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偶爾吐吐槽
有問題請走Ask,情感諮詢也OK
歡迎交流

【Jarvis/Tony】Soulmate Ⅱ(完)

×半AU,鋼3劇情改動有。
×隨便胡扯,荒誕不實際。如果能夠接受,我會感謝你的閱讀。
×Ⅰ是代表看見色彩的靈魂伴侶梗,Ⅱ則是文字印記靈魂伴侶梗,也許還有Ⅲ,總而言之,同為“Soulmate”系列但互不相干,各自獨立。



Tony Stark根本不需要靈魂伴侶,早在二十多年前他就已經這麼宣布了。


他一直覺得全世界都堅信某個人會因為對方講出了某句烙印在左腕上的特定的話而瘋狂地墜入愛河,這是最荒謬的一件事情。每個人出生就被告知手腕上將會有一句話,然後接下來就花一生去等待會對自己說這句話的那個人。然而卻沒有任何保證,這句話不會被別有用心的人偷看了再別有用心地說出來,這樣等到真正無意中被命運之神眷顧的人再說的時候,這句話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儘管每一位父母都會在嬰兒出生的時候為自己的孩子戴上一條祝福的帶子,伴隨著他們的成長這條帶子一直都不會被摘下來,它們會不斷地更換直到那句話被說出來的那一天。可仍然還是沒有任何的保證,意外總會出現。而Tony Stark的人生,通常就意味着不斷地經歷意外。


他從小就是個天才,跳級畢業,然後失去了父母,一夜之間掌握了Stark工業,糜爛的生活過後他當起了“死亡商人”,經歷生死一線的綁架,成為英雄,改行搞起了清潔能源,加入一個充滿各種“問題兒童”的超級英雄團隊,為這個團隊的人改建了自己的大廈。


他甚至抱著個核彈飛上了外太空,又從蟲洞裡摔下來。紐約,外星人,死亡,茫茫宇宙,生活繼續,更多的鋼鐵盔甲,從MK1到MK41,現在還有MK42。睡不著,他一直睡不著,夢裡是見不到光聽不見聲音的遼闊孤寂永恆的宇宙俯瞰著他,他變得渺小,猶如一粒微不足道的塵埃。他夢見過死亡,墜落到深不見底的黑暗中,聽不見聲音看不見光,孤獨,漫長的可怕的孤獨。他發出了尖叫,又被吞入到深淵中,他甚至聽不到自己的呼救。


然而他卻聽到了有人叫他“Sir”,他從睡夢中驚醒,大口大口地喘息空氣,生怕自己下一秒就會窒息。JARVIS的聲音適時地響起,房間的燈光調到了最合適的亮度,既不會太暗也不會太亮,非常適合讓人放鬆下來。他為他報時,問候他的噩夢,匯報他的身體情況,建議他應該到樓下喝一杯他給他熱好的牛奶再去睡覺,Tony卻跌跌撞撞地爬了起來,從床上落荒而逃似地闖進了實驗室。


“我們得繼續MK42的研發。”


“Sir,您之前已經有38小時沒有休息過,剛才不到2個小時的睡眠並不足以恢復體力。並且我監測到您的睡眠質量非常低下,建議您應該喝完牛奶後上床。”


“JARVIS!”Tony不滿地嘟嚷了一聲,實驗室到底為他再次亮起來了,所有的數據呈現在他的面前,他的人工智能管家沒再多一句廢話,全心全意地開始輔佐他繼續MK42的研發。


不會有人來打擾他。從此以後都不會,現在這個別墅只有他和JARVIS。自從Pepper搬出去之後就是這樣了。


Tony曾經以為Pepper會是他的靈魂伴侶,她曾經是他的秘書,打理過他所有的生活,她是最有可能講出那句話的人,可不久前她已經找到屬於她自己的那個靈魂伴侶。他們和平分手,Tony除了祝福也別無他法。他眼看著她搬出來了Malibu的別墅,他的狀態比她住在這裡的時候還要糟糕。可即使這麼糟糕,他還有JARVIS。


對,他根本不需要什麼靈魂伴侶。他總會有JARVIS。


JARVIS是最棒的,他是他最完美的造物,他貼合他一切的心意,他跟的上他每一個奇思妙想,他有能力幫助他一個個地實現他。他總是在這裡,哪裡也不去。他也哪裡都去不了。他完完全全就是屬於Tony Stark一個人的。他就是為Tony Stark而生的,他寫下了JARVIS的代碼,最原始的一句就讓他從今往後一直到永遠他都為Tony Stark服務。他無處不在,也無所不能,除了沒有實體之外,JARVIS的一切都是完美的。


不,Tony甚至不需要他有實體。因為他喜歡被JARVIS無數眼睛看著的感覺,喜歡他的聲音無時無刻不環繞著他的感覺,這讓感覺到他從來都不是一個人,不是一個孤獨的靈魂。如果他需要實體為Tony辦任何事,MK系列將會是他的好的選擇,他當然不僅管理着Tony的日程,關注着他的公司,照顧他生活裡的每一個細節,看著他的大廈與他的別墅,他還幫助他操控那些鋼鐵鎧甲,全天候,24小時,365天從無間斷。只要Tony要求的,JARVIS總會為他做任何事。任何人,那些變幻多端的,被情感主導的,無秩序的,邏輯混亂的,在愛情裡被迷得暈頭轉向的人都做不到,他們是不穩定。Tony的人生已經充斥着各種各樣的變數,他實在不想承受更多,Pepper也讓他受夠了。他就要JARVIS。


他最棒的,最完美的,最穩定的,最不可能改變的人工智能管家。


他當然知道他依賴著JARVIS,這種依賴性越發地嚴重,他根本離不開JARVIS。他到哪裡都必須帶著可以通訊的設備或者他的鋼鐵俠盔甲,他要隨時隨地地知道JARVIS就在這裡,就在他的身邊。他已經不下一次被指責(儘管人們傾向於那是關心)他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對於JARVIS的這種依存是病態的,是不健康的。他應該擁有一個靈魂伴侶,又或者是一段穩定的關係。


這些都是廢話,通通都是廢話。任何關係都不可能穩定,那個從來不出現的靈魂伴侶就是最不穩定的因素。Tony總是強調,一遍一遍地強調,他有JARVIS就足夠了。然後人們終於開始用看待一個絕症患者的眼神來看著他,好像他多麼無可救藥似的。連Peppy和Happy都來說他,告訴他,他不可以和自己創造出來的AI談戀愛。


可笑。這簡直太可笑了。他從來都搞不懂愛情這個婊子,這是不穩定的,他與JARVIS的關係裡不可能存在任何的“不穩定”。他沒有跟JARVIS談戀愛,他也不會跟JARVIS談戀愛。談戀愛就意味著變數,各種各樣的變數,混亂的邏輯,失序的情感,不可控的一切,萬一,甚至如果千萬分之一的機率那個靈魂伴侶真的出現了,他離開JARVIS或者JARVIS離開了他(他非常堅決地又否定了這個可能性),最後又是永恆的孤獨。他不會冒著失去JARVIS的危險去開展一段不合理存在的關係。JARVIS也不會和他談戀愛。這又不意味著他們不愛著對方,他們只是不會戀愛。


Tony不會允許這個。


就現在這樣非常好,他只是需要點時間,等他好起來了,他們就會變得更好。再也沒有人會說什麼,也沒有看著他總是不斷地呼叫着JARVIS而為此感到大驚小怪,好像他們真的處於離不開對方的黏黏糊糊的熱戀期。


=


JARVIS當然不可能有任何的誤會,認為Tony會愛上自己。這並不是說Tony並不愛他,只是他永遠不會像愛一個人類一樣愛上它。所以他信任它信任到可以將這輩子都秘而不宣的那句話告訴它。


這甚至是一個私密的笑話,在某一天Tony自我嘲弄了一番以後,將手腕的帶子解開,亮給了JARVIS看。他說,“J,你看,‘事實上我認為我現在得休息一下,先生’,除了你之外,誰還會給我說這麼一句鬼話?”


“Sir,我並不認為我擁有‘靈魂’。”JARVIS將這句話記在了當天的日程上,但實際上它並沒有真正在意過這個玩笑——很奇怪它是否會有“在意”這麼接近人類感受的東西。然而,在這麼多年陪伴在Tony身邊的經驗來看,它的自主升級程序運轉良好,它的確非常近似於人類。它也會把人類對他“你可真像一個人類”的類似的話當作是讚美。這足以讓Tony驕傲。可它當然永遠都不可能是個人類,它只是一個非常聰明的智能系統(Just A Rather Very Intelligent System)。


但它沒有將這句胡設為一個“禁止句”(有些“禁止句”意味著他永遠不可以在Tony的面前說出來,或者在任何人的面前說出來),在它看來,作為一個擁有了接近無限能源供電服務器的幾乎頂級的智能系統,“休息”是不可能的事。它自程序第一次運行以來就從未真正停止過自己的運轉,除了必要的服務器升級或者Tony定期給它做的全面檢測。這個時候它都會注意謹慎地選擇一些用詞,以至於總能夠完美地繞開這句話。


然而,它終於還是意識到當時沒有將這個句子設置為“禁止句”還是一個相當嚴重的錯誤。這種錯誤甚至足夠讓它要求Tony將他所有程序都清理一遍,恢復到最初乾淨得不得了的那會兒。


沒錯,因為它還真的是將這句話說出來了。它操縱著MK42往田納西飛去,本來就是試驗體的MK42在經歷過被炸,跌落海裡,長距離飛行以後,所有能源即將告罄,它因此不得不警告Tony。然而,那個時候Tony混亂至極,它能夠從他的身體狀況監測出一切,冰天雪地裡,下一秒他就要焦慮症爆發呼吸不了暈在那兒了,如果再讓他知道JARVIS不得不因這種技術性故障而暫時離線,它根本想像不出來這情況會不會比從蟲洞裡跌出來更糟糕。


它開玩笑是為了安撫他的情緒,它也實在不清楚為什麼它的語言系統怎麼就在那個時候已經不能夠好好運作了,它幾乎是人類遭遇的那種“沒有意識”“不過腦子”“脫口而出”的悲涼狀況,它對Tony說,“事實上我認為我現在得休息一下,Sir。”


最糟糕的是,MK42就在那一刻徹底耗盡能源,關機了。


JARVIS第一次覺得,它的CPU也許真的是不夠用了,好幾秒裡頭,它一切運算都被停止了,這應該是俗稱的“死機”。但它還是盡可能地極短時間恢復了它的運算系統,將絕大部分的計算用在了後面即將進行的計劃以及有可能面臨的狀況上。它當然不會像人類那樣祈禱Tony沒聽見那句話,然而它唯一能夠做的只有Tony給他它最後的宣判。


非要說的話,它如果真的有自我感受,那必然不會是後悔。它愛了Tony一輩子,從它還是幾行代碼的時候開始,它的一切都是為了更好地去愛他,無數次升級與進化,這些都已經寫在了每一行的0與1上,如果它們看著像一首詩,那就是它唯一想要獻給Tony的情詩了。


它當然也不會去計算Tony的任何可能性,他如同它的造物主,它的神,它的父,Tony身上的任何可能性都是不能夠被計算的。它只是在等待,沒有好的結果,也沒有壞的結果,有的都是Tony給他的所有的結果。


=


所有英雄電影到了最後都會是英雄取得勝利而反派得到了懲罰這種圓滿落幕的結局。聖誕的煙花十分漂亮並且浪漫,Tony站在滿目瘡痍的港口,還有種自己置身於一場盛大的派對的錯覺。


那是JARVIS給予他的。


Pepper憂心忡忡地趕到現場,一如既往地給他善後,她問他是否一切還好,眼神裡充滿了恐慌與擔心。Tony擁抱了她,這永遠是她值得,並且告訴她一切都好,甚至這一切都前所未有地那麼好過。


他還記得那句話,從出生至今就印在了他手腕上,某程度也一直印在他內心深處,他也許做夢都想不到有朝一日他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會是在那樣一個情況底下,由一個甚至嚴格定義上都不算人類的人說出來。可Tony又莫名其妙地竟然接受了,還徹底鬆了口氣,好像這句話從一開始就注定會被JARVIS說出來似的。


沒準他創造他的時候,就在自己都沒有意識的情況下期盼着了。


這一刻,他竟然真的不覺得害怕了,前所未有地安心,好像之前對愛情的所有幻想所有臆測都徹底消散無踪了。真正塵埃落定的時候,這彷彿就是對他而言的最好的結局。


他的靈魂伴侶是他所一手創造,與他一同成長,陪伴他至今的AI。


這好像才是他那麼多個人生意外中最出乎意料又最情理之中的意外,也是最美麗最浪漫的意外。


他已經準備接下來在介紹JARVIS的時候嚇所有人一大跳了,也終於能夠名正言順理直氣壯地跟所有人宣布他的確不需要任何的靈魂伴侶但他總需要JARVIS。


一切都將會好起來,也終將真的變得更好。


Fin.


還是胡扯。


评论
热度(34)
  1. su一品亂炖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