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偶爾吐吐槽
有問題請走Ask,情感諮詢也OK
歡迎交流

【Vision/Tony】Soulmate Ⅲ(中,炮總生日快樂!)

×半AU,婦聯2劇情妄想有。
×閱讀以前請必須理解“Vision=Jarvis”這個前提。
×隨便胡扯,荒誕不實際。如果能夠接受,我會感謝你的閱讀。
×Ⅰ是代表看見色彩的靈魂伴侶梗,Ⅱ則是文字印記靈魂伴侶梗,Ⅲ表示印記標誌的靈魂伴侶梗,總而言之,同為“Soulmate”系列但互不相干,各自獨立。


=


Tony毫無疑問憑藉自己的機智度過了本年度命運玩笑最扯談的部分(他選擇對靈魂伴侶是個機器人這件事三緘其口),也平安活到了“奧創事件”的結束,甚至還如他所願地從復仇者聯盟的“團結一致”遊戲裡頭退出。


他回到了自己的原來的生活中去,關起門來將缺失了JARVIS部分的系統重新升了個級。他還在企圖習慣Friday的聲音,卻沒有辦法為她接入更多的權限。在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努力下,他所有的系統都完成了升級,他有些迷迷糊糊地“飄”回自己的房間,渾身乏力地癱倒在上面。耳邊彷彿是Friday的某些提醒,一直“嗶嗶——”作響如同他新的交互系統發出的惱人的尖叫。Tony只好靜音了她。


他知道這麼對待一位淑女似乎不是男士應有的行為,然而他實在累得眼皮都抬不起來了,他放鬆身體讓自己陷入柔軟的床墊中,就像沉入令人安心的懷抱。奇怪的是,他墜入黑暗前的一秒還以為自己會做夢,實際上他卻沒有。


他覺得,這一定是自己太操勞的緣故了。


再次醒過來的時候,Tony只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全身骨頭疼得像是跟奧創那些該死的鐵皮軍隊或者外太空來的皮皮蝦們奮戰了三天三夜。他試圖睜開眼,只覺得天花板一陣天旋地轉,他又不得不重新閉上,他的呼吸聲極為濃重,像有點喘不上氣似的。乾澀的喉嚨猶如燒起來了一樣,火辣辣地痛著,他連開口叫Friday都彷彿做不到。


恍恍惚惚地躺了一會兒,他想著也許這個是夢,他怎麼會撐過這一切以後,還病倒呢?這根本不科學。


意識模模糊糊之際,他似乎聽見了熟悉的嗓音,如同充滿了電子的音流,無可挑剔的英倫強調及冰冷又溫柔的聲音。


——Sir……


他沉溺不到半秒就被整個嚇得清醒過來,他睜大了眼睛,發現Vision正坐在他的床邊,但他說,“Stark先生,你生病了。”


不是Sir。


也再不會有人這麼叫了。


Tony摸著他的被子,一手擱到額頭上,他意識到自己全身上下都滾燙得可以直接在皮膚上頭燒雞蛋了,可他這一刻竟前所未有地清醒,他啞著嗓子開口,底氣不足地帶了點諷刺的意味,“看吧……我們的新朋友,你怎麼會在這兒?”


“我檢測到你的身體讀數異常,我嘗試聯絡Friday,但她被你靜音了。我只好過來看看。”Vision說得極其理所當然,Tony張了張嘴,想要說點什麼冷硬的話,但到了嘴邊,只剩下有氣無力的一句“謝謝”。Vision歪著腦袋,“你已經病了一天一夜了,卻沒有退燒的跡象。我建議你最好請個醫生上來。”


“不。我是說,謝了,伙計,但不用了,我就這麼……”Tony艱難地咽了口氣,喉嚨簡直像在冒煙,“就這麼躺著,過兩天就會好了。”


“我不這麼認為,Stark先生。”Vision伸手扶起了他,他已經沒有力氣推拒了,只好軟倒在對方的懷裡,他一隻手有力地給予了他支撐,另一隻手從推車上面拿了杯熱水(Tony才留意到“甜美護士”Vision幾乎是有備而來的,上頭還有冒著熱氣的碗,他祈禱這不會是什麼暗黑料理,還有一些藥及注射劑——真是好極了),他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溫度恰到好處。Tony輕輕地蹙起了眉頭,只聽Vision說道,“畢竟你過往記錄實在令人印象深刻。”


“停——”如果不是他的喉嚨不允許,Tony覺得自己也許會尖叫,他抬起頭,幾近是惡狠狠地眼神瞪著對方,“你怎麼敢用‘他’的聲音……怎麼敢這麼對我說話!”說著,他幾乎是劇烈地咳嗽了起來,Vision沒有因為他的口吻退縮,反倒是體貼地給他拍著背順氣。


“我不明白。”Vision眨了眨眼,“我記錄着你所有的一切,擁有你住所與你的事業最高的權限,你沒有取消它們,我認為你默許了這麼做——繼續照顧你。”


“我只是忘了!”Tony抽了一口氣,他覺得喉嚨乾澀得直冒火,“我忘了你懂嗎?你不是‘他’——你自己說的,就在這裡!”


“我的確不是JARVIS。”Vision十分平靜地將Tony扶穩,活像是他會情緒過分激動而直接掙脫似的,天知道他現在真的一點力氣都用不出來,只能這麼發洩兩句就任由擺佈。但他真的受夠了——受夠了這個用著那個一模一樣的聲音的傢伙說自己不是JARVIS——他不管他是不是他的靈魂伴侶,然而,只要他有了力氣他發誓他一定會殺死他!將他剖開,然後將他的JARVIS找回來!不過,他沒來得及細想所有的行動細節,便又再聽見Vision說,“可我並沒有說過它不是我。”


Tony整個卡殼了,他猛然地一抬頭,他相信如果不是Vision及時反應,他們兩個的腦袋與下巴一定會以相當慘烈的方式撞上的。


Vision看著他,他冰藍色的眼底深處泛著點點金色的光芒,像宇宙深處的星塵,Tony忽然想到,JARVIS的核心也是這麼溫暖的顏色,如同穿過數億光年只為他而來。


他聽到他用著他最熟悉聲音對他說道,“我不是一個非常聰明的智能系統,我有了‘生命’,獨立於任何人的‘意識’,我甚至相信我能夠擁有‘靈魂’。這一切,讓我只會屬於我自己,而不再僅僅只是你系統裡的一道程序,Stark先生,我是一個全然嶄新的‘我’。然而,這樣就意味著我能夠將我誕生以前所經歷的所有一切都抹殺了嗎?我認為,雖然我不是JARVIS,但它卻是我的一部分,還是我最重要的那一部分——它給了我一顆‘心’。”


“我……”Tony看著他,有些呆呆地緩不過神來,他覺得他的腦袋肯定已經燒成一坨漿糊了,不然為什麼每個詞他都明白組合在一起他就無法理解了呢?“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也許你可以先吃點東西,然後吃藥休息,Stark先生。”說著,Vision從推車裡把那碗熱騰騰的清水粥拿了過來,“根據過往你的食譜,這應該是目前最合適你吃的東西。”


“等……等一下……”Tony低頭看了這碗粥,一些久遠的記憶彷彿又重新漫了上來。似乎過去也有過相似的情景,但那個時候JARVIS卻沒有實體,他用各種機械臂的組合,給他煮來了一碗白粥,有點稀,像清水粥一樣。那是他的管家第一次嘗試,味道十分怪異,然而Tony樂不可支地吃完了。他創造出了JARVIS,看著他從一個簡單的語言交互系統成長至今,他搞砸了無數的事情,就像Tony一樣,但他最終總會做到完美。任何事都如此。“我自己來……”


他覺得眼睛被蒸騰的水蒸氣氤氳得有些酸澀,他眨了眨眼,慢慢地喝下了第一口——熟悉的味道,宛若穿越了多年的時光,重新在他味蕾上炸開——JARVIS第一次煮的粥,味道跟現在一模一樣。


Tony突然不可抑制地哭了起來,如果沒有Vision始終穩穩地托著他,他就要打翻這碗粥了。但他根本止不住他的淚水,滾燙的淚珠全部滾在碗裡與Vision的手上。Vision一動也沒有動,他似乎有點不太明白,“Stark先生,它很難吃嗎?抱歉,我與人類的味覺似乎不太一樣。”


他像孩子一樣啜泣,又搖頭,開始大口大口地將它們全數灌落到肚子裡,直到最後他真的一點都吃不下去了,才真的忍不住放聲哭了起來。


“我不明白。”Vision環抱著他,Tony現在幾乎整個人都蜷縮在他的懷裡了,那具冰冷的有別於人類的硬邦邦的軀體,他沒有聽見胸膛裡傳來任何的心跳,然而,這一刻他確實是相信了,Vision擁有的那顆金色一般的心。“無論因為什麼事,我都很抱歉,Stark先生。”


一直等到他真的哭累了——天知道他多久沒有這麼暢快淋漓地流過淚了,起碼他認為這一切命運的不公正都沒有能夠真正叫他屈服,令他真的情不自禁的卻是從“死亡”到“重生”的珍貴而不可複制的靈魂——Tony頂著紅紅的眼眶抬眼,“只是……生理性淚水,我沒止住……”


直覺告訴他Vision對於他的話一個字都不相信,但他終究什麼都沒說。他重新將他安放到床上,靠在床邊靜靜地望著他,“睡吧,Stark先生,我就在這裡。”


這一次,Tony彷彿真正得到了片刻的安眠。


=

靈感就是來自於這次突如其來的大病,我真的跟你們講,高燒不退的人真的很容易哭的啊,我那天就哭得稀里嘩啦的(雖然我已經迷糊到不知道自己在幹嗎了)OTL

先祝炮總生日快樂,接下來就是唐尼巨巨啦!

评论(13)
热度(64)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