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偶爾吐吐槽
有問題請走Ask,情感諮詢也OK
歡迎交流

【Michael/Harry】KKBB CH.1

×本文是炮總的《Legion》與唐尼巨巨的《Kiss Kiss Bang Bang》Crossover。CP為大天使長X前小偷現偵探助手。不能接受可點叉。
×時間線為《Legion》發生以前,《Kiss Kiss Bang Bang》發生以後。部分關於大天使長的設定參考《Dominion》。有妄想劇情請見諒。
×梗概:脾氣有點小暴躁又有點小高冷的天使長遇見樂天派還有點逗的偵探助手,會變成什麼樣?如果還加上談戀愛的部分呢?
×棄權說明:他們都不屬於我,而屬於他們自己。



Chapter.1


事情發生得很突然。


Harry剛剛因為這個倒霉案子掛掉了Perry的電話,回到他的小公寓裡——是的,不用懷疑,現在他是正規地作為偵探助手了,他的工資當然可以負擔得起一間小公寓(附帶陽台)的租金——關上門簡單總結了他跌宕起伏(這意味著差點搞死他自己)的一天,抬眼就看見他的陽台上躺了一個男人。全裸的。不知是死是活。


Harry差點兒要尖叫,但他飛快地摀住了自己的嘴巴,沒真正發出聲音來。“噢,天啊,拜託,這種事情——我的意思是說這種自己家裡隨時可能出現一具屍體的事情,就該停止發生了!見鬼,我可從來沒有想過每次打開門眼前都躺著屍體,天啊,他在看著我嗎?噢,不,我真的要和Perry拆夥的,真的要了。”他扶著自己的額頭,撥弄著他那頭亂糟糟的卷毛,把它們搞得更加地亂七八糟,他來來回回地猶豫着是奪門而出找Parry算賬還是先上去看看這人是死是活。


“我……好吧,Harry Lockhart,一回生兩回熟。”他深呼吸了口氣,躡手躡腳地走到陽台的邊上,男人仍然是一動不動地躺著,然而胸膛微弱的起伏證明着他並沒有死去,“謝天謝地啊,老兄,你竟然還活著!”Harry蹲下身子,那人有一頭鉑金色的短髮,他的輪廓深刻且堅毅,十分典型的冷硬的英國佬。古怪的是他全身佈滿了奇異的紋身,像某種古老的圖騰,Harry從來沒見過,他猜也許Perry或許會知道。


Perry,這會兒他倒想起來了,這人在他辛辛苦苦地跑著之前那個差點要了他小命的案子的時候竟然瞞著他一聲不吭地接了個相當得體的離婚諮詢,對象是好萊塢目前最炙手可熱的新晉影后。這根本就不是搭檔所為,Harry對他的譴責遠遠都還沒有結束。


“你的麻煩,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又惹上了什麼天大的麻煩,一個男人,一個渾身都是紋身看起來像黑手黨的英國佬躺在了我的陽台上!天啊,你確定你昨天瞞著我的那個案子沒有讓你捲入什麼陰謀當中嗎?比如前夫其實是黑手黨教父的私生子之類的設定?”Harry抓著電話,靠坐在陽台門邊上,有些擔心這人要醒過來威脅自己怎麼辦,跟著Perry學習的格鬥技巧在實踐中仍是證明了他實際上真的沒有任何打架的天賦。他可能會被殺掉,但Harry不確信自己是不是該把這個裸男就這麼丟在這兒就跑掉。“他沒死!Perry,我家裡絕對不會再出現另一具屍體好嗎,絕對不會!他只是昏迷了,上帝,他昏迷了,我卻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不,我可不能將一個暈在我陽台上的裸男就這麼丟在我家裡!噢,見鬼,他剛才是動了一下嗎,Perry他要醒了,我我我——我該怎麼辦啊?萬一他真的要拿槍指著我的頭——對,他是裸的,可我該死的不擅長打架!”


Harry往後倒退了好一段距離,順手把餐桌上抹黃油的小刀攢在了手裡,Perry的建議幾乎是毫無意義的,他當然不可能逃走,這是他的家——起碼是他租的小公寓,應該離開的人是這個身份不明的擅闖民宅的裸男!他伸直了手,顫顫巍巍地用刀尖對準了眼前這個男人,他彷彿正要從昏迷中甦醒過來,他輕輕抖動的身子與即將要睜開的眼睛——上帝,他的睫毛可真長——Harry好像突然才意識到,這英國佬長得可真好看,男人的棱角分明而不銳利,儘管第一眼看上去的確有點嚴酷得不近人情的冰冷,但他真的睜開眼的那一刻,他似乎仍然對身處何方感到了迷茫。那雙冰藍色的眼睛,迷離而神秘,他的目光透露出他的混沌,一時之間,面部輪廓的冷峻線條都因為他的迷糊而變得溫和可愛起來。


他看到了Harry,眼神在這一刻才徹底清明,他眨了眨眼,眉宇間那點兒神秘憂鬱的氣質重新攏聚。然而,令人窒息的卻是那雙眼睛,似乎看透萬物般目空一切,又像是漩渦深邃不見底地吸引,Harry一下子忘了呼吸,任由Perry在電話另一頭焦急的嚷嚷,他唯一還沒有忘了要做的事情竟就是扯了個傻笑,然後對那個男人說,“你好?”


=


“我不是Gay!”Harry徹底爆發了,恨不得一個平底鍋往Perry這個該死的同性戀臉上砸去——這裡並不是指他歧視人們的性取向或者什麼的,但Perry竟然敢懷疑他的性取向?不能夠因為他才和Harmony分手了(而且是和平分手,不過主要原因是因為Harmony厭倦了他總是跟着Perry玩偵探遊戲,不務正業。老天爺,那可不就是他現在的正職了嗎?她顯然忘了在L.A.發生的那件致使他們人生天翻地覆的意外了),現在家裡又來了一個裸男(以防萬一必須要說明的是,他已經不裸了,他正穿著Harry給他的休閒褲——顯得有點短,因此露出了過分性感的腳踝——上半身還披著條毯子)正坐在他的客廳,Perry就可以自以為有證據這麼指控他了。


他就是他忍不住吼叫出來,用的就是那種天花板好像也被他震得有碎屑落下的音量,而Perry僅僅只是玩味輕佻地挑起了眉頭。Harry覺得自己這一用盡全力的拳頭活像揍在了棉花上頭,同時他又不免尷尬地想到剛才那句話想必已經全屋子都聽見了——他當然不是特指外面坐著的那個英國佬(上帝,他還是英國佬,那兒幾乎就沒有直男了),他擔心的還是住在他樓上的房東,Harry真希望對方正出門在外或是睡着懶覺什麼的。他真的不想引起任何的誤會,即便是他的房東當然也不歧視任何的同性戀人士。


Harry悄悄地從廚房裡探出了個半個頭,那個男人還端坐在他客廳的沙發上,從他姿勢判斷,他幾乎完全沒有動過。Harry小心翼翼收回了他的窺探,狠狠地瞪了一眼Perry(即使Perry曾說過他的大眼睛太孩子氣了,瞪視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勸他不要想著藉此來威脅任何人),企圖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像要撂下什麼狠話那樣地惡狠狠,“我警告你,Perry,不要亂說話,你不能因為自己是個同性戀就一直試圖將你的搭檔掰彎!”


Perry哼哼一笑,“那你準備拿外面這人怎麼辦,你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有沒有危險也不知道,你第一時間竟然是個有可能折斷脖子的‘黑手黨’——”他停下來,專門做了個打引號的手勢,“打招呼?然後把你的‘睡褲’——”當然,仍是那個討厭的引號手勢,“借給了他。認真?”


“那不是我的睡褲,我同Harmony一起後我睡覺都不穿褲子了,這習慣我現在都沒有改過來。上帝,我剛才是不是提到了Harmony?我還處於失戀的調節期,你不能夠讓我一再地想起我的前女友,而且她還是我從高中就開始喜歡的夢中情人!”Harry瞪紅了眼睛似地盯著Perry,更可惡的是他彷彿被逗樂般毫無同情心地在一旁假笑,他又不得不抹去假裝流下過的眼淚,把話題扯回到外頭那人身上,“說真的,Perry,你得有點起碼的同情心,我懷疑他只是個無家可歸的可憐傻子,畢竟他從剛才就一直沒有講話,他甚至可能是啞巴。不過,我也不可否認他的身材真的狠辣,話說回來,Perry他是你喜歡的那種類型嗎?”Harry再次忍不住往後滑開身子,歪着腦袋探出去盯著那人的背影,他現在簡直就像在假裝他公寓裡的一尊雕像,然而那身如同大理石才雕刻出來的健碩的肌理,確實也有叫人賞心悅目的資本。


“聽聽你自己的口吻,難不成你還想讓他留下來,然後幫他?”Perry終於要對他皺眉了,露出那種經典的“我不同意”表情,儘管有些心煩氣躁,不過他還是回答了Harry真正關心(準確來說是十分八卦)的問題,“不是。這種一看就是麻煩中心的角色,通常都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所以是的,Harry,我也討厭你,雖然我說過幾百次了,但我還是要這麼告訴你。”


“可你也不能夠否認你離不開我了,沒有我幫助你的偵探事業也不可能這麼蒸蒸日上!”Harry簡直不敢相信Perry又再一次——是的,是又再一次這麼陳懇直白地刺傷他,他激動地擺動着雙手替自己正爭辯,“每一次,每一次,還不都是我完美收場的,Perry,說點公道話!”


“但也是每一次,你讓我們兩個都陷入了差點兒就萬劫不復的結局裡。光是你這種擅長惹麻煩的體質,就夠我好受的了。”Perry一陣頭疼似的說道,“聽著,我不想和你吵第一百零八次架,我接下來還要跟我委託人吃午飯。偵探只是我的職業,我從來沒有想過總是為工作玩命。你搞定他。”說著,他指了指客廳的方位,“我不想半小時後又接到你的求救電話,然後發現自己已經被捲入一樁新的陰謀裡頭。懂?”


“行吧——我是說,我會搞定這一切,你走著瞧。”Perry似乎真的有點趕時間,他抄起他的外套就朝著門口大步走去,Harry跟在後面,帶上門以前,他突然說道,“不過我真的想幫他,Perry,他畢竟昏迷在我眼前了。你說過的,偵探就是替人解決麻煩的。”


Perry這下都忍不住回過頭,看著他的眼神就像他已經無可救藥,然而,事實上就是,那麼多回了,好幾次是真的出生入死那種驚險,他都沒有真正想過丟下Harry。他嘆了口氣,“在我抽出空來給你收拾爛攤子以前保證自己別死了。”


“絕對沒問題!”


“不過,Harry,”Perry又恢復了平日那種冷酷陰沉的調子,他在關上門的瞬間,十分認真地告訴他,“我覺得你決定要留下他的時候,你已經彎了。”


“滾吧,Perry,你個死基佬!”Perry自然不會留給他任何摔門的機會,他飛快地溜走了,並且真的順手又體貼地給他帶上門。


=

本來想補炮總的KKBB結果找到的都是唐尼巨巨,簡直是命運一樣的指引。倒霉體質的小偷真的非常可愛,任何困境中都是個超逗的樂天派,希望如果他以後不那麼倒霉或者在倒霉的時候真的有人照看就好了,就想到這麼一個腦洞。

一開始還想着說如果是老賈穿越了怎麼辦,但老鴉提醒了我老賈總是要回家的,後來還是決定拉大天使長的郎。從Legion開始我就超愛天使長,Dominion儘管換人了但對我來說更有意思了,曾經為天使長寫過兩篇文,有一篇坑掉了。這次再嘗試寫他,也不算手生啦XDD

總而言之,這個就是個無腦的小甜餅,不要管什麼邏輯劇情,歡樂地看他們談戀愛就行了!

评论(3)
热度(14)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