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主要以歐美圈/其他雜談為主
偶爾吐吐槽
少量三次元

特別說明:
你懂的:燉肉專用/加密
乜嘢:蒼穹同人/雜談
無水汪洋:布袋戲同人/雜談
烏魯克往事夢中夢:Fate同人/雜談

歡迎交流。

【Michael/Harry】KKBB CH.2

×本文是炮總的《Legion》與唐尼巨巨的《Kiss Kiss Bang Bang》Crossover。CP為大天使長X前小偷現偵探助手。不能接受可點叉。
×時間線為《Legion》發生以前,《Kiss Kiss Bang Bang》發生以後。部分關於大天使長的設定參考《Dominion》。有妄想劇情請見諒。
×梗概:脾氣有點小暴躁又有點小高冷的天使長遇見樂天派還有點逗的偵探助手,會變成什麼樣?如果還加上談戀愛的部分呢?
×棄權說明:他們都不屬於我,而屬於他們自己。



Chapter.2


Harry從來沒有想過要把他的“潛在委託人”晾在那裡然後衝著那扇門大吼大叫活像他是個精神病患者,然而Perry實在太客氣了,他忍了又忍還是沒有忍住。等他發洩完他的怒火回過頭來,才意識到他的“客人”還待在客廳裡。唯一值得高興的是,這數十分鐘裡,那個男人一直都端坐在沙發上,一丁點兒都沒有要發表任何意見的意思。只不過,Harry回過頭來的時候,還是見到那座“雕像”活了,對方扭過頭來看他——他有沒有說過那雙眼睛很漂亮?它們藍得接近透明,像馬爾代夫(別懷疑,他上上個案子就是去了那兒,人間天堂,托Perry的福)的海水,陽光底下清澈見底——他一眨也不眨地盯著Harry,哪怕那個目光的確就是“我眼前就是一個傻逼”這樣的意思,他也確信他不會對擁有這麼一雙眼睛的男人生氣。


他傻笑了一下,不太好意思地撓撓後腦勺,“抱歉讓你碰到Perry這麼個大混蛋,不過他也沒有那麼壞,如果我堅持不會趕你出門,他也不能拿我怎麼樣。”說著,Harry向男人走了過去,他發現男人幾乎是隨著他挪動的身子而轉動他的目光,那種視線彷彿是要將他剖解了似的,既可怕又迷人,搞得Harry整個心跳都有點失序。“你好?我的意思是……你看我們都沒有正式介紹過彼此,我叫Harry,Harry Lockhart,你剛才見到的Perry,他是個偵探,我現在正在給他當助手。當然啦,如果不是為了照看著他,我隨時可以跳出來單幹。你呢?——哦,抱歉,如果你不方便說的話,寫下來也——”


“Michael。”打斷Harry的是一把凜冽的聲音,有點像西伯利亞的風雪,冷得硬生生聽出拒絕的距離感,又有點兒像倫敦迷離的陰雨天氣,低沉而顯得有些陰鬱,Harry幾乎要為這個聲音渾身打個激靈——這也太他媽好聽了,簡直就是犯罪——就是那種令人毛骨悚然的著迷,貼在肌膚骨骼上滑行的毒蛇,森冷與刺激從尾椎上一直竄到腦門上。


他十分不爭氣地覺得自己膝蓋在顫抖發軟,他確信自己一定發出了十分不體面的一聲呻吟,從喉嚨深處,Harry犯傻似地又問一句,“啥?”


那個叫Michael的男人眨了眨眼睛,那雙平靜淡漠又疏離的眼睛裡,根本看不出他有任何不耐的情緒,但Harry認為自己必定是冒犯到他了,儘管他還是願意再次回答他的蠢問題,“Michael,我的名字。”


Harry覺得他真的要說些什麼了,而不是痴傻一樣地直勾勾看著對方的嘴唇,但事實上就是他被釘在原地了,眼珠子都不捨得轉一下,像被餓得發狠的飢荒災民,只是他還沒有理清楚他腦袋被炸成麻團的那一團亂糟糟的思緒是什麼。他只能夠徒勞地咽了咽口水,十分尷尬地乾笑了兩聲。即便如此,Harry也覺得自己就像個驟然遇見夢中情人的“高中女生”(他完全回想起了當年他曾寄希望於Harmony也會用這樣的眼神露骨地看著自己而不是那個籃球隊隊長,而事實上他充當的一直Harmony的“閨蜜”,聽她喋喋不休地對著別人發了一整個下午的花痴),盯著人家看個沒完。然而,他又清楚地知道自己必須停止下來了,他可不想幾分鐘前才大叫着自己不是Gay如今卻表現得像是個Gay——還是那種幾百年不跟人上一次床的只能夠宅在家裡自怨自艾的傻瓜類型Gay。


不知道為什麼,對方並沒有因為他的失禮而移開視線,Michael安安靜靜地望著他,也安安靜靜地任由他看著。Harry莫名地覺得眼下真的有點呼吸困難了,空氣好像在他們的對視之間凝固了,他下意識地想要靠到沙發上去,而且他腦子真的開始發脹,甚至感覺暈乎乎的,Harry扶著沙發的邊緣,扯了個不怎麼好看的傻笑,幾乎屏住氣息地問Michael,“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我的家裡,我也不是介意你擅闖民宅,但你知道的吧,你要是遇到麻煩了,還是可以跟我說一下,我畢竟也算是個‘偵探’了……”


Michael歪著腦袋,似乎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他如同在斟酌躊躇,又像是不太希望回答這個問題地輕輕蹙起了眉頭,Harry緊張地抓緊了他的沙發面料,他也不理解為什麼自己的心跳加速得連胸腔都燃燒一樣疼痛。Michael忽然說,“深呼吸,Harry。”


“什……什麼……”他腦子昏沉得有點犯迷糊了,似是沒有聽見Michael的話,對方向他伸出了手,Harry有些不知所措地搭了上去——那隻手真是冰涼,像浸在了水裡一樣,皮膚光滑得不像話,隨時要從他掌心裡滑開似的——幾乎就是這一刻,好像一切都爆發了,有什麼東西自他腦海中炸開了,無數的畫面閃掠而過,一瞬間Harry只覺得頭疼欲裂。他立即扶著自己的腦袋,擔心它會掉下來,Michael牢牢地支撐著他的身子,可他依舊不爭氣地往對方身上倒,黑暗徹底襲來的那一剎那,他心想,自己該不會是丟臉到看見個長得漂亮的英國佬就目不轉睛得忘記呼吸才暈過去的吧?只可惜,下一秒,他什麼都不知道了,徹底墜入黑暗之中。


=


Harry彷彿做了一個夢,夢裡迴盪着奏鳴的鐘聲,他看見了神的光輝在照耀,猶如身處雲端之上,而那些軟綿綿的如同棉花糖的團團雲層都是璀璨和暖的金橘色。然後他就看到了羽毛,無數的不斷地飛舞着的黑色的羽毛,像一場暗沉的雪,無聲地落下。


他重新把眼睛闔上,又慢慢地睜開,模模糊糊地發現周圍的景物異常地熟悉,陽台的落地玻璃門敞開著,陽光透射進來,將他整個溫馨小公寓暈染出一片暖洋洋的金黃色。他想到了麥田,一望無際,秋天裡的麥田。他眨了眨眼,大腦還轉不過彎來,暈乎乎,昏沉沉地,可他還是見到了黑色的羽毛,它們沒有亂七八糟地飛揚在空氣裡頭,製造引起鼻敏感的噴嚏。它們只是乖乖地貼伏着,羽毛尖輕輕地在微風中舒展着,它們連接起來,看起來形成了一雙巨大的漆黑的翅膀。


Harry揉了揉眼睛,定定神,意識到自己眼前真的出現了一對翅膀,它們完美地收攏着,彎曲折合的弧度還在陽光泛著黑珍珠一樣神秘的華彩。它們如同是某種活物的,存在於神話中,宗教故事裡,卻絕對不可能在現實裡顯現,但它們確實這麼突兀地出現了,隨著起伏的呼吸,似乎柔軟得跟他的絲棉被一樣好摸。Harry發誓他只不過想確認自己視野裡的這一切有多麼真實(好像他童年不曾對魔法或者天使抱有任何的幻想似的),他忍不住伸出手去,拂過那片片齊整的羽毛,頓時,一陣尖銳的疼痛,叫他整個人都徹底清醒了。


他這才想起來,他剛剛確實十分丟臉地在他的“客人”面前暈了過去,僅僅只因為他目不轉睛地盯著對方看了至少有十分鐘而以至於忘記自己還要呼吸!簡直刷新了他今年最丟臉之最的記錄(上一個記錄是關於Harmony,還有床,他可一點兒都不想再回憶起任何與Harmony相關的事情,所以,對,他根本不會將此宣之於眾)!


緊接著,他才記得低頭去看他的手,平整的一道切口,幾乎會在他掌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割痕。血珠爭先恐後地溢出來,大有準備下一秒就嘩啦啦留一地的意思,這個時候,一直像靜止在他眼前的翅膀動了,Harry難以置信地抬起頭,恰恰又見到了那張他方才至少看了有十分鐘以上的令人印象頗深的臉(更露骨的說法應該是,他覺得對方的容貌已經快比得上Harmony那樣讓人刻骨銘心了)。


“這他媽的是什麼鬼!?”不,他沒有尖叫——好吧,他確實尖叫了,但這個完全不能夠怪他,誰想像自己的人生剛從俠盜飛車跳到與星共舞然後轉成大偵探福爾摩斯,現在卻成了邪惡力量呢?Harry整個人都被那個叫Michael的傢伙(很好,事實證明即使長得帥雖然有一定的好處,可是在生存面前,好皮相根本一文不值)嚇得直往後退,手腳爬行的姿勢絕對不會好看到哪裡去,而且他很快就撞上了自己的沙發背。這一刻,他發現自己好像就是從沙發上爬起來的,往深一層去想,顯然只能夠是他暈過去了之後,Michael並沒有將他丟在地板上自生自滅,而是把他安安穩穩地放置在沙發上頭。儘管這個發現不能讓他稍微安心一些,可Harry還到底鼓起了勇氣,顫聲問道,“你……你是墮天使之類的東西嗎?通常我不會這麼問別人,但顯然別人也沒有一對黑漆漆的大翅膀……對吧?天啊,上帝,我還以為我至少能夠上天堂的……如果,我是說,如果,當然最好不好,不過萬一你真的要把我帶到地獄裡去,我必須得說,我很怕疼,千萬,千萬要輕輕地,不要讓我感覺到痛苦,行嗎?算是我們打個商量……”


然而,Michael卻反而用看見怪物一樣的眼神瞪著他,他甚至都沒等他準備完他所有懺悔的說辭,就粗魯地打斷了他,“我不是墮天使,我是大天使。按照舊約上的記載,以及你們人類的說法,我應該還算天國的副君。”


“什……什麼?”


“我說過了,我的名字叫Michael,我以為你們應該不陌生。”男人——或者也不能夠成為“男人”,應該說是看起來像是男性的大天使(Harry真的從小就被灌輸了實際上天使是沒有性別這種錯誤的認知)冷酷地開口,“但恐怕我低估了你們的無知與愚蠢。”


“可你根本就沒有按照劇本來啊!?”Harry這下真的要跳起來反駁了,他雖然不算多麼聰明伶俐,但絕對夠不上“無知”和“愚蠢”,一切都是那本該死的《聖經》——噢,耶穌基督,當然《聖經》並不該死,該死的應該是那些世世代代流傳下來的所謂“聖經故事”——的錯。“你應該有六隻大翅膀,它們都是白色的!”


“你們對天堂的認知與測度明顯存在著許多錯誤。”Michael稱得上是對他虛弱的反駁嗤之以鼻了。他歪著腦袋,彷彿極其不明白地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好幾遍,看得Harry全身上下都不自在得泛起雞皮疙瘩(他不想承認他的臉還愈發地像是要燒起來一樣,又是那雙該死的誘人犯罪的眼睛作祟,Michael真的應該停止用這種彷彿要將他剖解成一塊塊來研究的變態的眼神看著他了),直到他不得不故作挑釁地衝對方嗆聲“你到底他媽的在看些什麼我知道我自己長得英俊”,Michael才再次紆尊降貴似地開口說道,“我在好奇,為什麼是你?”


“什麼為什麼是我?”


“天父選擇了你。”


“啥?”


Michael彷彿都有些不耐了,他皺起眉頭,又盯了他好一會兒,Harry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這明顯從哪個方面看來都不會是他的錯,誰讓這位大天使裸著摔進了他的陽台(Harry現在懷疑他是不是在天堂飛行的時候遭遇了所謂的“交通意外”,你知道,畢竟那兒大抵沒有航空管制措施),帶給他一連串疑問(以及他竭力否認的怦然心動)之後又憋不出幾句像樣的回答呢?


倚仗着這個看起來神情凶狠目光冰冷如刀的天使怎麼樣說都是拯救過萬民於水火之中的大天使長Michael,Harry幾乎篤定了他一定不敢把自己怎麼樣,就情不自禁地拽起點脾氣來了。“看什麼,你欠我的。”


“天父認為我對人類太過冷漠了,這不是祂希望得見。我理應是天堂第一位臣服於你們的天使,我對你們的愛不應比祂少,因此,祂需要我來領悟。”Michael不大情願地解釋道,“你是我的啟示,然而,我卻至今都沒有想明白。你連我的力量都承受不住,又怎麼能夠帶給我啟發?”


“聽不懂,說點兒人話。”


“你暈過去了,天使之力對人類而言太過純粹,你連一點點都受不了。若非你此刻正在我的庇護之下,你恐怕就要永眠不起了,所以我不明白,天父選擇你的任何理由。”


“或許因為我太惹人喜愛了?”Harry算是懂了,他現在對於Michael來說就是天父對他的天使兒子的考驗,再聰明通透點去猜測,也許Michael得不到他的啟發根本就回不到他的天堂。這麼一來,等於這個大天使根本反抗不了他,孱弱又怎麼樣?人類即使在天使們的眼裡脆弱又不堪,可是天使到頭來還不是照樣要對上帝最偉大的造物服氣?不得不說,這會兒他不僅迅速地接受了自己家裡來個大天使長的事實,還開始樂不可支地洋洋得意起來了。“明白嗎?現在開始你得努力了,你在我這個小小人類身上發現不了閃光點的話,你可就真回不去見爸爸了。”


然而,Michael只是如同受不了一樣,默默地扭開了頭。


=

雖然今天是六一兒童節我本來想要寫非常可愛又有點小倒霉的Harry,然而,事實卻是這章根本就是沒有什麼劇情的流水帳情節而已。不過下一章開始他們就正式同居生活啦,Harry的生活裡多了個(目前)對他很不屑的大天使長,真的不知道會有多雞飛狗跳XDD我也是懷著這種期待的心情,想像著後面的情節!

這裡大天使長沒有《Legion》這麼鐵漢柔情是正常的,但他逐漸會發現人類的值得喜愛之處,沒錯,總而言之就是這麼一篇傻白甜的戀愛文,希望你們會繼續喜歡支持XDD

评论(3)
热度(10)
  1. regina迷恋复生中一品亂炖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