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主要以歐美圈/其他雜談為主
偶爾吐吐槽
少量三次元

特別說明:
你懂的:燉肉專用/加密
乜嘢:蒼穹同人/雜談
無水汪洋:金光布袋戲同人/雜談
烏魯克往事夢中夢:Fate同人/雜談

歡迎交流。

本來今天衝方大神訪談出來了我應該High一High訪談的……

如題所述,因此接下來我要說的就是——但是,今天在看《第一亞當與第二亞當》的時候看到某兩段不小心就給跪了…………

人不是孤獨的,他處在二元狀態(zweiheit),在這種對另一個人的衣服狀態中蘊含著人的被造屬性(Geschöpflichkeit)。人的被造屬性像他的自由一樣,也不是一種品質、一種可發現的東西、一種存在者,它只可以被規定為人之對立-相聯-相依-存在(Gegenüber-Miteinander-Aufeinander-angewiesen-sein)。所以,“與上帝相像的形象”並非存在之類比(analogia entis),在這種情況下人似乎在其獨自之存在(an-und-für-sich-sein)中,在其存在中與上帝之存在相像。人與上帝之間的這樣一種類比是不存在的,因為上帝這位唯一以其自在性(Aseität)而獨自存在者只要是是通過基督證明他的“為人而存”的上帝,就必須同時被設想成,為了其創造物而存在者、將其自由與人的相聯繫者、奉獻自己者、非孤獨的存在者。人與上帝相像、類比並非存在之類比,而是關係之類比(analogia relationis)。

——摘自《創世與墮落》“上帝在塵世間的形象(26及以下幾節)”

上帝給予人的祝福是他的希望、他的某種許諾。賜福就是選出被祝福者。祝福被加在人身上,而一直在他身上,一直到祝福變成詛咒。祝福和詛咒是上帝加給人的負擔。它們一直被遺傳下去,往往為人所不理解,為人所不領悟。它們是某種非常實在的東西。雖然被認為是“神奇的東西”,並非魔法般的東西,而是實在的東西。這種祝福——你們要生育,要繁衍,要統治,征服世界——完全肯定了人在他置身於其中的生命世界中的地位,在這裡受到祝福的是他完全經驗性的生存、他的被創造物品格、他的俗世性、他對大地之依附性。

——摘自《創世與墮落》“祝福與完成”

《第一亞當與第二亞當》其實是本神學著作來著,“第一亞當”指的是上帝造的人類,就是人類始祖亞當了,在基督教傳統中,如果用來比喻墮落後的人性,一般就稱為“舊亞當”。“第二亞當”是指與其相對的耶穌基督,代表著上帝新的創造,人類將因他而成為新造的人。當初會看到這本書,主要是我當年為了寫EVA的同人,那篇以真嗣為中心刻畫薰嗣與自我新生的《門》的時候,為了找梗而粗略讀過一遍。

之所以說粗略是因為當時其實沒有什麼基礎,對於我來說這本書其實相當晦澀,並且我本身對基督相關的東西就不是特別喜好,所以感覺沒有認真讀下去。現在因為經歷過反基督三部曲以及《自由的哲學》洗禮,我對基督的論著已經沒有那麼排斥了,最近又因為構思蒼穹的文,再次翻了翻。覺得還是十分有意思。

當然其實這本書最有意思的部分是《創世與墮落》後面,第二、三章講亞當和夏娃那段,我這次其實也主要是讀《創世與墮落》這部分,前面反而就跳過了。因為當時考慮著如果是“伊甸園”結局,那麼應該能從中挖到不少的梗。

而今天看到衝方的訪談,Exodus的含義基本上被確定下來了——“【EXODUS】这个单词,常常被解释成<从被支配的环境中逃离,脱离>的意思,但是从现存的群体(community)中脱离出来、去创造新的群体(community)才是它原本的意思”(漢化來自微博上的野生Mir:http://weibo.com/3829038201/C3X1Xz7Xz)。突然意識到,這不僅可以被理解為“出埃及記”的部分,也能理解到最初因偷食禁果而從伊甸園來到大地上繁衍、創造新群體的亞當與夏娃。

由於在《第一亞當與第二亞當》中,不單單只是父性代表的亞當與基督相提並論,代表母性的夏娃也同聖母瑪利亞一同論述,被作為“這墮落的、聰慧的人之母,是第一個開始”。讓我不由得想到衝方在解讀總士和一騎之間的時候,曾經提到,總士代表著父性,而一騎代表着母性,他們名字中的“總”與“一”,互為對立又互為統一,這種關係上就如同摘取了亞當肋骨被造出來的夏娃,她既是獨立又曾是歸於一體的。因而,我突然從上面的“第一個開始”想到,如果說一騎與總士的關係猶如亞當與夏娃(非CP意味上)的話,所代表著“開始”的恰恰是一騎,而並不是總士。

織姬問一騎將如何祝福世界這件事情上面,我聯想到的也並不是“結束”。雖說衝方說,他們的故事應該是完結的了,但衝方的說法是,“总士的旁白到底是在对谁说的,剧情到了最后大家就会知道了。为什么他会留下了记录呢。这意味着总士这个角色终于抵达了目的地。让总士这个角色完结了的话,一骑很大程度上也就描写完成了”——用的是“抵達目的地”並且一騎這個角色是“很大程度描寫完成”,而不是“完結”。後面衝方還談到,“找出自己在所属群体(community)中的自我价值,并将生命托付给它。在各自的生死基础之上,描绘以群体为单位的生命的传承”這一點,如若代表着“開始”與“新生”的真的是一騎的話,他會以什麼樣的形式,以及他與總士“為新的群體誕生而做貢獻”到底會以什麼樣的故事呈現出來,實在令人著迷不已啊!

有意思的還是,《第一亞當與第二亞當》中,朋霍費爾也曾提到過個體與群體之間的關係,雖然是一部以基督論為主的作品,但是他也還是從基督論的角度討論到人類被造的意義,以及人生的價值如果在歷史中得到體現。因此,讀到的時候也會不由自主地有所聯想XDD

评论(6)
热度(13)
  1. 思覺失調一品亂炖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品亂炖 | Powered by LOFTER