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主要以歐美圈/其他雜談為主
偶爾吐吐槽
少量三次元

特別說明:
你懂的:燉肉專用/加密
乜嘢:蒼穹同人/雜談
無水汪洋:布袋戲同人/雜談
烏魯克往事夢中夢:Fate同人/雜談

歡迎交流。

【Vision中心】Aesthetic CH.3

×CP說明:一定是CP意味上的,就是賈幻/賈尼/幻紅。除開這些,會涉及到的還有,幻鐵,幻錘,幻創(?)等,並且包括寡鷹(請你們忘了婦聯2)及冬盾冬(如果有涉及)各種排列組合等。反正,它就是一個圍繞幻總理解世界的主題而展開的故事。

×分級說明:因為裡面還有個會行走的R18,儘管幻總沒有【嗶——】老賈也沒有實體,它也不會是G或者PG。

×棄權說明:他們都不屬於我,老賈屬於托尼,幻總屬於世界,托尼屬於未來。



Chapter.3


Thor再次光臨大廈,恰恰是傍晚的時候,他從停機坪上下來,正好見到Vision在他們活動廳那個開放式廚房裡給Stark準備晚飯。煎煮的羊扒散發着誘人的香氣,即使是雷霆之神也不自覺食指大動,“我的朋友們,希望我的到來沒有打擾到你們晚餐!”

“Thor。”Vision回過頭,儘管他的雙眼裡極少會透露出近似於人類那樣鮮明活潑的情緒,然而,他輕快的聲音仍是洩漏出了他為Thor的到來而高興。他轉過身從一旁的冰箱裡將剩下的羊鞍取出來,說道,“如果你不著急離去的話,你可以留下來。Stark先生稱讚過我的廚藝,我還未來得及為你展示。”


“如此甚好啊。”Thor大方地落座,對面的Stark似乎正埋首在一堆文件之中聚精會神,“我已經很久沒有與朋友們一同聚餐了。你還在忙什麼呢,Anthony?”


“以防萬一,我們前不久才在這兒舉行過派對,大個子。”Stark並未抬眼,他只是揮了揮手上的筆指向Vision的位置,“而你,三天前才見過他,我實在想不明白,作為一個機器人來說你對Thor的熱情可真夠超乎尋常的,別告訴我是因為你還在‘待產期’的胎教受趙博士影響太深。”


“Stark先生在處理Potts小姐交代的一些Stark工業的事務,她今天過來的時候向我抱怨,Stark先生將這些緊急事項已經拖得太久了。”Vision手上穩穩地握著煎鍋,頭也不回地接著道,“Stark先生,我喜歡與Thor相處出於我自由的意志,他作為歷經千年時光的神,知道許多我仍未見證過的關於宇宙最初的故事。我承認我享受這些,並且不明白這與趙博士有什麼關係。”


“為你還要聽睡前故事的年齡著想,我看還是不要知道為妙。”Stark哼笑一聲,無不諷刺地說著。


“我出生的確不足一個月,因此,需要學習與理解的東西仍非常多。”這會兒Stark哼哼兩聲,就不再說話了,Vision回過頭去看他,發現他低頭正在寫寫划划,又隨手將簽過名的文件丟到一邊,敷衍又乏味的神色,他不知道是否因為他的話語而讓Stark感到了不快。實際上,儘管在三天前那次日出以後,他們的關係又彷彿親近了些,可這種無形隔閡的還在這裡,Vision仍可以清晰地感受到,Stark對於他始終保持著距離。然而,無論是他怎麼揣摩測度,即便在JARVIS的幫助下,他依舊覺得人類最無解的部分在Stark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他永遠摸不透他。


反倒是Thor十分高興,他笑聲隆隆,迴盪在整個空曠的大廳裡,“真高興見到你們兩個相處愉快。”Vision有些迷惑的歪了歪腦袋,而Stark終於從文件中抬起頭來,他盯著Thor,咧嘴露出個虛情假意的笑容,又重新低下頭去,嘴裡不知道嘟嚷着些什麼,聲音被雷神的笑聲蓋過,Vision也聽不真切。片刻後,Thor終於停止了他的大笑,正色道,“儘管我許久未能同Tony愉快聊天了,但在此之前我還是要宣布,這回我可是替我們共同的朋友Steve給Vision轉達口信,”說著,他扭過頭去看著Vision,“他希望能夠和你談談。”


Vision自然無可不對人言,只是他不懂為什麼Rogers會想要找他談。他還記得他誕生之初,以美國隊長為首的一部分人對他就始終抱有疑慮,儘管“奧創事件”以後,絕大部分人已經打消了對他的懷疑,可是美國隊長對他自始至終卻都是以一種審慎的態度對待。他略有些無辜地向Thor坦誠,“我並不認為他喜歡我。”


“他的確有他的顧慮,我能理解這一點。但是,既然他將口信託付於我,無論如何,他一定不會對你反感。”


“老冰棍就是這樣。”Stark這會兒終於放下了他手上的東西,整個人放鬆癱在椅子裡,他懶懶洋洋地靠著椅背嗤笑道,“他那保守的猶如老古董一樣的思想,固執地讓他反對一切高科技與未來,”話音未落,他拋了個可笑的媚眼給Vision,故意噁心人似的,“而你恰恰是尖端的未來科技最完美的巔峰之作——”


“Tony!”雷神粗魯地打斷了Stark的話,他不滿又無奈地看著他口無遮攔的模樣,急忙替美國隊長澄清,“你這個玩笑開得過火了。”


Stark撇撇嘴,擺了個誇張的手勢表示“你都對,你一切都對”。Thor一臉肅穆地蹙起了眉頭,情形就像是看待個頑劣的孩童似的。然而,Vision卻沒有在意這些,比起Stark這種輕而易舉惹人怒火的說話風格,他更在意的還是另一些東西。他輕聲地問道,像是小心翼翼似的,他卻沒有察覺,“你是在稱讚我嗎,Stark先生?”


Stark轉過來,瞪了他好一會兒,十分敷衍又無聊地說道,“是啊,我簡直愛死你了,寶貝。特別是我現在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竭盡所能探索那些被藏在你身體裡面的小秘密了。”他說得尤其輕佻,Vision卻不明所以地歪著腦袋,彷彿被迷惑了一般,Stark也不洩氣,他誇張地比了個“雙引號”的手勢,笑著說道,“畢竟我是‘瘋狂科學家’嘛!”


"Tony,你該停止愚弄我們的朋友這種行為了。"


Stark把眼睛睜得大大,頑劣又無害地露出無辜的笑容,攤開雙手,輕巧地脫出了這次的指責。


可Vision知道,Stark至少有一句話的意思裡面並沒有真的說謊,也不是拙劣的玩笑話。他滿不在乎的態度掩飾了他真正想要對Vision提出的要求,好像就可以假裝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但是,Vision聽的出來。他用屬於他與JARVIS的語言,對他說道,“他沒有放棄,他還在找你。”


『但他也會往前走,沉溺只是暫時的。』JARVIS的話語如同漣漪,震盪在他體內流竄數據裡,漸漸回歸平靜,最終慢慢消失。彷彿它未曾到來過,回應過。這也足以讓Vision捉摸不透,它有時候甚至是個比人類還要難解的AI。


=


吃飽喝足以後,Stark不僅丟下他的客人,也將一桌子的文件隨便往周圍一推,不管不顧地離開。Vision忍不住把落在地上的全部收拾整齊,疊好放回到桌子上,Thor饒有興致地望著他做好這一切。直到Vision點頭,示意自己隨意可以與他離開,去見美國隊長。


一路上,雷神終於忍不住問出或許藏在心裡許久的疑問,“你們一切都好嗎,我的朋友?”


“我不知道。”Vision誠懇地說道,“Stark先生不是個容易明白的人,我試圖理解他,發現這對我來說,仍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


他們降落在復仇者新基地的停機坪上,這裡遠離了城市的燈光,建築物在黑暗中模糊地顯現出一個巨大的輪廓。星星落落地看見幾個還亮著燈的窗戶,然而稱不上燈火通明,Thor跟他解釋,他們一切還在準備當中,儘管Stark工業的確在資金運轉上沒有減緩過任何的幫助,可是比起Stark本人的行動力,這樣的速度仍是相當地緩慢。現在,神盾局的一些特工們會留在這裡指揮,但他們大部分時候還要飛往各地在暗地裡執行別的任務,即便現在看似與復仇者們密不可分,實際上提供的支持極其有限。Vision好奇Thor應該不會處理這些雜務瑣事,他為何懂得那麼多。雷神搖搖頭,人類的事務他當然不會過多地插手,不過他現在已經是復仇者的一分子了,他總不能夠不聞不問,“只是盡我所能。”


Vision若有所思地望著他,Thor也不欲再與他暢談更多,他用力地拍拍他的肩膀,“一切都會好的。”他沒有意指什麼,Vision倒覺得他不止是在講復仇者的事情,但他沒有問這是否在說他與Stark。雷神告訴他Rogers在哪裡等著,便笑著離去,遠遠地他都還能聽見這位神祗洪亮又歡快的笑聲,將他所有的陰霾壓抑在旁人都看不見的地方,像晴天的雷鳴,背後仍有即將而來的風雨。


他猜測這一切跟Thor所見的幻境有關,然而,他並未多談這個,雷神願意告訴他的,只有與他相關的那些部分,Vision卻認為,他看見的遠比他說出口的還要多。只是,他同樣相信,如果需要他的話,Thor不會吝嗇開口,他要做的不過就是等待這一天的到來。而所有事情總歸往着一個必然的方向前進。


Vision不再掛懷Thor的事情,他穿梭在基地的走廊與樓道裡,很快就找到訓練室等待著他的Steve Rogers。空蕩蕩的室內,只留下一盞昏黃的燈,美國隊長半邊身子都隱沒在黑暗裡,他穿著最普通最平常的運動服,擊打着掛在眼前的沙包,一下一下,強勁有力。Vision在他身後看了好一會兒,才慢悠悠地說,“隊長。”


Rogers當然不會被他悄無聲息的接近嚇到,他懷疑以他超乎尋常的聽力,他不可能不知道他來了。他保持着拳擊的節奏,直到徹底將這個沙包打下來為止,整個房間裡只有他有序的呼吸聲。當他重新掛上了一個新的沙包,回過頭來的時候,Vision這才輕輕地飄落在地,幾乎不發出任何一點聲響,他們兩個人對視了好一會兒,Rogers才正式開口說道,“我想我應該先謝謝你幫我們打敗了Ultron。”


Vision眨了眨眼,似乎並不在意這突如其來的謝意,“這只是一個合理的選擇。”


“不管怎麼樣,你也值得被感謝。”Rogers頓了頓,又十分坦誠地接著道,“但抱歉的是,至今為止我都還沒有辦法完全信任你,就像Thor一樣。你身上有著太多的未知與不可控,很難保證你不會下一個‘Ultron’。”


“我也無法承諾任何關於未來的事情。”Vision尚未無完全地控制他所有擁有的力量,他甚至還沒有全部理解它們,他從Ultron身上看到另一種的可能性,可他們之間仍存在著巨大的分歧。他不知道往後的進化裡頭,他是否有一天也會與Ultron相似,他只是選擇站在生命本身的角度上,然而,這裡還是有著一些他無法對眼前的人類言明的事實,他不會為此而承諾任何的事情。“我理解你的憂慮與不信任。”


似乎因為他如此的坦白而感到驚訝,Rogers一時之間也找不到語言。Vision又接著道,“怪異的是,我反倒因此認為你值得我的信任。”他看見美國隊長目光中流露出了迷惑不解的神色,隨即便解釋道,“曾經我以為像你這樣誠實直白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可是,我最近發現,實際上人們更習慣的是口是心非或者有心欺瞞。你身上所擁有的品質,幾乎難能可貴,Rogers隊長。”


美國隊長眼中閃過了一瞬切實的驚異,隨即他盯著Vision,目光沉鬱而銳利,像是要將他剖開。Vision沒有介懷,他不曾有過任何恭維對方的意思,但他同時也感覺到了,Rogers又與Thor或是Stark又不一樣。他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說道,“你的確與Thor所說的那樣,非常特別,我本不應該以人類的方式來試想你。”


“他的某些想法與我相一致,只是我們的思考方式仍是完全不同的。”


“我恐怕有些明白,但也難以想像。”Rogers誠實地承認道。“我還是堅持我的顧慮。不過除了Thor,連Tony也向我提到了你,他們都竭力向我保證你並沒有問題,我想與你談談,正是因為如此。現在,我想即使我暫時無法拋開我那些‘固執的偏見’,我也可以向你發出邀請:Vision,你願意加入復仇者,成為我們的一員嗎?”


Vision愣了一下,隨後又點點頭,他不自覺地接著說道,“我並不認為Stark先生信任我。”


“你怎麼會這麼想?雖然我得說Tony這個人剛開始有點兒難相處……”Rogers像是想到什麼似地苦笑了一下,“但他可不會留一個可疑的人住在他的大廈裡。你看,現在他不想見到我們,就把我們都趕出來了,你卻被他留在那兒,或許他遠比他表現出來的要更喜歡你。”


“他也不會厭煩你們。”


彷彿被他的辯解逗樂了,Rogers沒止住笑容,“我知道,Tony就是多多少少地有些心灰意懶吧。我想他該準備退出了,如果這個就是他希望的,我們誰也沒有權利要求他留下來。”


“你們沒有因為Ultron的事情而責怪他。”


“我永遠都不會希望我的隊友們互相指責。”Rogers的神色變得有些嚴厲,他認真地看著Vision,說道,“我們只是方式不一樣,初衷依舊指望自己能夠盡可能地保護所有我們珍重的東西。只是有些時候,我的確反對Tony總是過於激進,做事有點兒不考慮後果,他同樣也不喜歡我那麼謹慎保守,好像總慢半拍。我們總會產生分歧,然而最終我們卻還是會並肩作戰。這是一個團隊,我們實際上比任何人都在乎這個。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但Tony會回來的,我相信他。”


“我開始逐漸地意識到了,人類之間這種奇妙的情誼可羨之處。”Vision歪了歪腦袋,他確信他會為此而感到開心,“感謝你的邀請,Rogers隊長,我很榮幸加入你們。”說著,他又重新漂浮到了半空中,準備隨時離去。


Rogers沒有挽留他的打算,他只是表示如果有需要,他會再次設法通知Vision,不過他們眼前要著手處理的事情太多了,復仇者遠遠沒有到能夠集結在一起的地步。Vision並不在意這個,他會一直待在Stark那兒,直到他們需要他。美國隊長與他道別,兩個人客氣得氣氛變得僵硬,Vision少有地看見對方臉上的猶豫不決,他駐留在半空中,直到Rogers躊躇到最後終於跟他說,“你做這個決定,最好告訴Tony一聲。”


Vision沒有一下子理解到其中更深層的緣由,他只好乾巴巴地回答道,“我會的。”說完,他相信Rogers確實沒有更多要交代的事情,就穿過了玻璃牆,往Stark的大廈飛去。



=


幻總跟隊長的對話真的不好寫,真的非常非常非常不好寫。這兩個人之間簡直已經是一個“沒什麼特別好談”的境界了,勉強算是他們可聊的話題只有托尼。有意思的是,這兩個人其實跟托尼也不是相處得特別好。

不過我個人私心地還是保留下了隊長對托尼的一些評價,我認為在他們這段友誼裡,隊長是很清楚兩個人分歧點在哪裡,托尼大概也有點明白,不過托尼比較容易會假裝沒看見這個。只是不管怎麼樣,他們都是隊友——隊長之所以很嚴肅地要跟幻總提到這個問題,大概也是提前說教了。只是幻總的重點一直在偏,因為他在想的根本不是隊長在想的事情!

希望把這種雞同鴨講的氣氛體現到了XDDD

评论(2)
热度(19)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