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偶爾吐吐槽
有問題請走Ask,情感諮詢也OK
歡迎交流

【DND】段子

×獨家定制。
×第一屆DMC Only簽段子。


尼祿在黑暗中醒來,發現自己身處一條小巷中,與他昏迷前一秒最後所見的景象截然不同。這兒充斥著潮濕的腥臭與腐朽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覺,他從冰涼的地面爬起來,渾身上下宛如被鈍器毒打了一遍,肌肉骨頭都泛著酸楚的疼痛。尼祿呼出了一口氣,察覺到右手不再充盈著奔騰沸騰的力量,反而沉重地拖拽着他的身軀,他低頭望向自己的雙手,沒有看見螢藍色淺光流動的醜陋的手臂,取而代之是結結實實的血肉之軀。


他無數次幻想過,如果他不曾擁有惡魔的血統,將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卻不曾有過任何一種想像,猶如此刻。他的願望真正被實現了,荒誕的是他沒有任何的實感。比起欣喜若狂,尼祿的腦子裡更多是一片空茫,沒有絲毫的快樂可言,也不覺可悲可嘆。只是,什麼都沒有。


他慢慢地站起來,撿起落在塵埃裡的緋紅女王與閻魔刀。原來最趁手的武器,沉重了一倍,那把代表著力量而選擇了他的刀,宛若自他手中死去一般。尼祿錯愕而茫然地重新將武器裝備回到自己的身上,想著,也許現在最迫切的問題是他得清楚自己身處何方。


他幾乎記不得昏迷以前的更多事情了,他依稀想起是個任務,並不困難。他出門的時候,還半開玩笑地對但丁說,或許他應該等他回來吃晚飯。然而,那個惡魔,在死亡的一瞬間賭咒了些什麼,尼祿想不起來了,只記得狂妄恣意的嘲笑,尖刻而銳利地震盪他的耳膜。然後,他便暈過去了,再次醒過來,卻已在另一個全無印象的地方。


這恐怕是操縱空間的惡魔,亦或是時間,他不清楚。這些年他見過形形色色,各種各樣的惡魔,早已對一些事情見怪不怪。他再次低頭看向自己的雙手,活動活動了指關節,靈活依舊,但他卻意識到,自己的力量不復從前。


然而,這也不是什麼嚴重的問題。他作為惡魔獵人的經驗足夠豐富,他的戰鬥技巧仍在,他該當沒有什麼問題。首先,他必須清楚這是哪裡,而後,才能弄得清楚發生了什麼。比起但丁的漫無邊際,尼祿素來有計劃得多,即便他漸漸意識到,但丁的毫無章法裡實際自成一套邏輯,他教會了尼祿很多,也讓尼祿在這些年來變得比以前更加優秀了。


他向著巷子的光源走去,遠遠看起來那些是恍惚而長明的燈光,恐怕這是一座城市。這時,巨大的黑影飛掠而過,一下子擋住了所有的光源,像瞬間吞噬了日月,它幾乎是朝著尼祿直直撲來,挾著勁風。空氣中傳來危險的振動,他沒有來得及看清楚殘影中的實體,就率先往一旁翻滾而去,他本該巧輕易地躲過,然而,遲鈍的身體卻比他反應要慢上半拍,風尾掃過背部,將他重重地甩到了冷硬的牆壁上。衝撞使得他渾身上下的骨頭都彷彿要尖叫起來,他狼狽地跌倒在地上,抓起背上的緋紅女王,勉力地撐起了自己。


下一刻,尖嘯的破空之聲中,一道閃光自他眼前劃過,將黑暗中的陰影釘在了地面上。尼祿抬眼,叛逆的刀柄,毫無預兆地出現了在他的面前。


他聽見有人在笑,張揚得莫名欠揍,他輕佻而放肆,連對著一隻噁心的蠕蟲也能肆意地調情,“來吧,寶貝,別害怕嘛。”逆光處,男人的面容被隱藏在陰影之中,模糊而曖昧,但是,即使看不清楚對方的表情,尼祿也可以想像男人那得意笑容上揚的弧度,眉目之間飛揚的神采與滿不在乎的神色。


但丁。卻不是他的但丁。


那人的聲音、口吻、語氣,如此熟悉,卻稍顯年輕。不是他最熟悉的那一個,他甚至能從細微的尾調處總結出他們的不同。


這是曾經的那一個。尼祿想,他今晚可真的回不去與男人共度晚餐了。


TBC……


=

其實這個梗在娛樂圈AU之前,跟果巨面基的時候說過。

故事是尼祿回到了DMC3結束以後的時間線,遇到3D,並且失去了全部惡魔的力量,只能夠作為一個很強的“普通人”。他開始思考著關於自身,惡魔與人類之間的分界線,那些對於他而言,真正的意義。故事的開始,他已經和4D在一起了。然而,直到故事的結束他才知道,曾經有個人,跟他相愛已經許多年了。

就是談談戀愛,思考人生的故事。

趁著這次第一屆DMC Only(大手雲集然而沒有本,卻無料和好吃的)給果巨簽了個。後續什麼的,如果我還要給她簽才會有哦!

順帶一提,在本子上寫字簡直比我現在寫的挫一百萬倍。

所以,對,其實我也不會寫文,我只是擁有神奇的魔法鍵盤,你值得擁有。

评论
热度(6)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