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糧地,歡迎打錢
當然打錢也未必更新
偶爾吐吐槽
有問題請走Ask,情感諮詢也OK
歡迎交流

又是一年18歲。

今年的生日狂歡就這麼過去了。老實說一個禮拜之前我還真的以為自己生日也要在加班地獄中度過,事實證明我們的公司開明這點就是好呀,並且今天也沒有加班徹底睡了個好覺。

以往那麼多年我生日因為都恰逢五一黃金周,如果說當年能休七天我基本上就玩足七天,完全將那個禮拜當成生日禮拜,無論是家里人還是身邊的朋友差不多就遷就我各種任性,讓我想做什麼能做什麼。後來五一只剩下三天了,也無所謂,只是玩樂的日子少了些,回歸正常人生活早了些。

我昨天下午在跟我一個認識將近20年的閨蜜喝下午茶,我說,以往每一年,別人總會對我說,“你長大了就會怎麼樣怎麼樣”——我說那就是屁話,聽了那麼多年,我每年生日以後也沒有覺得自己跟去年的自己有什麼不同。我不認為成長就意味著不能夠“幼稚”。當然,事也得分場合,關鍵時候不掉鍊子,我覺得平時生活該怎麼還是怎麼樣。我該任性的時候還是會任性,也多得那麼多年來身邊的人一直包容我縱容我。他們從來沒有一年,會在我生日勸誡我,“你長大了,來年你就不能這樣了”,沒有。

以至於我每年生日依舊是個盛大的狂歡派對。

不過我特別記得有一年,就是那一年,我以為我自己真的會因為長大而失去這些東西——比如禮物,比如一群人慶生,比如想要怎麼玩就怎麼玩,那就是我18歲(我是說真正的年齡意義上)。我太記得那一年了,因為要高考,因為所有人都在忙,因為我自己也壓力大得完全不記得有這麼回事,直到2號那天,我才突然意識到,“今天是我生日,可沒有人給我慶祝”這個事實。我以為我會因為這樣很不爽,可實際上也不是,我當時估計就覺得,“長大也就那樣了,又一年過去了,慶不慶祝也無所謂了”。後來我曾經有段時間想起這個生日,我會特別害怕,害怕下一年的自己也會覺得“就那樣了”,然後逐漸地忘掉自己的生日。

幸虧的是,19歲生日我玩超Happy。20歲的時候我還記得提前一個月就通知親朋好友,時至今日生日前一個禮拜我還滿心期待。對我來說,生日從來都不是“又老一歲”,那意味著就是我有藉口有理由可以在那天讓所有事情按照自己的意思來。真的就是所有的事情。

幾乎沒有一個生日我會有任何不順心的地方。好像認真仔細想想也還是沒有。我每個生日都很開心,很快樂,我覺得生日那天我簡直就是個蠻不講理的集合體,是個幼稚到家驕縱得要命的小屁孩。可我樂意,我身邊的人也樂意,這對我來說就是生日的全部意義。

為什麼人一定要想,成長是必須付出代價的,長大就意味著要被責任壓得踹不過氣來,長大就意味著不可以再孩子氣,長大就意味著徹底告別可以無憂無慮的歡樂時光。對我來說,這不是長大。

成長只是意味著自己所見識到的世界更廣闊了,可以有能夠實現的理想,而不是虛無縹緲地在做白日夢。知道自己想要些什麼,可以做些什麼,該去做些什麼。懂得更多生活上的樂趣,遇見更多的人,經歷更多的事。

我一直蠻奇怪小孩子渴望著長大,可長大成人以後卻開始懷緬過去了。我很珍惜過往的那些日子也沒錯,但我不會想要回到童年的時代,我嚮往著那個更好的自己,而成長就意味著會遇見那個自己。

這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痛苦得必須忘掉紀念。

對我來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裡,真的沒有哪天比生日更值得紀念了。

评论
热度(3)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