,但顯然是很久遠以前,曾經有魔法師在這裡生活過。老賈表示他認識這個地方,他也許曾經來過這裡。托尼就猜,沒準他以前還給某個大魔法師當過僕人,畢竟他看起來像熟練工,而且他聽說大魔法師都喜歡捉弄人,所以故意把老賈的記憶搞沒掉了。老賈覺得這個事實很可信,就想自己是不是該找回原來的主人呢?托尼聽見他這麼說,心裡突然有點不高興了。

很快,托尼就想通了,他覺得自己喜歡老賈。就順道給老賈表了個白,還要求如果老賈恢復記憶了,想起他從前的主人是誰,也不准回去了。留下來當斯塔克的管家多好啊。老賈說,那也要恢復記憶再說,萬一他主人遠行並且消除記憶並不是一場惡作劇,而是他遇到什麼危險呢。他總覺得大魔法師才沒有這麼無聊,他隱隱覺得這座法師塔的主人並不像托尼所說那樣,會無緣無故消除別人的記憶。他們在法師塔附近待了好一陣,托尼還在上面找到一些上世紀的機械,做工還非常精巧,上頭機械師專屬紋樣的署名是“T·J”,托尼還沒聽說過名字同時包含這兩個字母還這麼厲害的機械師。老賈就告訴他們,也許這個魔法師本身還是個機械師,因為這些機械上面都殘留着一些魔法的痕跡。托尼突然就對這個人也感興趣了,決定一路上連帶把老賈的記憶也找回來。

中途,他們還遇到霍華德派來的人,托尼的父親非常憤怒地讓托尼回去,並且揚言如果他再亂跑的話就會遭遇到意想不到的危險。托尼覺得霍華德異想天開,他現在安全得要命,他騙他回去的手段屁用沒有。他決心一定要找到老賈的記憶和傳說中的龍騎士為止,回頭嚇霍華德一下。老賈和博士卻表現出了憂慮,認為托尼該聽霍華德的,但最終都被托尼說服了。他們再次上路,開始往最後的戰場走去。

這次托尼自作主張,選了個霍華德絕對不會想到的地方走,他決定走迷失森林這條路到最後的決戰平原上。就是這個決定,讓他錯過了霍華德再次派人傳給他的親筆信。但他們在迷失森林中收穫非常豐富,儘管他們也遭遇到了危險,因為迷失森林幾乎找不到出路,他們被困在裡面。卻在這個時候,老賈竟漸漸開始恢復記憶了。他告訴托尼和博士,他極有可能才是那個叫“T·J”的魔法師,並且他很有可能還是大魔法師。托尼問他原因,老賈就猶豫但又有些落寞地坦白,他意識到自己是個已死之人了,他與真真正正活著的人不同,他是依靠魔法而塑造出的可以在世間行走自如的魂體,儘管與常人無異,但這樣跟活死人沒有什麼區別。他不會老不會死,又不算活著,還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與魔力,還有記憶。托尼和博士就安慰他,無論他是什麼,他都是他們的同伴。托尼還說,無論老賈變成什麼樣,他都會照樣愛著他。

但老賈有點不想繼續這個旅程了,他擔心再走下去,自己就會完全恢復記憶,他不知道當初這個魔法禁錮是在什麼情況設下的,也不知道這個禁錮到底是什麼,但萬一全部記憶都恢復了卻換來禁錮的解開,他就真的連靈魂都化為灰燼了。然而,他又真的很想知道過去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他會死,為什麼他又會選擇以這種方式活著,他隱隱覺得他或許在找些什麼,可理不出個所以然。這些話,老賈都沒有跟托尼透露,他懷著心事,帶著他們走出迷失森林,眼前就是旅程的終點,決戰的平原。

平原被一片黑暗的濃霧籠罩,看不清楚裡面的情況。老賈突然覺得害怕起來,他不知道哪裡來的感覺,他知道自己只要往前走就能恢復記憶了,但他又有不好的感覺,就是他往前走,失去的也許還有托尼。於是,他想勸托尼回去。

托尼表面答應了,卻偷偷跟博士商量,他覺得老賈的過往就藏在這裡,他認為好不容易走到這裡了不可能只在外面看一眼就回去。所以他要偷偷進去,讓博士留在這裡,這樣老賈發現了,就會跑進去找他。博士覺得托尼太冒險了,裡面有什麼都不知道,但托尼表示自己有秘密武器,還拿給了博士看,博士決定信托尼這一回。結果托尼果然在博士的掩護下偷偷進去了,老賈知道了這件事,第一時間就去衝進霧裡頭找人。

托尼其實也沒有走遠,他就等著老賈來了,見老賈來了還非常高興。老賈又生氣又無奈,完全拿托尼沒轍。不過他進來以後,發現自己的記憶不僅又恢復了不少,連帶著魔法也可以使用了,托尼就非常興致勃勃地希望老賈帶他進去冒險順道尋找記憶。老賈想起來一些往事,記得決戰平原裡,最後的龍騎士殺死了九頭蛇,可本來九頭蛇這種生物是不太可能被殺死的,它的死亡造就了它的靈魂充滿了怨恨,這裡瀰漫著就是這些怨恨實體化而成的黑霧。老賈覺得萬事該小心,不過托尼卻很興奮,他還能看到老賈使用魔法,認定了老賈生前一定是個了不起的大魔法師,說不定就是在決戰中不幸犧牲的。不過老賈卻覺得自己不是這麼死的。

他們一路往決戰平原深處走,結果途中被一個奇怪的人(冬哥)差點殺掉。但因為老賈作為魔法師真的非常厲害,他制住了對方。他們本以為他是九頭蛇的人,沒想到他竟然也是個龍騎士,還是個墮落的龍騎士(即在瀕死前與魔鬼交易後以出賣靈魂的方式繼續活在這個世上,直到靈魂之火被燃盡才真正可以安息,不過由於龍騎士與龍簽訂了契約,因此如果龍騎士墮落,龍也會成為魔龍,魔龍會因墮落而不得不永遠依附於龍騎士,以龍心供給龍騎士力量,所以冬哥的靈魂之火將永遠燃燒)。托尼一開始以為他就是傳說中大陸上最後的龍騎士,結果,發現他竟然不是,相反的是,被他守護著的背後一片結界中,沉睡在冰柱裡的那個人才是他們要找的人(就是隊長)。老賈發現這人真的還活著,只是他的龍已經死了,然而它的心臟卻在龍騎士胸中跳躍。也就說,龍代替了龍騎士犧牲了,讓龍騎士以某種方式得以活了下來。

托尼讓老賈解開封印,將龍騎士救出來,老賈總覺得有點不妥,不過還是決定救人。然而,就在封印解開的一瞬間,九頭蛇最後的一縷靈魂也逃了出來,它飛快地穿出了結界,利用盤踞將近數十年的怨恨給自己重塑回虛幻的軀殼。這個時候,龍騎士也醒過來了,隊長一睜開眼看到托尼就超級驚訝地說,“托尼,你不是死了嗎!?”托尼就超不開心地回了他一句,你才死了呢我活得好好的死什麼死。而且他不懂為什麼他從來沒有見過隊長,隊長卻認識他。這時,隊長也心情複雜,然而他更複雜的是往一邊看去的時候,還看到了老賈,他就好奇地問老賈,為什麼托尼不記得他了。老賈很無辜地告訴他,其實他也不知道隊長是誰。隊長整個就鬱悶了。只好問現在什麼時候,你們找到消滅九頭蛇的方法了嗎?老賈坦白,他們不僅沒有找到(並且對此事毫不知情),而且還一不小心解開了封印讓靈魂逃出去了。

隊長就急了,想追出去把靈魂還是碎片狀態的九頭蛇消滅掉。不過被老賈勸住了,因為他們目前這個隊伍是,一個沒了龍的龍騎士,一個記憶不全還已經是魂體的大魔法師,以及一個什麼魔法都不會的人類。要對付九頭蛇,似乎有點不太可能。可隊長很焦慮,他表示如果給時間九頭蛇喘息的話,往後九頭蛇可能就會復活了。然後老賈只好說,其實我們還有一個人,就是被他綁在角落的冬哥,但他告訴隊長對方是墮落的龍騎士,沒發瘋已經很好了。不指望他的神智可以理解並且幫助他們一起消滅九頭蛇。隊長就問那人是誰,老賈就將冬哥拉過來給他看,結果隊長超悲痛地說,這是他最重要的人,最值得信賴的副手,最可以託付背後的戰士。他沒有想到他會變成這樣,他本以為他已經死了。這時,冬哥就叫隊長的名字,隊長忍不住抱緊了他。老賈見狀就撤了冬哥身上的箝制。

總之,隊長坐下來,先跟大家科普了一下當年發生的事。他是大陸龍騎士團的領隊,他們一直守護着這個世界,但九頭蛇還是讓他們措手不及,因為九頭蛇擁有九個頭,砍掉一個再生一個,即使一次性砍下了九個頭,它也能很快就復活。好像永遠無法殺死一樣。但他聽說這個大陸上有一個非常厲害的大魔法師,甚至可以說,是這個大陸上最厲害的大魔法師了,他幾乎擁有“神”的智慧以及魔法力量。他必須尋求對方的幫助,才能阻止九頭蛇肆虐。不過大魔法師不是說找就能夠找到的,他多方打聽,才知道斯塔克家族當時的小少爺(也是下任繼承者)托尼有辦法找到這個大魔法師。於是他就上門拜訪。

其實那個時候,斯塔克家族雖然開始研究機械,但事實上他們確實是一個魔法傳承的家族,而托尼更是非常聰明,擁有歷代繼承者都沒有的才能,他將魔法融入到機械裡,使得戰力和防禦力都大大增幅了。當時,托尼答應隊長的請求,不過要求是隊長一定要將他帶上,因為討伐了九頭蛇就能夠成為英雄了,而他一直以來的夢想就是當一個英雄。

隊長表示這件事很危險,不過他也覺得斯塔克是助力,思考了一下,到底還是沒有拒絕。不過他也有點好奇,為什麼幾乎已經擁有一切的托尼還想要去當英雄,難道想要滿足自己的虛榮嗎?正當他準備說教的時候,托尼就告訴他,這與大魔法師有關。原來他小時候曾經因為一次綁架被大魔法師救了,他當時不知道對方就是這個大陸上最厲害的大魔法師只覺得對方的魔法好厲害,比自己的家庭老師都要牛逼百倍,就死纏對方要他教自己。當時大魔法師也覺得他很有趣,徵得他們家族同意以後,就在斯塔克的家族留了一段時間,教托尼一些魔法。就是在這裡,托尼與大魔法師一起研究出了怎麼將魔法與機械融合到一起的方法。因為大魔法師似乎也很喜歡他,每天都會跟他吟誦一些英雄的故事,哄托尼去睡覺,久而久之,托尼對英雄就充滿了嚮往,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成為大魔法師故事裡的大英雄。大魔法師就表示,如果有這麼一天,他就會把托尼寫到他的故事裡,在他假裝成吟遊詩人在大陸上流浪的時候,就可以唱給所有的聽托尼的事蹟。

後來,大魔法師要離開了,他從托尼這裡也得到了啟發,決心要開始繼續冥想。但托尼非常不捨得,他不僅將許多他們共同製作的小機械送給了對方,還約定他們以後一定要再見。大魔法師答應了,並且給了托尼一件信物,如果有朝一日托尼有事要找他,這個信物會帶他找到自己的法師塔。

於是,隊長和托尼就靠著這個信物,找到了大魔法師所在的法師塔,他將九頭蛇的故事告訴了大魔法師,並且懇求他的幫助。大魔法師也剛好結束了這一次的冥想,覺得讓九頭蛇作惡似乎也不是很好,而且托尼又想和他一起旅行。也就答應了隊長。當然,因為有了大魔法師的幫助,此行真的很順利,一路到決戰平原以前,都真的像一次遠郊。

然而,九頭蛇也確實非常強大,決戰的時候,即使有大魔法師的魔法牽制,龍騎士們也是經歷了艱難的戰鬥。期間,冬哥就是被九頭蛇的魔法擊中,從龍背上摔下去,隊長當時以為他一定死了,然而卻沒有想到他拼著最後一口氣竟然將靈魂賣給了魔鬼(不過隊長不知道的是,冬哥將靈魂賣給魔鬼其實是他捨身封印九頭蛇靈魂以後)。就在他們非常絕望的時候,本來應該跟隨在大魔法師身邊的托尼突然出現了,他用了非常精巧的一套機械同時限制了九頭蛇的九個頭顱,暴怒的九頭蛇以長尾巴將他擊飛了出去。隊長趕到的時候,他身受重傷,但最可怕的是,他被九頭蛇的魔法詛咒了,即使治好了傷,也活不久了。這個時候,大魔法師也出現了,原來那套精巧的機械裡還巧妙地蘊含了他的魔法,可以割裂出九頭蛇九片靈魂。這樣九頭蛇就沒有完整的靈魂,它的魔力潰散,也就最終會崩壞而死。他將九片靈魂全數消滅了,沒想到的是,實際上九頭蛇還剩下最後一塊靈魂碎片。不過,魔力也耗費了非常巨大的大魔法師已經沒有力量消滅那道靈魂了。

這時候,隊長站出來了,他決定捨身將靈魂封印,直到大魔法師恢復以後,再找方法消滅掉剩下的靈魂,和消除這些怨氣。大魔法師也答應了他,帶著托尼就離開了。沒想到,這場封印裡,最後卻是隊長的龍獻出了自己的心臟保護了隊長,自己反倒成了最後那個封印。

他再次醒過來,沒想到還能見到托尼(不過竟然沒有變老還失憶了)和冬哥,但沒想到大魔法師反倒失憶了。老賈提出了個假設,也許找到他最後死亡的地方,他就能回憶起一切了。可是他們四個,很難在不被九頭蛇發現的情況下穿過這片決戰平原去找老賈的屍骸。這時候,托尼拿出來了他路上製作的機械,這不僅能夠屏蔽掉氣息,還能隔絕魔法痕跡,這本來是他在研究魔法的同時做來玩的,沒想到也剛好有用。

他們就在九頭蛇眼皮底下穿行在決戰平原上,隊長將他們帶到當初大魔法師以魔法陣輔助他們的地方,發現當年的結界居然還在。他們在老賈的幫助下進入到結界之中,裡頭還看到他們當年紮營的痕跡,時間好像停止流動似的。老賈猜,這裡也許就是他死去的地方。他們就開始四處找老賈的屍骸,沒想到,他們最終找到的時候,卻只剩下白骨一堆了。

很難想像在這個結界裡,一個大魔法師的屍身竟然會只剩下骨頭。但老賈剛碰到這堆骨頭,就一下子回想起了生前的所有事了。不過他的表情凝重,又不大想說。托尼很焦急地問他,他知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老賈就說知道了,但這個已經不重要了。現在重要的是消滅外面徘徊的九頭蛇。幸好九頭蛇還打算先找到他們報仇,不然大陸又要遭殃了。所以他們眼下最緊急的是解決九頭蛇這件事。

老賈提出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方案,就是他有個辦法可以將自己變成亡靈法師,這樣不僅能夠恢復他當年全盛時期的力量,而且說不定會更強。但風險是,他極有可能在成為亡靈法師的過程中黑掉,這樣還會變成邪惡的魔法師。托尼就表示你不會的,我相信你。而且不試過怎麼知道結果(托尼在這個故事裡每一個衝動的決定幾乎都是這麼想或者這麼說的)!於是老賈就開始施展亡靈魔法,墮落成亡靈法師。不過,他的確沒有變壞,還變強了。並且有許多他當年作為魔法師的時候,冥想都無法得知的魔法知識,現在已經全部知道了,他這個時候還真的比當初更接近擁有“神”的力量了。

他為隊長召喚出了骨龍(還是隊長自己以前那頭龍),現在他們就是有一個龍騎士,一個墮落的龍騎士和一個亡靈法師的隊伍了,非常強大,可以去打九頭蛇了。而暫時作為普通人,沒啥用的托尼就被留在了結界裡。

就在他們都出去打九頭蛇的時候,留在結界裡的托尼非常無聊,就東看看,西碰碰的,最後他在某個營帳中找到了以前的自己留下的一個很可疑的機械。他幾乎都沒見過,也不知道是什麼,就好奇地研究起來。沒想到意外地觸發了機關,原來這個是個以魔法為驅動的記錄儀,它可以將佩戴者身邊兩米範圍內的事情記錄下來。一開始記錄儀裡的托尼就說了,他這麼做是為了這件事結束以後又要跑回去冥想的老賈著想才做的,他記錄下他們旅行的點點滴滴以後,就可以用魔法拷貝一份送給他,這樣他們不見面,又能好像見到彼此那樣。

托尼一直在看,記錄儀裡斷斷續續地記錄他們曾經的旅程,從前的托尼與從前的老賈相愛的過程。而記錄儀的最後,就是托尼最想知道的,到底老賈是怎麼死的——儘管他多多少少已經猜到了,他的死亡可能和自己沒有死有關。作為大魔法師,老賈在冥想中獲得了非常多的魔法知識,甚至也有起死回生的禁術。然而,沒有一種魔法,是不需要付出代價的,尤其是復活一個生命。實際上,托尼的確是死了,然而老賈以付出自己生命作為代價,換取了托尼的重生。他在做這一切以前,就告訴了斯塔克家族的人,托尼重生以後完全是一個新生兒,他不會再有前世的記憶,所以將他帶回去以後,就乾脆讓他遠離魔法啊英雄啊這些東西。就讓托尼平平安安過一輩子好了。斯塔克家族的人就答應了。老賈使用了禁術,生命流逝得非常快,但他還是最強的大魔法師,仍是堅持到了看見斯塔克家族的人把托尼帶走了。而自己獨自面對死亡,不過,這一刻,本來已經坦然的老賈卻覺得不甘心,於是,他用最後的魔法,將自己的靈魂取出來,化為幻影。因此他的肉體才在一瞬間被消滅了,最初的老賈,本應該是保存下記憶和魔法的,除了是已死之人,他應該與原來自己無異。所以托尼也不知道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老賈會成了那個流浪漢。

這時,消滅了九頭蛇的三人回來了,老賈把結界撤掉了,黑霧驅散的決戰平原露出了本來的面貌,是一片一望無際的荒原,但荒原之上,卻有草木開始重生。托尼本來想問老賈,之後到底還發生了什麼,不過他又覺得不太重要了。他偷偷把記錄儀藏了起來,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生地迎了上去,一同離開了決戰平原,找到了留在外頭焦急等待的博士。

博士手上拿著霍華德信,霍華德在信裡告訴了托尼一些過去的事情,他之所以不想告訴托尼太多是因為他們曾經與一位大魔法師有過約定,如果再讓托尼跟這些接觸恐怕會有危險。以及他之所以會找那位龍騎士,其實是因為對方曾經是他年輕時的摯友,他一直不相信他會死在九頭蛇的手下,不過也許是他魔怔了。不過知道這一切的托尼,已經對這位“父親”釋懷了。

他們決定先回斯塔克家族再說,隊長和冬哥打算先跟霍華德見上一面,敘舊一番,再重新踏上屬於他們的旅程。而托尼就強調老賈已經約定過了,即使恢復記憶也要留在自己身邊,老賈就說自己不會毀約的。

總而言之,故事就這麼皆大歡喜地完結了。我也不知道未來托尼會不會真的問老賈到底後面還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老賈會不會告訴托尼,不過我覺得現在就好了。就這樣。

评论
热度(27)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