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AO3放什麼你們懂的
偶爾吐吐槽
歡迎交流

【Vision中心】Aesthetic CH.2

×CP說明:一定是CP意味上的,就是賈幻/賈尼/幻紅。除開這些,會涉及到的還有,幻鐵,幻錘,幻創(?)等,並且包括寡鷹(請你們忘了婦聯2)及冬盾冬(如果有涉及)各種排列組合等。反正,它就是一個圍繞幻總理解世界的主題而展開的故事。

×分級說明:因為裡面還有個會行走的R18,儘管幻總沒有【嗶——】老賈也沒有實體,它也不會是G或者PG。

×棄權說明:他們都不屬於我,老賈屬於托尼,幻總屬於世界,托尼屬於未來。


Chapter.2


在最後一批技術人員撤走後,曾是復仇者總部的大廈裡,終於只剩下了Vision和它的擁有者。 在此之前,Stark工業的CEO曾經來過一趟,她與Stark在實驗室裡談了將近兩個小時。此後,她又特地等在活動廳堵到了Vision,從Potts小姐的神情看來,他不難判斷出她正處於震驚與慌亂之中,然而她最終仍勉強以鎮定自若的語氣,向他交代了一句“照顧好他”,還沒有等到Vision真正答應,她便匆忙離去。


似乎這位女士已經篤定了Vision一定能夠做得到,而且還會做得很好。


第二天Stark工業的發言人也立即宣布了“Tony Stark將暫離一切對外事務,專注新的研發產品”這一消息。並聲稱他將遠離紐約與城市,也不再接受任何的顧問與諮詢。不少媒體記者當即就炸開了鍋,紛紛提問“這是否與奧創事件有關”“這是否代表從此Stark將不再繼續支持復仇者的行動”諸如此類敏感又尖銳的問題。但是發言人對多餘的問題一概不再回答,只澄清了一句“Stark工業的技術與資金將會繼續支援復仇者聯盟的重建事宜,Tony Stark先生也並未明確表示鋼鐵俠即將退出復仇者”,隨即離去。


對Vision來說,這個發布會的言下之意,即是Stark不會會客,他決心將自己關在實驗室裡,與這座猶如屹立在繁華鬧市中的孤島般的大樓一樣,謝絕所有的煩擾。根據以往的經驗,如果沒有人時時刻刻盯緊他,或許不出一兩天,Stark就會不小心將自己搞得一團糟,他總需要有人突破他的實驗室,將他從無止盡的奇思妙想中拉扯回到現實來。現在大廈裡唯一的住人就剩下Vision,他自然肩負起了這個責任。 值得慶幸的是,他還有JARVIS的幫助。


不過實際上,與他獲得的數據不符,Stark並沒有一如既往地在實驗裡頭玩命,他每天只會工作八個小時,餘下四個小時不是在訓練室裡度過就是在活動廳裡看電影,他還準時吃飯睡覺,一日三餐生活作息都規律得叫Vision幾乎毫無插手干涉的餘地。


他們不常碰上彼此,為數不多的交集多半都在飯點前後。


有一次Stark從實驗室裡出來,發現冰箱的冷凍速食品全數被清空,他當即就讓Friday去叫外賣。抬頭正好撞見Vision從外頭的窗戶“飄”了進來,滑到嘴邊的聲音被硬生生卡在了喉嚨間,Stark眨了眨眼,他也同樣對他眨眨眼。他們彼此沉默片刻,也許出於禮貌,Stark不怎麼誠懇地問了他一句要不要和他一起點個批薩什麼的。


結果就是,那天的晚飯氣氛詭異,Vision坐在桌子的一端,Stark則坐在他的對面,他嘗試了一塊對方推薦的批薩以後,就再也沒有動過,只是安安靜靜地望著Stark。那人被他看了好一陣,終於不得不停下來對他說,他覺得他的眼神有點可怕,自己被盯得十分不自在。可Vision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當他看著他的時候,JARVIS也在看著,儘管它從未如此要求,但Vision能夠想像它作為大廈管理者被培養出來的一些習慣,其中就有一個是無時無刻地緊盯着Stark。不過他也無意造成對方的不適,於是他穿越牆壁,消失在了Stark的眼前,透過監控,他觀察到人類的錯愕,對方非但沒有因為他的離去而真正地感覺到了自在些,他甚至還有些惱怒似地丟下了他手中的批薩,如同Vision在JARVIS記錄中匹配到的,每當Stark又不小心搞砸了些什麼以後,他總會露出這樣類似的神情。


Vision實在沒有辦法理解人類這種自相矛盾的心理狀態,他只能夠盡可能地避免與Stark的碰面。然而JARVIS卻提出,Vision不應該迴避任何與Stark的接觸,這一次沒有辦法保持着良好的氣氛的原因僅僅只是他不需要進食,Stark卻不一樣,如果兩個人坐在飯桌上,這種交流恐怕永遠都沒辦法好好地進行下去。適當的方式應該是Vision可以開始學著為Stark準備三餐,恰當地時候可以請Stark來點評,提出合理的修改建議。


JARVIS的經驗果然使得情況有些許的好轉,Stark甚至有時候會提前從實驗室裡出來,只為了站在廚房邊上看著他給他做飯。但Vision仍然覺察到他們彼此之間還存留著看不見的隔閡,Stark對他始終審慎,他對他的觀察充滿了猶豫,遲疑與前後矛盾,這或多或少也讓Vision有點兒不知所措。 顯然他們都需要更多的時間,才可以學會怎麼樣真正地和對方相處。


以至於絕大部分的時間裡,Vision更願意選擇坐在大廈的停機坪邊緣,沉溺在晝夜不同的城市風景中。在這種時候,他多半還會與JARVIS“聊天”。他們的交流漫無邊際,從廣闊浩瀚的宇宙到Stark今晚吃什麼之類的話題都有,Vision喜歡這種交流,和待在大廈裡頭跟Stark那種僵硬的對答十分不一樣。JARVIS擁有他所沒有的“智慧”,而他則能看到JARVIS曾經無法窺見的世界,他們在一起說話,沒有人類那麼多自我設限的桎梏,無論什麼事情,他們總能夠隨心所欲地暢所欲言,這種毫無拘束的對話,總會激發出更多更美妙的東西來,那些歡快流動的數據好像冉冉新生的星光,足以點亮他整個意識的海洋。


Thor找到他的時候,Vision正沉浸於這種同JARVIS的交流之中,直到這位高大健壯的神祗在他身邊坐下,他才完全回過神來。他扭過頭去看雷神,也許他們不過暫別數日,奇妙的是,他卻以為自己好長一段時間不曾見過對方了,不由自主地凝視着他如雕像般深刻堅毅的容顏之際,渾身上下升出一股莫名懷念的感覺。


“我的朋友Vision,我聽聞你正與我另一位朋友Anthony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這讓我情不自禁在辦完事情後第一時間就想到來找你。”Thor的聲音洪亮,隆隆作響猶如悶雷,一下子驅散了停機坪上的寂靜,他笑著問道,“這些日子以來,你過得如何了,我的朋友?”


Vision歪了歪頭,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Thor,“這……很古怪。”


“古怪?”


“這幾天裡,我幾乎都獨自度過,我並沒有特殊的或者負面的情緒,我認為我正享受着這件事本身。你來了,我第一次有了不同的感覺,我感受到的喜悅像經歷了十分漫長的時光才會顯現,這和我記憶中跟你分別的時間長度不符。我猜,這因為我意識到了我正在想念你的緣故。”


“你逐漸在理解獨處所帶來的寂寞。”


“確實,只是這種情緒遠不如我所知的那樣可怕。”Vision移開的視線,他向著空氣伸出了指掌,彷彿要捕捉那些虛幻的光影,又似乎輕撫着流動於半空中的氣息,“我也不認為自己完全是孤寂的。但這種情感有意思的地方恰恰在於,當我感知到它的時候,反而越發能夠想像出與人類相處的美好。”


“也許你可以開始嘗試身處這種美好之中,我的朋友。”


Vision搖搖頭,他回過頭,看了一眼浸入黑暗之中的大廈,陰影中浮現出走廊模糊的輪廓,幽藍色的燈光如同異獸雌伏閃爍的眼眸,這就像在他出生以前的睡夢中也隱約見到過的目光。那麼冰冷,又那麼親切。


“我希望留在這裡。它是我誕生的地方,我對它有種奇異的依戀,我不願意就此匆忙離去。”他回過頭,看著Thor,“我還沒有明白這是為什麼,但我確實有點擔心一旦我離開,就再也沒有回來的機會。”


“Tony非是你想得那般冷漠。”Thor似是從他的困惑中猜測到了些什麼,神情認真地告訴他,“方才我來找你,正是他為我指引的路。”


“我們……”Vision頓了頓,想了許久也好像沒有辦法向眼前這位雷電之神準確地闡述他與Stark之間的問題,“他是我遇見最奇特的人類,感覺很親近,又彷彿不能夠太親近。”


“你無需急於來為你們的關係尋找一個明確的定義,這恐怕就是感情的玄奧之處,總有一日,你終會明白他對你的意義。”Thor笑了笑,拍著他的肩膀,問道,“除此之外,想必此處尚有你流連不已的其他理由。”


“這裡的風景很好。”Vision像孩子一樣張開了雙手,猶如想要擁抱整座城市的夜色,“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迷人,充滿了生機勃發,鮮活靚麗。”


“Midgard的景色確實令人著迷。中庭人的壽命極為短暫,於我們來說,恐怕說是稍瞬即逝也不為過。然而,正因如此,他們盡可能地將每一天都過得有聲有色,將這一生都過得精彩絕倫。我從他們身上看到的,是我曾經見過的許多種族都沒有的頑強生命力。在我眼裡,這樣的生命強壯有力,絢爛瑰麗。能夠守護着他們,應當是我作為神的榮耀。”


“這也是你作為神的天性,誕生之初就擁有的慈悲,公正與仁愛。”


“並非如此。”Thor如同回憶起了什麼,他的目光穿過了城市,猶如落在了遙遠的星辰深處,“Asgard中也非所有住民都如此作想。即便是最初與中庭人接觸時的我,也沒有抱著你想像的那種天然的好感。只是,我在Midgard經歷過許多的事情,那都是我在過往的生命中都不曾經歷過。他們令傲慢自大,狂妄無禮的神懂得了謙卑與尊重。我便意識到,即使身負不朽神力的我們,擁有的或許也不比人類更多。”


“我曾因Mjolnir而見證了神力不朽的永恆之美,也在人類身上看見了短促又燦爛的生命之美。我認為這兩者並無不同,我非常榮幸自己能夠出生在這裡,置身於其中。”


“終有一日你會了解到,你自身所擁有的已經不輸人類或是神祗的美好。你雖有別九界之中已有的生命,卻也是獨一無二的造物。”


“我已經理解到這一點,所以我無意要模仿任何的存在。”Vision非常自若地表示,“我欲成就的只有我自己而已。”


“你能夠這麼想,心境已經超越人類太多了,甚至足以超越我們。”Thor驚嘆地看著他,“終其一生,都沒有多少人敢斷言真正了解自己存在於此的意義。”


“這才是生命最迷人的地方,也是我們之間最大的差別。我仍在理解他們,那些永遠無序混亂的無法透徹本質的過程裡,我反而感到自己因此更熱愛這一切。”


“我仍是期待着某一天,你可以真正地融入其中。我的朋友,如果你再長大一些,可能會愛上某個人,或者被某個人所愛,恐怕你的感悟又將有所不同。”


“我並沒有對任何一個人類傾注這種熱情的慾望,他們在我眼中,單個與整體,並無不同。”


Thor幾乎不可自抑地因他的話大笑了起來,他粗魯地拍著Vision的肩膀,這下,他看待他的眼神,真的完完全全如同看待一個初生不久的孩子一樣被逗樂了。但他也沒有再與他談得更多,雷電之神反而開始為他講述九界的故事。那些遙遠而古老的年代,遼闊深廣的宇宙中所發生過的事情,Vision完全被吸引了。等到Stark特地爬上來,似乎生氣了般語氣不善地大聲喊他們下樓去吃東西的時候,他才察覺到他與Thor已經在這裡待了一整晚。


雷神十分高興見到他,他竭力地邀請Stark加入到他們之中,太陽即將要從地平線上升起來了,這是神祗也要為之讚歎的景象,不容錯過。Vision回過頭來看他,Stark沒有迴避他的目光地向著他們走來,卻沒有坐下。他雙手環胸地站在他們身後,厭嫌又嘲弄他們的無聊,可他到底沒有離開,而是陪著他們看著陽光從天地交接的一線間,怎麼樣迅速地攀上了紐約市那些隱沒在黎明最一絲陰霾中的建築。一直到整座城市在他們的眼前閃耀璀璨金光,彷彿沉醉於睡夢之中的世界,又再一次甦醒過來。


=

沒有辦法想像托尼一開始就能夠和幻總相處得很好,他們之間需要處理彼此的關係是一種漸進的過程。而且幻總對於托尼的感情也一定是要托尼引發出來的,如果他沒有辦法給幻總正確的主動的反應,即使有老賈引導,幻總也是沒有辦法給予托尼任何反饋的。所以才會寫出一個這麼尷尬的時期,作為後面幻總與錘哥的自在的對比。

我從不認為錘哥在對於幻總舉起錘子這件事上面是“三觀碎裂”,畢竟從他對待隊長差點動了下錘子,到幻總將錘子遞給他這兩個截然不同的反應看來(而且那臉色根本就是差別待遇啊),錘哥本來就相信着幻總,他能夠舉起錘子這件事更多的是給他帶來驚喜而不是驚嚇。因此事後他們準備背水一戰的時候,錘哥也單獨與幻總站到一邊去聊天,我認為錘哥某種意義上的確很喜歡幻總。有點像看待自己的孩子一樣。

有意思的正是在這裡,儘管這兩個都是具備了“神性”的角色,幻總的心境甚至可能比錘哥要更透徹些,但他遠遠不如錘哥經歷了那麼多年時光的磨礪,他沒有他處世的經驗與閱歷,這兩人在一起交流會產生怎麼樣的碰撞。這就是我給他們加戲的理由,希望你們也會喜歡XD

评论(2)
热度(24)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